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台北車站是大型貨幣市場─黨國資產之五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4/13
【專欄】台北車站是大型貨幣市場─黨國資產之五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我聽完彼得這一段背景故事,果然驚心動魄,也慢慢知道,美國政府為何要回收金錢了,如果是用黃金準備印製的北韓貨幣,具有清算價值,當然是值錢貨幣,但是,貨幣價值估算,只有國際貨幣銀行說了算,如果貨幣銀行不予承認,也只是廢紙而已,如今,10年過去了,黃金已經漲了好幾輪,回收貨幣,贖回黃金,當初印鈔票的美國和IMF都可以賺一票,彼得說,「1995年金正日上台,北韓國內情勢很嚴峻,飢荒情況並沒有緩解,但是,金正日卻學習父親愛花的習氣,到處種植溫室的「金正日花」,這種日本海棠花,來自日本政府贈送,花朵是紅色的,金正日的父親金日成,比較喜歡印尼蘇卡諾送來的蘭花,還要求部下到處搞溫室繁殖,美國以為金正日上台,美朝關係會好轉,可惜卻相反,兩國的外交途徑,突然中斷,美國國務院也無法進入狀況,北韓對外鎖國更嚴重,拒絕和美國會談,中共和俄羅斯對金正日的監控則更加厲害,美國中情局也觀察到,這批金錢並沒有在市場上出現,這件案子也就停擺了10年」。

阿布杜說,「我們在1998年來過台灣,曾經買到零散的1992年北韓幣,可以相信這批貨幣,很有可能流入台灣某集團手上,或者是曾經和北韓做生意的貿易商,甚至某一個政黨,這是唯一的推理線索,所以,我們才找你協助。」

我問彼得,「你說的政黨是哪一個政黨」,彼得說,「根據我們的情報,台灣和南韓斷交後,執政的國民黨和北韓來往相當密切,我只能說,有很多來往,是基於人道理由,也被美國情報單位監控和默許,你可以從這方面下手查查看」。

我們的會談超過三小時,彼得在會談後取出兩份文件,工作合約和一份保密協定,讓我簽字,然後交給我一份買賣合約,彼得說,「這是一份「釣魚合同」,包含中英文,一旦真的物主出現,最後的合同才會到紐約IMF總部簽約,確保不會流露在市場上,這些文件只是為了工作方便,取信對方,如果對方要求我方開出資金證明,你可以隨時連絡,這事可以辦到,但是,必須真的看到貨幣,並且拍照存證,通知我方,我們會趕到台北,直接和物主談判,要記住,台北的詐騙集團太多了,沒有看到真的貨幣,不要被騙走財物」。

剛接下工作,內心還在猶豫,是否應該把高雄市政府正式工作辭掉,尋找北韓貨幣這樣的任務,說起來有點怪異,離譜,另一方面,這是不太務實的工作,很可能費盡力氣,花了大錢,一無所獲,萬一失敗,依照合約條件就是白白付出,但是,後面的成功獎金引誘卻很大,若因此經常向公家機構請假,也不是我做事的風格,左思右想,內心仍然充滿矛盾。

辭掉公職專心追查北韓幣

2000年5月,阿扁就任總統,月底,彼得來信說,「台灣新政府上台,應該是工作好機會,馬來西亞阿敏先生會到台北和你配合,他手上有一些文件讓你研究,阿敏可以說華語和英語,只是華語書寫能力比較差,他一到台北,會和你聯繫」。

我請了幾天假,連結周休,準備到台北走走看,阿敏電話說,他已經入住凱悅,我依照房號找到阿敏,這是我第一次和阿敏見面,後來逐漸發展出友誼關係。

阿敏是天津人,父祖輩就到馬來沙巴落戶,也是穆斯林信徒,但是,卻是不拒絕豬肉的穆斯林,聽說,早期的天津有很多穆斯林,阿敏的華人姓氏「洪」,居然和我相同,所以,初見面就很有話題,我問他,「為何捲入這檔事」,阿敏說,「阿布杜是他的姊夫,曾經在馬來政府的中央銀行工作,所以認識湯姆斯,也因為這層關係,才會介入這個工作」,後來越深入交談,才知道阿敏在沙巴經營木材廠,阿敏擁有一座山,甚至把3分之1座山,開闢馬來猴的保護棲地,自己到市場買下要被屠殺的猴子野放,應該是一位慈悲的人,馬來政府後來禁止原木輸出,阿敏自認錢賺過了,所以在家休息,時間很多,被姊夫上門拜託,才捲入這個任務,後來,阿敏的工作等於是我在台北的聯絡人,一直到後來阿敏罹患癌症,這是後話,未來會在專欄中交代,到了2002年,我為了專心任務,也因此辭掉政府的工作,並且在台北住了下來。

一開始住的地方是凱悅,我問阿敏,這種開銷太高級,阿敏說,做金融工作,第一條件是外觀,如果連這樣的五星飯店也住不起,如何讓人相信你可有能力,做幾億美金的事業?阿敏說的很有道理,我只好忍住刷卡的痛苦,陪他住下去,飯店加上三餐,每天開銷相當巨大,阿敏當時也知道我不是大商人,所以,每天都是搶先付帳,讓我很過意不去。

阿扁上任後,台北迎來更大的自由開放風氣,後來我曾經聽說,民進黨政府上台,打算處理國民黨的黨產,這則消息讓國民黨很緊張,五鬼搬運行動在台北政壇盛傳,阿扁曾經派出總統府的身邊親信,到市場上打聽北韓幣的下落,可是,這則消息無法證實。

台北車站二樓咖啡廳,可以說是龍蛇混雜之地,更是亞洲最大的貨幣市場,有一句話說,到杜拜談原油買賣,到馬來談木材輸出,到台北談貨幣買賣,樓上座無虛席,所談都與貨幣有關,包括小美金、伊拉克幣、科威特幣,甚至還出現販售美金公債的仲介客,這些仲介者總是自稱老國安退休人員,讓人真假難分。

我和阿敏每天在飯店用完早餐,第一個拜訪的地方,就是台北火車站二樓咖啡座。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