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是否願為政治冤案道歉?準檢察總長拗這2個理由讓段宜康超不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4/23
是否願為政治冤案道歉?準檢察總長拗這2個理由讓段宜康超不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今(23)日審查檢察總長被提名人、台中高分檢檢察長江惠民人事案,民進黨立委段宜康詢問江惠民是否願意在今年7月15日解嚴紀念日為過去威權體制下,檢察官成為統治者的工具,以檢察總長高度向國人道歉。

江惠民對此先表示,「這種威權時代的案件,是一種高度政治性的案件,我想是不是我這個層級可以代表」,之後又說,他的了解好像總統曾經為這些案件道歉過了」。但段宜康最後表示,投票之前若沒有給他滿意的答覆,他不會投贊同票,「我公開地講!我不會贊成你擔任檢察總長!」。讓江惠民一臉尷尬。

段康宜說,「我問的不是總統,我問的是你」,江惠民沈默了一會沒回答,段宜康說,「你到我投票之前,還有機會來跟我說,你如果沒有給我滿意的答覆,我不會同意你,我不會投贊同票,我公開地講!我不會贊成你擔任檢察總長!」。江惠民則是表情嚴肅,尷尬地頻點頭。

段宜康質詢時表示,這會期報告他曾向法務部長邱太三提出,對於解嚴前跟解嚴後冤案和政治案件,包括檢察系統、警調跟很多特務機關,做為威權統治者的工具,是不堪回首的過去,那時他也跟邱提示,韓國新上任的檢察總長,在去年跟今年2次公開向威權統治時期的司法案件、政治案件的被害者公開道歉,他問江惠民,如果得到立院同意,上任檢察總長之後…當然我們知道韓國新任檢察總長,在威權統治時期的政治案件跟他不相干,但是他代表檢察體系為了過去的歷史,向被害者、向社會道歉,「您願不願意做同樣的事情」?

對此江惠民答復,威權在我們國內是屬於…那時候的審判好像是由軍事單位、軍事審判機關來做審判的工作…是不是我這邊可以代表…」。

話沒說完,段宜康打斷說,「不是,你搞錯了。以美麗島案來說,它有軍法審判,也有司法審判,如果這個問題你再閃躲,就不夠誠懇了。我一開始就提過,威權時代所發生的案件,威權時代所發生的案件,跟你們現在的在位者,都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我們面對歷史的時候,你在這個職位上面,代表這個體系,就應該要擔負 起責任。」

段宜康接著說,今年7月15日是解嚴紀念日,「你去想一想吧。我給你一點時間,你想清楚,你的回答會影響到我怎樣投票(同意權),如果說你的回答讓我不滿意,即便民進黨團做出決議,我也還是會違反黨團決議,我不會贊成你的任命,因為對我來說你跟過去的檢察總長沒什麼兩樣,我們希望看到的,是一個勇敢為歷史負責的檢察總長,而不只是一個司法行政的官僚」。

接著段宜康說,從江惠民的自傳中提到有二次平反冤案的案例,以最近發生的「鄭性澤案」為例,這是江在擔任台中高分檢檢察長時,由高分檢檢察官提起再審,這個案子包括他過去曾問過的其他個案,包括蘇炳坤、蘇建和、徐自強等案,這些冤案後來通通被發現在偵辦的過程中有極大問題,有些涉及刑求,或檢察官採證草率,鄭性澤還好死刑沒執行,否則已經死了,也沒有未來平反的機會。

他詢問江惠民,報告中提到「希望能夠平反冤案,希望能夠發現疑點有再調查的機會,可是問題是偵辦那些豐原分局分局長、刑事組組長,有些已退休了,但從監察院的報告、最高檢報告提出的再審理由,都看到當初檢警偵辦這案子所犯的嚴重疏失,包括刑求的可能、夜間偵訊,對被告人權的剝奪,為何報告沒提到要追究泡製冤案的檢警調人員?對江來說,「冤案可平反就算了,但應負責的檢察官還在位、警察人員即使退休還在領退休金,他們不該被追究、調查嗎」?若江惠民就任後,這部分會做怎樣的處理?

為鄭性澤平反?準總長:很欣慰 重啟調查「可建立機制」

對此江惠民則一邊看桌上資料,一邊表示,冤錯案發生的原因很多種,以鄭性澤案為例,當初是發現社會上很多討論,所以調卷看發現有問題,就提起再審,「這是我們檢察系統的反省,終於也獲得了無罪的判決,在無罪判決時也發了新聞稿表示很欣慰,終於讓這個人(鄭性澤)可以脫離死刑的煎熬,同時我們也呼籲這個案子司法人員可以深切來檢討」。

江惠民強調,願勇於認錯,是檢方最真誠的反省,「我們現在是十六年前的案件,十六年前的案件偵辦時有它的時空因素,跟訴訟法修改後它的要求的不同,同時…」,不過段宜康再次打斷,「所以那個時候容許刑求」?江惠民則說,「我講的是鑑識能力。我知道台中地檢署是有一個案子在偵查當中…」。

段宜康則以檢察總長職權提醒江惠民,「我的要求是,對於這些冤案,應該要重啟對於當初偵辦人員的調查,做得到嗎」?

江惠民則說,「當初偵辦時確實我們檢察官有這些故意、重大疏失的話,我覺得本身就是應該要負責任」,段則再重覆一次,「我要求調查,你做的到嗎」?江惠民說,「那總是要調查後才知道有沒有疏失、故意啊」,段又確認一次,「所以你會調查對不對」?江惠民說,「我覺得可以建立這種機制啦」。

段宜康接著又回到第一個問題,「你會向過去戒嚴時期,檢察系統作為威權統治者工具,戕害人權這件事情,你會考慮在今年7月15日戒嚴紀念日,代表檢察系統向社會道歉嗎」?江惠民表示,「這種威權時代的案件,是一種高度政治性的案件,我想是不是我這個層級可以代表…」段馬上提醒「你是檢察總長」,江隨後說「那…我的了解好像總統曾經為這些案件道歉過了」。

段宜康說,「我問的不是總統,我問的是你」,江惠民沈默了一會沒回答,段宜康又接著說,「你到我投票之前,還有機會來跟我說,你如果沒有給我滿意的答覆,我不會同意你,我不會投贊同票,我公開地講!我不會贊成你擔任檢察總長!」。江惠民則是表情嚴肅,尷尬地頻點頭。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