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吹台青與以台制台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1/16
吹台青與以台制台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據《中國時報》的報導,前高雄工專校長吳建國在新書《破局》中表示,為打破省籍觀念,促進台灣內部精誠團結,蔣經國重用並提拔優秀的台籍菁英,被稱「吹台青」政策,而擔任「星探」的人,正是蔣經國在「中央幹部學校」的得意門生李煥。當時台灣黨政界就流傳這樣的說法:「李煥是蔣經國的推手,是通往權力的捷徑」。

蔣經國曾說:「我在台灣住了將近40年,已經是台灣人了」,依吳建國的解讀,蔣經國此話用意,除了拉近距離外,也告知中國國民黨內新住民(外省人),過去大家認同國家主體在中國大陸,台灣只是暫居「反共大陸」基地,但現在不同,既然「反攻大陸」已不可能,就不可以中國大陸為國家,以中國大陸人民為國民,只能以台灣為國家,以台灣人民為國民。

真是謬論,蔣經國怎麼可能「以台灣為國家」?不要說蔣經國,連今日在台灣的中國人,都沒有將台灣當作一個國家的,中國人的特色就是不認同台灣。至於台灣人當官的問題,又模糊了真相。日治時代的庄長(鄉長)、助役(秘書)、保正(村里長)都是台灣人,但沒有人說日本政府重用台灣人,他們只是利用台灣人來統治台灣人而已,因為日本政府在台灣實施殖民統治,所以稱為殖民統治,是因為統治族群與被統治族群不平等。

「吹台青」年代,中國國民黨政權也用了台灣人,吳建國認定是蔣經國重用台灣人,問題當時台灣人與中國人完全不平等。日本人與台灣人不平等,就是殖民統治,中國人與台灣人不平等,當然也是殖民統治,用了台灣人,只不過是「以台制台」而已。若是真正重用台灣人,最基本的條件,就是促使一般台灣人與中國人平等。

至於蔣經國說他也是台灣人,它有兩種含意:第一,他將台灣當作地名,就像有人說他是台南人一樣,全世界任何國家的人長期住在台南,就可以稱為台南人,即使擁有外國籍也一樣。第二,屬政治上的話語騙術,這在政壇上很普遍,這種騙術到現在還很流行。君不見在選舉季節,屬中國勢力的候選人,往往講台語,可是選後絕不會說台語,現在的中國人大多懂得騙,蔣經國當然也懂得。

蔣介石軍閥出身,一向以槍桿子解決問題,來到台灣也依循其風格,以武力鎮壓台灣人。更嚴重的是台灣人面對的,不只是中國國民黨政權的殖民統治,更受到中國人的壓迫。百年來中國人,受到列強的壓迫,孫中山都說中國已淪為「次殖民地」,其地位連「殖民地」都不如,後者只是一個國家的殖民地,前者卻是列強的殖民地。

被壓迫的中國人產生自卑感,自卑感與優越感是一體兩面,而能讓中國人發揮優越感的地方只有台灣。或許年輕世代不能體會中國人的優越感,回憶一下郭冠英的言行就很清楚,郭冠英是顯性的優越感,其他很多中國人則具有隱性的優越感,只做不說。

面對中國國民黨政權及中國人的壓迫,台灣人反彈是必然的,黨外勢力因而日趨茁壯,蔣經國受過蘇聯共產黨的訓練薰陶,很清楚用他父親那一套強壓手段,必定走上決堤之路,因而施展「以台制台」策略,利用台灣人來對付黨外人士。幫外來政權對抗黨外人士的台灣人,當然可以吃香喝辣,但一般台灣人還是與中國人不平等。

有人歌頌蔣經國解嚴,只是解嚴後還是一樣獨裁統治、殖民統治,有甚麼好歌頌的?只有奴才,才會認為主人減少迫害就是恩惠,台灣還是盛產奴才。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