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反思查理 清大生:有些別人珍視的不容輕慢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1/08
反思查理 清大生:有些別人珍視的不容輕慢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法國《查理週刊》7日爆發暴力屠殺事件,造成慘重死傷,社群網路上一片哀悼與聲援,許多人在臉書貼上「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支持新聞自由與反暴力,但也引起對於西方社會對待伊斯蘭文化的某些反思,有網友說明自己為何不想加入聲援行列,「有些別人珍視的東西不容輕慢」。

清大歷史所碩士班學生張經偉在個人臉書撰文指出,「當媒體上大部分的聲音偏向支持《查理週刊》時,我卻認為這家雜誌自己、以及西方人自以為是的那種所謂黑色幽默文化,才要為這場血案負最大責任」。

他指出,2006年時伊斯蘭界公開對嘲諷穆罕默德的西方漫畫表示抗議,但西方人的回答卻是:「我們也有很多拿耶穌、聖瑪麗亞當嘲諷主題的作品,也沒人說不可以啊!」,「然後,一而再再而三,更多嘲諷伊斯蘭的西方漫畫與影片釋出;然後,昨天的查理血案發生」。

張經偉認為,「西方人的價值觀並不是這個星球的最高法律。你們覺得凡事可以黑色幽默,我則認為有些別人珍視的東西不容輕慢」。他在文中說明,「你接連拿你的價值觀,去凌駕別人的價值觀。講白一點,這叫做文化侵略、21世紀的新帝國主義」。

不過,張經偉文中最後仍強調,「當然,屠殺行為是錯誤的。所以,我仍然欣賞高舉『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並宣稱捍衛新聞自由、反對暴力的那群勇者」,只是因為他所敘述的原因,他「不想加入他們」。

稍早張經偉也在個人臉書發佈一張拒絕「我是查理」的圖片做為封面照片。該圖片寫著「一般西方文化所稱的『幽默』付出了它的代價」(So-called “Humor” in Western Cultures pay s it’s price)。

以下是張經偉臉書全文:

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是喜歡玩笑的人。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如果開玩笑踩到某人底線(這種事我還滿常發生的......),那我該做的,是跟那人道歉,並切記著他/她不喜歡這個主題的玩笑,以後不要開。

這就是為什麼,當媒體上大部分的聲音偏向支持查理週刊時,我卻認為這家雜誌自己、以及西方人自以為是的那種所謂黑色幽默文化,才要為這場血案負最大責任。

2006年的新聞我還有點印象,那時伊斯蘭界公開對嘲諷穆罕默德的西方漫畫表示抗議,但西方人的回答卻是:「我們也有很多拿耶穌、聖瑪麗亞當嘲諷主題的作品,也沒人說不可以啊!」

然後,一而再再而三,更多嘲諷伊斯蘭的西方漫畫與影片釋出;然後,昨天的查理血案發生。

這就好像是,你去掀一個女生的裙子,她很生氣地大罵,但你卻理直氣壯地回答:「很多女模都大方地秀出自己的裸體照片,妳讓我看個裙底又有何不可呢?」接著便一直找機會掀她裙子、對她伸出為廷爪,直到她終於呼你一巴掌,你再說她反應太大、很不大方、她很暴力、都是她的錯。

我曾聽過一個素質不怎麼樣的在台西方人說過:「我們(西方人)的幽默常常是帶有一種黑色的,你們亞洲人有時候不用這麼認真。」

我來告訴你亞洲人在認真什麼:西方人的價值觀並不是這個星球的最高法律。你們覺得凡事可以黑色幽默,我則認為有些別人珍視的東西不容輕慢。

你接連拿你的價值觀,去凌駕別人的價值觀。講白一點,這叫做文化侵略、21世紀的新帝國主義。

當然,屠殺行為是錯誤的。所以,我仍然欣賞高舉「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並宣稱捍衛新聞自由、反對暴力的那群勇者。

只是,我不想加入他們,原因如上。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