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仁醫心路】台灣急診教父 加拿大來的卜樂得醫師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7/09
【仁醫心路】台灣急診教父 加拿大來的卜樂得醫師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台灣目前有23個衛生福利部定專科醫師執照,急診醫學科是很新的專科。過去急診室總被認為都是很菜、沒有經驗的菜鳥醫生在鎮守,因為這位加拿大來的卜樂得醫師,台灣的急診醫學制度終於得以建立。

只有簡單的醫師,沒有簡單的病人。」卜樂得醫師曾這麼說。

20多年前,「急診室」給人的刻板印象,就是裡面的醫生都是菜鳥醫師,用正在學習的住院醫師,甚至實習醫生看診,好多病人要住院卻住不了院,擠在急診室的各個角落、甚至只有一張簡單的病床,急病的患者躺在人來人往的走廊,連一點基本的隱私都沒有。

急診是一門專業的醫學,需要快速有彈性的想法及應變,要治療所有類型的小兒和成人急症,不應只是派遣年輕的各科醫生駐守在救命第一線。

那年是1989年,距今已經28年了。加拿大醫生卜樂得(Dr. Michael Bullard)帶著懷有身孕的妻子和4歲女兒、1歲兒子,他因建立台灣急診專科制度的崇高理想而來到台灣。

卜樂得受聘為長庚醫院的顧問,他懷抱理想而來,推動急診專科計畫的過程卻備受阻力。卜樂得前兩年的所有計畫幾乎全部空轉,全院各專科都反對「急診醫學科」的成立。

「最急、最需要馬上做判斷的病人,怎麼不是有經驗的主治醫師來看?」時任長庚醫院院長的張昭雄這麼說。如果都只是派年輕醫師到急診「輪班」幾天或幾個月以後就要走了……,這樣的急診醫療品質怎麼會好?


時任長庚院長的張昭雄與卜樂得醫師。圖/長庚急診醫學部

「輪流來急診室值班的醫生,不會用心耕耘這個地方。」大家都抱持著「今天遇到的問題,撐一下,撐到下一班就不關我的事了」的心態,卜樂得認為唯有成立急診醫學科,讓專職專業的急診醫學科醫師來專門負責急診醫療,這樣急診室的醫療品質才會最好。

在一片反彈聲浪中,林口長庚醫院「急診醫學科」終於成立。成立之後,才是解決問題的開始。好多人質疑:「外來的和尚會唸經嗎?」、「一個老外有什麼稀奇,為什麼他講的大家都要聽?」

除了創立急診醫學科,卜樂得也從國外引進「外傷緊急處理小組」的概念。急診不是從送到急診室才開始,這樣太遲了,而是只要一接到119通報,就要組成「外傷緊急處理小組」,將一切都準備好,急症病人一送到才能把握黃金救援時間,搶救每一個寶貴的生命!

長庚「急診醫學科」的創舉,創立全台灣第一個,全天候24小時都有急診主治醫師在急診救命第一線診治病人的急診室,並且一步一步改變了全台灣的急診生態;從過去的內外科派住院醫生留守急診室,轉變為民眾三更半夜、任何時間因為急症掛急診,到急診室都有經驗豐富、身經百戰的急診主治醫生守護著大家的健康。

現在每位醫生都一定得具備「高級心臟救命術」( Advanced Cardiac Life Support,ACLS)的急救技能與執照。卜樂得醫生希望能夠建立一套符合國際標準的的急救SOP,讓全台灣的急診都有一樣的認證、一樣高的急救品質,但是推行過程也是備受阻撓。


卜樂得醫師(右)參加急診醫學國際會議。圖/取材自 University of Alberta

卜樂得醫生的想法非常正向,他說:「一次不成功,再試第二次、第三次……。」他不會因為困難,就放棄正確的道路,也幸好有他的堅持,台灣急診才能慢慢步上軌道。

努力了近10年,直到1998年1月1日,衛生署通過急診醫學科成為「醫學主專科」,獲得國家的認證,急診醫學專科醫師終於在台灣實現,這一步步的改變,都要歸功於卜樂得醫師。

「在病患需要你的時候,身為醫生就該挺身而出,帶領團隊,盡一己之力拯救病人。」卜樂得醫生一直認為,急診醫師是「全方位」的醫師,要具備在第一時間處理所有急症病患的能力;急診醫師也要是診斷型的醫師,能夠在短時間內看出不典型的病患才夠格叫急診專科醫師。

「將台灣急診帶起來!」卜樂得醫生完成使命與最初來到台灣的理想之後,他回到加拿大。2003年卻被診斷罹患淋巴癌(lymphoma),他樂觀地抗癌、完整接受療程後,只要台灣有需要他時,他再飛來台灣傳授他的畢生經驗。


2014年卜樂得醫師來到台灣分享經驗,右為前林口長庚急診主任陳日昌。圖/台灣急診管理學會

值得台灣人感佩的加拿大醫師卜樂得,改變了台灣的急診醫療,被稱作是「台灣急診教父」!

然而,改革需要長時間的努力,破壞卻往往只是一瞬間。卜樂得醫生為台灣催生完整的急診專科制度,他在長庚急診的努力,改變了全台灣的醫療生態。對於近日的新聞事件,我們只能感嘆:「急診室是救命的地方,不是賺錢的工具!」

【相關連結】張肇烜醫師的臉書專頁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