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影音】成大吳馨如:「威權,從未離我們遠去…」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10/28
【影音】成大吳馨如:「威權,從未離我們遠去…」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威權,從未離我們遠去;當統治者治理的法理基礎一旦受到挑戰時,行政權「暴力的本質」便一覽無遺。成大校長黑箱遴選爭議進而又引發的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便是最顯著的例子』…

成大學生吳馨如今28日(五)代表學生抗爭團隊在民報發表「成大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一周年聲明」。,吳馨如說:「成大,作為台灣的頂尖大學,歷年來在校園民主議題上的高度,始終令人無法理解」,她強調「代誌無解決、放下無可能」!

吳馨如指出,從2013年底,本由學生進行民主投票的「南榕廣場命名」事件,成了「難容」,至今因校長遴選引發黑箱爭議與「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在在顯示校方行政對於非暴力抗爭者所施展的「行政權暴力」並未對過往的「非民主作為」有深刻的檢討與反省,行政權藉由隱而不彰或是變形進化的「控制、管理」技術持續地治理校園內的事務、管控所有的成員…

成大校園一隅。(記者陳俊廷攝)

成大去年(2015)因校長遴選引發系列爭議,期間還發生「1028事件」(校務會議鎖門衝突引發學生代表受傷事件),成大本學期校務會議首開會,學生吳馨如以成大校方至今未遵循今年(2016)5月16日,何欣純立委及教育部針對1028學生受傷事件重啟調查、公布事件真相的承諾妥適處理,因此再度在校務會議抗議!

吳馨如今在1028事件滿周年時刻發表:「成大: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一周年聲明」。全文如下:

※成大【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一周年 聲明

一早打開通訊軟體 臉書,螢幕跳出一年前,團隊與我為了成大校長遴選爭議而進行的校園內非暴力抗爭行動,過程中我們被校方行政關鎖於議場外、甚至在進入開會場地時行政人員對團隊推擠、對我進行肢體拉扯,導致上肢多處受傷的照片。點開一張張驗傷照,眼淚莫名地掉落、無法停止;時光記不得的,身體都還念記著。一年過去了,我總是想著那至今仍無解的問題:「究竟當初是誰下令把學生鎖在門外的?」、「現場的三道門怎麼會同時在我們抵達現場時上鎖了呢?」又,「衝突發生的真相究竟為何」?

【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遠因於成大校長黑箱遴選爭議;然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是:校方行政對於非暴力抗爭者所施展的「行政權暴力」(特別是對抗爭者進行人身攻擊的作為);此例一旦草率處理,就是縱容成大行政權未來都可以如此地對待異議者,實為校園民主之憂!

過往,大學校園中的「特殊權力關係」在看似多元、開放的現今已日漸消淡,實則不然。

行政權藉由隱而不彰或是變形進化的「控制、管理」技術持續地治理校園內的事務、管控所有的成員;而非將行政「權力」作為提供校園內所有成員都能充分獲得協助的角色。

威權,從未離我們遠去;當統治者治理的法理基礎一旦受到挑戰時,行政權「暴力的本質」便一覽無遺。成大校長黑箱遴選爭議進而又引發的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便是最顯著的例子。

成大,作為台灣的頂尖大學,歷年來在校園民主議題上的高度,始終令人無法理解。

2013年底,本由學生進行民主投票的「南榕廣場命名」事件,成了「難容」;2014年底,由教授進行民主投票的「校長遴選」卻引發黑箱爭議、至今仍未見那616位教授施行同意權的票數或排序;2015年底,因著校長遴選議題進而抗爭的行動、引發的「1028校務會議衝突事件」更是展現行政團隊並未對過往的「非民主作為」有深刻的檢討與反省,所以才會如此地一再犯錯,進行「反教育」的教育模式。

「代誌無解決、放下無可能」,日子流轉、時光俱進,要想跨足往前必得先誠實、坦白地直視過往、檢討當下,方能著眼未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