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那一年的這一天】1828.1.23武士道最後典範、明治維新最大功臣:西鄉隆盛誕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1/23
【那一年的這一天】1828.1.23武士道最後典範、明治維新最大功臣:西鄉隆盛誕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看看英雄怎麼說英雄的。日本國民英雄坂本龍馬是這樣評論另一位同時期英雄人物西鄉隆盛:「遇弱則弱,遇強則強,要說他笨呢,的確是很笨;要說他聰明呢,的確很聰明。」《坂本龍馬的夢與理想》作者菊地明分析這段話的意思,是龍馬與其交往過程中,發現西鄉無論在胸襟氣度與包容力方面,都深不可測。

或許是這樣。日本這一百多年來蛻變為世界強國的關鍵,在於實施明治維新;而明治維新的最大功臣,正是這位誕生於1828年1月23日、來自日本最南方的鹿兒島(古稱薩摩藩),既愚笨又聰明的西鄉隆盛。

明(2018)年,正是明治維新150周年的紀念,日本NHK電視台也以他的故事為本拍攝大河劇《西鄉殿》,要向這位民族英雄致敬。而更早之前,2004年電影《末代武士》,據說也是以西鄉隆盛為故事原型。

明治維新三傑之一  帶領日本現代化大英雄

西鄉隆盛對日本的最大貢獻,是藉由他的領導作戰與串聯各方力量,才能打破幕府時代,實現「大政奉還」(權力回歸天皇,再由天皇頒布君主立憲),讓江戶城「無血開城」和平過渡政權,從此開啟明治維新;之後,他還致力西化,訂定學制、成立文部省、廢除禁基督教條款、設立西式海軍、改用西曆以及國家銀行條款的發佈等等(這些成就,也在幾十年後部分外溢到台灣)。他對日本奠定現代化基礎具有重大貢獻,因此與木戶孝允和大久保利通被譽為「維新三傑」,而這三傑之中,又以西鄉最受到日本人喜愛。

不過,西鄉隆盛後來卻因為發動西南戰爭對抗自己一手擘建的維新政府失敗,人生最後以悲劇收場;也因為這場叛亂,而未入祀靖國神社。但很戲劇化而且反差的是,沒有入祀靖國神社的西鄉,反而他的尚武精神,影響了20年後日本發動甲午戰爭,自此讓日本展開一段長達五十年之久的軍國主義。

其實,西鄉隆盛的「尚武」有一個背景因素在:當時日本維新之後,傳統武士階級權利被剝奪,身為新政府要員、陸軍大將的西鄉隆盛,比其他人更同情這些曾經和他一起打天下的武士處境,因此提出征台、征韓的大戰略規劃;希望一石二鳥,既可以讓武士繼續有仗打、有事做,又可以「奪取此地(指台灣),歸為我有,以便永鎮皇國之南門」。


「大政奉還」。最後的幕府將軍-德川慶喜將政權和平交回天皇手上。
圖/取材自明治神宮聖徳記念絵画館


西鄉隆盛主張征韓,目的除了對外擴張領土,也是為了讓武士階級有出路,
後因政府不從,忿而下野返回鹿兒島家鄉。圖/沈聰榮

但這些文治武功的勳業,其實都還不足以解釋西鄉隆盛何以成為日本人最喜愛的國民英雄。這另有一個面向,可能要從日本傳統的「武士道」精神裡面去探究。

強有力卻惻隱悲憫  具備武士道精神原型

西鄉毋寧是非常符合日本武士道精神原型的人。譬如,日本人講的「武士道」,不是單純字面上的武的概念而已,而是包含了誠實、慈愛、忍耐、正義、勇氣,以及最重要的惻隱心、名譽和恥感。《國家的品格》作者藤原正彥認為,武士道具備的最高美德,就是「對敗者的共鳴」、「對劣者的同情」以及「對弱者的關愛」;表達的是一份發自內心的不忍人之心,近似於鐵漢柔情的心思。武士道精神也許已經逐漸隨著武士時代結束而消失,但日本人或許仍眷戀憧憬著這樣的精神原型(這原本便為他們建構日本的內在精神底蘊),可以想見,西鄉之所以今天仍受到那麼高的推崇,應該是大和民族對武士道精神景仰的強烈投射作用。

事實上,西鄉的確對敵人極為仁慈,他曾經在戊辰戰爭時,致令對手開鶴岡城投降,但他並沒有因此燒殺擄掠,反而要軍隊卸下武裝才能進城,確保該城人民百姓安全,這讓鶴岡城人至今感念。時隔迄今百餘年,該地都還設置西鄉隆盛(西鄉名號:南洲)紀念館。

另外一次,是還在幕府時期,西鄉隆盛的老闆薩摩藩主島津久光為了自保,要求他殺掉同為倒幕陣營同志的法師月照,以作為對德川幕府的交代。西鄉不從,但又為了忠於藩主,因此跟月照兩人決定投錦江灣自殺,結果,西鄉獲救。之後被流放奄美大島,三年的島上生活,使西鄉第一次體驗到喪失自由的痛苦。不過,軟禁的生活,讓他更為同情貧困的島民,因此經常斥罵暴虐的藩吏,很受島民的尊敬。



西鄉隆盛是一位武人,卻保有一顆悲憫之心。圖/沈聰榮

西鄉雖是一個武士,卻心存悲憫,不主酷刑濫殺。他曾經對西洋刑法中引人為善、寬大對待罪人的教化制度深表傾心,「獄中之罪人,亦寬大對待,與可鑒戒之書籍,因事許見親族朋友。尤設聖人之刑,以忠孝仁愛之心,深憫鰥寡孤獨,深恤人之陷於罪。實則今之西洋是否周密?書上未曾得見,仍感此真文明也。」就是後人編纂《南洲翁遺訓》時,列入他曾對西洋刑法設計飽涵人道精神,所曾經表達過的感想。

發動內戰  為維護武士尊嚴而戰死

西鄉的同情心,也表現在難忍維新政權以羞辱性措施不斷衝擊武士,所以他才發動西南戰爭與昔日同志維新政府對決,就是為了一個道理:強者不應該欺負弱者的武士道精神。

這場日本史上最後一場內戰,西鄉軍打了七個月終於敗陣,而他本人最終退守鹿兒島家鄉城山後自盡(時年1877年)。在當時,他是政府眼中的「逆賊」「叛徒」,被剝奪既有的一切榮銜,但是,逆賊西鄉卻在民間擁有龐大的同情力量,因為大家都知道,西鄉隆盛這一仗,不是為自己打的,而是為被欺負的武士們挺身而出犧牲自己的。


高達五公尺的大型銅像,被豎立在西鄉隆盛殞命的城山下。
這一帶也是鹿兒島保留維新文化最為豐富的區域。圖/沈聰榮

不過,對於西鄉主張對外作戰擴張日本,或是想要在新時代仍堅守武士階級的觀念,日本已故歷史小說作家司馬遼太郎便曾表達他的看法認為,日本人喜歡浪漫主義卻不知變通的西鄉,勝於深思熟慮、步步為營的大久保利通,這是人格的不成熟。他甚至認為,這種對於悲劇、犧牲的崇敬,鋪成了日後日本一步一步走向愚蠢戰爭的道路。

但縱使如此,西鄉一生都在為日本的進步和人民的生活奮鬥,這樣的功勞並不能抹滅,然而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下場。叛國的指控,其實有成王敗寇的史觀在,若除去這點,設身處地站在他的立場,確實也相當值得同情,因此就算是明治天皇也曾表示惋惜之意。果然,很快的,西鄉死後12年(1889年),大日本帝國憲法就頒布特赦西鄉,並追贈正三位之官階。

評述西鄉,與其說他尚武,才讓日本變成世界強國而受到大和民族喜愛,倒不如說是內在的西鄉,終其一生憐憫弱者的武士道美學,才是他成為日本人精神象徵的原因,而這或許就是龍馬評價他的「遇弱則弱,遇強則強」的真正意涵所在。

日本人最喜愛的悲劇英雄  鹿兒島幾乎是以西鄉做包裝紙的

日本人是真的非常喜歡西鄉隆盛,除了在他的家鄉鹿兒島豎立巨大銅像之外,東京最著名公園,上野公園正門口一進去,第一個面對的,就是高聳豎立著的西鄉銅像。迄今,就算西鄉已經辭世140年,但在他的家鄉鹿兒島,他仍是最主要的在地精神代表元素。譬如周遊巴士車體上的圖騰,是西鄉,公車站牌,是西鄉,紀念品,絕大多數也是西鄉的元素;甚至他養的薩摩犬都「雞犬升天」成為限量版紀念品主角。

而鹿兒島的旅遊景點,幾乎有一半都跟西鄉隆盛有關,他的出生地、躲藏地、戰鬥地、殞身地、雕像塑立地,甚至打仗時留下的彈孔,留下過行跡的紀念館,都是在地人氣景點;就連博物館型態的維新志士館,裡頭的維新英雄,也是以西鄉隆盛居首,介紹和留存的文物都最多;縱使居酒屋裡的菜單,也會出現命名為西鄉膳的套餐,又一定比另一位鹿兒島出身的維新巨人大久保利通膳的檔次要更高、更貴。


雖然大久保利通幹過首相,但人氣就是不如西鄉。居酒屋的菜單上,西鄉膳的價格
硬是比大久保膳要來得高檔。圖/沈聰榮

鹿兒島市役所大門上也掛起大大的2018大河劇《西鄉殿》的宣傳看板。圖/沈聰榮

鹿兒島周遊巴士主打Q版西鄉隆盛和篤姬。圖/沈聰榮

站牌也是主打西鄉。遠方是櫻島火山,鹿兒島與火山間相隔著的錦江灣,曾是西鄉與法師月照
投海自盡的地方。圖/沈聰榮


西鄉養的「地狗」薩摩犬,沾西鄉隆盛的光,也成炙手可熱的人氣紀念品。圖/沈聰榮

電玩遊戲也少不了人氣王西鄉隆盛為主角的設計角色。圖/取材自網路

「敬天愛人」的西鄉隆盛 與台灣淵源深厚

或許西鄉隆盛在台灣還不是很被了解的一位日本歷史人物,其實,西鄉卻跟台灣的淵源很深。他曾在23歲的時候從南方澳內埤海灘上岸來台,為了瞭解清國治台防務布建,在台灣住了半年,野史也說,他還和當地原住民兩情相悅產下一子。當然,如果此說為真,西鄉也是在孩子還沒出生之前就已經返回日本了;而正史裡確實記載西鄉隆盛在日本的長子西鄉菊次郎,後來也來台擔任過宜蘭廳長(返日後當選京都市長)。如今,宜蘭河畔中山橋堤防上,還豎立著一座大型的石碑──西鄉廳憲德政碑,就是感念西鄉菊次郎建造堤防度過大水危機後所立。

西鄉的精彩,除了功績和思想上的因素之外,他的人生充滿了高度矛盾、反差的戲劇元素,這也是他吸引眾人目光的原因:低階武士,卻領導反幕;縱橫沙場,卻充滿悲憫;建立維新政府,卻又起兵推翻政府;看似一介武夫,卻又飽讀詩書立論無數,「敬天愛人」是他的座右銘,「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由他最早改寫引用而成為名詩,並因此傳入中國。

西鄉也是一個既凶狠,又仁慈的人。不殺投降敵人一兵一卒,卻曾對反對倒幕的土佐藩主撂下一句:反對?這問題只要一刀就可以解決了!表示他可以眨都不眨一下,馬上殺掉藩主。他也曾被稱為「慶應的功臣、明治的賊臣」,日本史上評價如此懸殊、反差如此之大的歷史人物,可能絕無僅有。而這些或許都說明了,西鄉這個人物為何活在日本人心中百餘年來,永遠都讓人這麼著迷的原因吧。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