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仁醫心路】為花蓮奉獻一生老年返美 薄柔纜: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9/11
【仁醫心路】為花蓮奉獻一生老年返美 薄柔纜: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我為台灣奉獻了這一生,我盼望台灣人,尤其是台灣的醫生,也能像我一樣,為弱小無助需要照顧的人服務。很可惜,台灣的醫師好像覺得花蓮很遠,到美國比較近,沒有人要去花蓮,倒是很多人跑來美國。」

創立花蓮門諾醫院的薄柔纜醫生這麼說。

薄柔纜出生在中國河北,他的父親薄清潔醫師是美國門諾會的牧師,新婚後帶著妻子到中國展開醫療佈道。薄柔纜是家中最小的兒子,排行第五,上有兄姊各兩位,然而兩位哥哥都染病早夭,他成為家中獨子。

在中國完成小學教育,薄柔纜成年後回到美國就讀芝加哥醫學院,畢業完成一般外科住院醫師訓練後,他接受門諾會的差派,來到一生從沒來過的台灣。

薄柔纜1953年來到台灣花蓮,他加入門諾會「山地巡迴醫療隊」,這也是台灣第一支「山地巡迴醫療隊」,醫護人員跋山涉水進入偏遠地區行醫,他們在東台灣的山之巔海之濱,提供原住民及弱勢窮困民眾最貼心的醫療服務。


薄柔纜醫生與臺灣第一台山地巡迴醫療服務車。圖/門諾醫院

在那交通不便的年代,有一次薄柔纜醫生和巡迴醫療隊員揹著好重的醫療器材,徒步10小時才走到東海岸的鹽寮;當他們準備開始為病人看病時,卻有警員要求薄柔纜拿出醫師執照,否則不准看病。薄柔纜沒把執照帶在身邊,被警員不斷刁難;誰知隔日凌晨,那位警員來到醫療隊紮營處,表示自己肚子很痛,拜託薄柔纜幫他看病。薄柔纜說:「可是我沒有帶執照。」警員才滿懷悔意地說:「你是醫生,當然可以看病。」

當年,他憑著堅定的信仰,走過篳路藍縷;一手拿刀、一手捧藥,開山闢路,守護東台灣民眾的健康。

遇到病人需要緊急輸血,薄柔纜總是一馬當先,挽起自己的袖子捐給病人;面對病患,他從不戴口罩,有人問他為什麼?他說:「要尊重每一位病患。」


薄柔纜醫生深入偏遠山區,為弱勢民眾看病。圖/門諾醫院

2年之後,門諾會「山地巡迴醫療隊」克服萬難,薄柔纜醫生自己畫建築設計圖、四處奔波籌地募款,他們在醫療資源最貧瘠的東台灣,創立「花蓮門諾醫院」,在東海岸的蔚藍太平洋邊,提供原住民及貧困民眾最優質的醫療照護。

門諾醫院開張的那一天,大家共同合照,他們手舉著牌子,牌子上面寫的幾個大字,這也是門諾醫院創立最核心的精神和價值:「為主服務」!


薄柔纜醫生創立門諾醫院,中間的牌子寫著「為主服務」。圖/門諾醫院

由於東部是台灣肺結核發生率最高的地方,薄柔纜因此回到美國特別專攻胸腔外科,1960年再回花蓮,接任門諾院長。

和一般醫院都設在最熱鬧、人最多的市區不同;門諾照顧的都是最弱勢的民眾。在秀林鄉開設「肺病療養院」提供肺結核患者醫療療養服務、在山地區設置「牛奶站」,讓偏鄉的孩子上學途中,可免費領取牛奶補充營養;在薄柔纜院長的任內還陸續成立了「洗腎俱樂部」、「推輪俱樂部」、「開心俱樂部」、「早產兒基金」和「血癌基金」等。

如果遇到民眾窮到付不起醫藥費,薄柔纜瀟灑地說:「Charge to me(帳算我的)。」疾病之前,人人平等,他希望民眾不要因為貧窮,而得不到好的治療。


薄柔纜醫生幫窮困民眾付醫藥費。圖/門諾醫院

門諾起源自一支「山地巡迴醫療隊」,成立醫院後,最照顧原住民朋友,醫院落成啟用前八年,甚至提供原住民「一元看病」服務。


薄柔纜院長任內提供原住民「一元看診」。圖/門諾醫院

薄柔纜對每一位病患都很慎重,曾多年擔任薄柔纜的開刀房助手說:「薄醫師的手術做得非常仔細,他要求每一個手術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因此一個肺切除手術做下來都超過七、八個小時。」

他從不自誇自己的醫術,薄柔纜每次手術前一定會帶領所有醫護人員一起為病人禱告,並祈求上主保守手術的進行順利。

他謙虛地說:「不是我們外科醫師在醫治病人,而是上帝借我們的手在開刀。」


薄柔纜醫師每次開刀前都虔心為病患禱告。圖/門諾醫院

薄柔纜在花蓮行醫四十年,一輩子的精華歲月都奉獻給東台灣。

大多時候,他騎著摩托車穿梭花蓮,他擔任院長期間從來沒有支領門諾的薪水,每個月的生活費就是宣道會給他的微薄津貼。薄柔纜夫婦想回美國探親,還付不出機票錢,得先由教會生活費預支。

1991年台美基金會頒發社會服務獎項,薄柔纜在美國授獎時有感而發地說:「我為台灣奉獻了這一生,我盼望台灣人,尤其是台灣的醫師,也能像我一樣,為自己的同胞,尤其是弱小無助、需要人照顧的花蓮百姓服務。很可惜,台灣的醫師好像覺得花蓮很遠,到美國比較近,沒有人要去花蓮,倒是很多人跑來美國。」

當時薄柔纜的幾句話,像針一樣刺進黃勝雄醫師的心裡,那時他已是美國腦神經外科名醫,同時身兼美國雷根總統的醫療團隊成員,黃勝雄下定決心從美國回到台灣花蓮,他說:「人家外國宣教師都能為台灣奉獻大半輩子,身為台灣人的我們,為什麼不能?」


薄柔纜獻身花蓮偏鄉醫療,卻從未支領醫院薪水。圖/門諾醫院

有感於薄柔纜說的「去美國很近,來花蓮很遠」,黃勝雄接下門諾院長;薄柔纜為花蓮奉獻一輩子,老年退休回到美國。

有人問他:「怎麼不留在台灣?」

薄柔纜這麼說:「我年紀老了,不願意成為台灣人的負擔......」

兩袖清風的薄柔纜回到美國之後,連住進養老院的積蓄都沒有,後來在義女協助下,才有安居的住所。

晚年他陸續失去了另一半、女兒,獨自一人在美國生活,他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他不希望自己年紀大,需要人照顧的時候,還要麻煩這邊的人......


薄柔纜今年歡度90大壽。圖/門諾醫院

我曾在退伍後到門諾醫院接受社區醫學訓練,門諾醫院始自當年台灣第一台山地巡迴醫療車,直到今日,每當天色微亮,門諾巡迴醫療車還是繼續奔馳在台九線上,到達部落時就會開啟廣播,用每個部落不同原住民族的母語向民眾問好,提醒居民現在有提供醫療服務。

在偏鄉部落穹谷間迴蕩的廣播聲,是代表平安喜樂的福音。門諾醫院服務的都是偏鄉最弱勢、最需要幫忙的民眾。

他們不只提供醫療服務,還為「獨居老人」送餐,幫長期臥床的老人「到宅沐浴」,也在社區開辦「老人日托」服務。

這些都不是能夠賺錢的業務,也沒有健保給付;但是民眾和病患,卻很需要!

我想起,黃勝雄醫師曾在薄柔纜自傳中寫到:「盼望台灣人能多學習早期宣教師安貧樂道而不自私的精神,如此一來,台灣的社會就不會有貪財的官吏、貪心的商人,更沒有貪心的教會或廟寺。」

台灣最需要的,就是像薄柔纜醫師一樣「安貧樂道而不自私的精神」!「人家外國宣教師都能為台灣奉獻大半輩子,身為台灣人的我們,為什麼不能?」

【相關連結】
張肇烜醫師的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aohsuanchang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