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人物】為台灣正名!紀政運動員超強爆發力 力抗輿論壓力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8/27
【人物】為台灣正名!紀政運動員超強爆發力 力抗輿論壓力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為了改變台灣運動員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名義參與各大國際體育賽事的現況,民間發起「以『台灣』名義參加2020東京奧運」公投案已經逼進連署最終階段,全台各地志工正如火如荼彙整數十萬份連署書,即將送至中選會以確認有效連署份數,若突破法定門檻,此公投將可望於今年11月24日合併9合1公職人員選舉辦理。巧合的是,這份正名公投的領銜人紀政,恰好就是當年「中華台北」模式的催生者之一。

她是誰?席捲全球的田徑好手

紀政是誰?與其從任何政治立場來看她,其實更應回到她的運動員生涯去看,紀政出生於1944年,並在1960年代起逐漸走向國際體壇,1969年與1970年是她體育成就的尖峰,2年內將200公尺低欄、100碼、220碼、200公尺、100公尺低欄、100公尺等項目的世界紀錄逐一突破,甚至220碼項目還是先後2次在美國波特蘭與洛杉磯創下22秒7、22秒6等紀錄,7度寫下受到國際田徑總會所認可的世界記錄,並獲國際媒體授以「飛躍的羚羊」美譽。

至於與「中華台北」的關係,則是源自1976年蒙特婁奧運,當年加拿大政府與國際奧會要求「中華民國」代表團以「台灣」名義參賽,因代表團不願更名,加拿大政府更一度拒絕選手們入境,紀政在當年便試圖闖關,引發國際媒體關注。

然而該屆奧運在當時行政院長蔣經國拒絕接受國際奧會的更名要求,選手們因而集體退出;隔年紀政接任中華民國田徑協會總幹事(1977年至1989年間),成為中華奧會與單項體育協會體系中的要員之一;1979年,田徑協會在國際訴訟上獲勝,得以恢復在國際田徑總會(IAAF)的會籍;而「中華台北」的名稱,正是紀政與體壇人士那幾年的奔走之下,才讓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在1981年簽下洛桑協議定調。

受國民黨徵召從政 她其實也是二二八受難家屬

至於紀政如何走向政治之路,則是在上述的表現之下,1981年受到中國國民黨的徵召,參選第1屆增額立法委員,並在該屆的數次增額中持續受到選民青睞,一路從1981年擔任立委至1989年。

擔任立委期間,紀政捐助成立財團法人希望基金會推廣全民健走運動,並邀請雲門舞集總監林懷民擔任首屆董事長,紀政則是在卸下公職後,1992年才接任該會董事長,並持續連任至今。

儘管曾加入國民黨並競選公職,但紀政卻是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家屬,她的父親當年因228事件而入獄,使她成為非原生家庭的養女。

紀政曾自述,二二八事件抓走父親,讓家中經濟陷入困境,她也因此送給人當養女,但爸爸卻絕口不提二二八事件,許多受難者的第二代,當時都是不說話的,但她從小就聽姐姐講二二八事件時的經驗,父親被逮時,她姐姐年僅9歲,父親甚至要求她使用手槍保護家人。

帶著一生為體育奔走的色彩,紀政也受到藍綠雙方的肯定,儘管她已在2000年放棄自己的國民黨黨籍,2009年仍獲國民黨籍的前總統馬英九邀請,出任2010年總統府國策顧問;2016年政黨輪替,民進黨籍總統蔡英文再次聘任紀政成為國策顧問,2017年起更進一步邀請紀政擔任無任所大使。

為正名「台灣」領銜 成眾矢之的

40多年前,紀政曾經是促成台灣運動員參與國際賽事時使用「中華台北」作為官方名稱的要角,如今則在友人們的力邀之下,成為「以『台灣』名義參加2020東京奧運」公投案的領銜人。

該公投案共同發起人之一、前體委會主委楊忠和指出,自從這次奧運正名運動起步以來,紀政就是長期在幫忙的夥伴,讓她成為公投案法定的「領銜人」,其實是另一位共同發起人張燦鍙與他共同促成的,他們在今年1月時親自拜訪並說服紀政,隨後紀政也出席大大小小場合,為東奧正名公投增加更多曝光。

帶著過去跨黨派的政治經歷,在面對正名公投的質疑時,紀政總是表示,這項運動並不是要台灣獨立,而是在這個時代底下,使用「台灣」這個名字,已經取得了社會極大的共識,因此她對於公投的通過也非常有自信。

今年7月24日,原本將由台中市主辦的2019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到突襲取消,並由中國國務院對台事務辦公室(國台辦)聲明取消的原因就是台灣民間部份人士發起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公投領銜人紀政遂成為眾矢之的,她在幾天的輿論壓力之下發表聲明,表示將不再公開受訪。

台灣意識強烈 她絕對不會有失敗主義

儘管紀政近1個月來不在媒體前現身,但隨著對中國的政治動作所產生的厭惡感,東奧正名連署速度開始狂飆,在側面瞭解之下,東奧正名行動小組召集人沈清楷透露,其實紀政雖然不再公開於媒體前露面,但是她本人還是很實際地投身在東奧正名公投的各大連署站,每天在為連署志工們打氣,並實際投身在連署工作之上。

沈清楷表示,輿論所帶來的諸多壓力,紀政其實都是自己默默吸收,不會帶到行動小組的各種會議之上,從她私下的表現上更可以感受到,這個人絕對不會有失敗主義,她就像運動員一樣,擁有那種很強的爆發力。

沈清楷形容,紀政對於自己的關懷有堅持,只要是她自己覺得對的事情,就會下去做,有人說我們正名又不一定會成功?可是在她的眼裡,比賽又不一定會贏,那為什麼要比?這其實就是她的精神所在,不用怕她被壓力打垮。

東奧正名行動小組執行委員朱孟庠也描述自己與紀政相處的細節,她提到,紀政的辦公室裡蒐集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小石頭,全都是長得像台灣的形狀,紀政也喜歡與訪客分享每顆石頭的故事,其實從這點來看,可以知道紀政真的很愛台灣,是個台灣意識非常強的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