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性別平等經濟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4/18
【專文】性別平等經濟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十九世紀一位偉大的經濟學家,Alfred Marshall在他的經濟學原理的着作中曾經對該領域作下列註解: 這是一門有關男人們在一般生活的事務中如何生存,對應及思考的研究。如果他還活著,看到現今人們在三月八日慶祝國際婦女節,他可能會嗤之以鼻!

經濟學這門學科對於女性仍然充滿歧視 ,2014的美國的經濟教授只有12%是女性而且只有一位女性曾經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但在其注重的焦點上經濟學家已經包含了女權觀㸃。有關男女工作報酬差別待遇的論文為數衆多。例如最近一篇文章中宣稱在沙烏地阿拉伯如果能夠消除性別歧視,將可能使其每人平均國民生産毛額幾乎達到與美國同一水平。當然女權主義者會主張性別平等是值得追求的目標,不論它對國民生產總值的影響如何。那麼到底平權經濟學真正能帶來任何獨特見解嗎?

例如在公共政策研究領域的分析指出,當所得梲降低時,男性從中取得絶大部份的好處,但女人卻往往因為政府減少了對年老者的照顧,而必須肩負更多照顧重任。即使減稅刺激了經濟成長,但若因此造成性別平等的惡化,政策制定者可能需作更審慎評估。

更有甚之,某些人認為經濟學本身充滿了微妙的性別岐視。他們指出許多經濟學者對於一些對女性不公平的社會規範的漠視。例如教科書中討論的勞動市場的模型中,假設人們的工作或休閒的分配乃是根據其空閒時間長短,薪資水準及固定個人偏好。依照這個邏輯,一個婦女對於是否離職去生育小孩的決策,取決於她的所得水準及對於作母親的價值感。

但正如同臉書的資深執行長雪莉沙德堡在最近她所寫的一本書中提出,當男性宣佈他們即將有小孩時,他們只會被單純的道賀,但換成女性則還會被質疑她們的工作將打算如何處理,在面對社會強力及持續的對於女人在為人母親的角色期待之下,如果把是否生育孩子的抉擇視為純粹個人偏好,至多是種誤導,而且最糟的是它會造成性別歧視。

在經濟學常見的操作中,還會遺漏另一項形成性別差異的元素即:不計酬的工作,作為衡量經濟活動的主要指標:國內生產毛額,GDP,把家庭工作列計在內如果有計酬者,但卻不列計如果是免費的勞務,這是個任意裁量的區分而且造成邪惡的結果,正如同保羅沙慕森這位經濟學家所指出,當男人和其僕女結婚時,其國家生產毛額將會下跌。

向來經濟學的反辯是:衡量不計酬勞的工作是困難的,但至少挪威是其中一個曾經嘗試過的國家,而只有在和其他較不先進的國家作GDP比較時才會停止列計。

有人質疑是否正因為是女性提供了大部份的不計酬勞務,所以統計家不曾想要嘗試去蒐集有關資料,一位女性主義經濟學者甚至認為衡量GDP的系統是男性所設計的作品,目的正是為了使婦女「安於其位」。

婦女在先進國家經濟體系中(OECD, organization of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比男人工作時間超過5%,但她們在不計酬工作花的時間大約是男人的兩倍,但在計酬工作上只有男人的三分之二。經由漏列不計酬工作於國民帳戶之外,經濟學家不只削弱女性的貢獻,而且掩飾了驚人的不平等於其設計之中。

忽視不計酬工作也將教育良好下一代的重要性降低了,雖然這對社會而言和其他經濟活動,譬如建築房子或車子同等重要,但只要它是被排除於國民生產值的官方統計之外,投資於其中的資源就會較不具優先順序,當然在一個完全平等的世界,男人將比現在負責更多養育小孩的工作,但是同時,無庸置疑的是女性,在經濟學家不能夠對為人父母的價值作正確衡量時,長期位居於劣勢。

忽視女性觀點是一種劣貭的經濟學。這門學問目標乃在於,解釋稀少資源例如人類的時間及天然資源的配置,如果它忽略了男女之間深刻的不平衡在決定社會資源分配中所扮演的角色,就一定會造成錯誤的抉擇。只要此不平等繼續存在,性別平權經濟學就會有廣大的發展空間。

取材自《經濟學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