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終結古文荼毒!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9/05
終結古文荼毒!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最近,針對支那語教科書文言文比例問題,蔣家僞中華民國殖民集團的反動派仍死抱腐臭的裹腳布不放,負隅頑抗。馬英九也以「古文與慈母」為題,在臉書強調其小時母親科以古文背誦,傳承中華文化云云,硬要台灣人「成為中華文化的領航者」,誠無恥至極。

《世界人權宣言》第26條2項指出,教育之目的係在「人格健全發展並加強對於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尊重」;「應促進國家、種族或宗教團體間的了解、容忍與友誼,並應促成聯合國維持和平的活動」。讀支那古文除「忠君愛國」的封建思想、腐臭無意義的「修身」阿Q,罕見前揭目的,更缺人性尊嚴和社會參與!

須知,「教育當然是以母語為之」。因為,《世界人權宣言》第26條3項明示「父母對其子女的教育具優先選擇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7條亦謂「不得否認族群、宗教或語言少數族群享有其文化、實現其宗教或使用其語言之權」。

台灣在蔣家體制一律禁絕母語,爭取多年才勉強在國小有一節必修的台語、客語和原住民語。不過,皆非教學語言,根本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和已「國內法化」的兩公約。何況,以華語背誦古文不僅和原作者的語言不同,對使用漢字卻非華語的其他語言更屬「文化滅絕」。馬英九慈母的華語文古文背誦的全面施行,實係極度排他的文化種族主義。

確實,支那文明排他性極強,強調同化—消滅異己。辜以解放時的支那為例,當時逾400民族。共產黨唯恐「人大」無法反映其族群狀況,故採嚴格標準讓民族數降至38個,1979年再提高至56個。不過,目前在支那卻出現一股找尋自身民族和語言的潮流,包括滿族和雲南、貴州等的原住民。

其實,支那每個朝代都是不同帝國、不同民族、操不同語言,即使使用漢字發音卻不同。莫說漢賦、唐詩、宋詞音韻有間,即使夏、商、周亦係不同民族、不同文明。韓國、越南、日本皆曾長期使用漢字,但讀音皆異。不過,韓語吟唐詩確實比華語押韻。畢竟,華語係後生的通用語(lingua franca),同古文音意差距最大。

反觀中世紀以前的歐洲都是讀拉丁文,那些神父再用本國語(vernacular)解釋給各自的國人了解,誤差較小。但是,如此仍難免解讀不同。這是宗教改革的部分原因。何況,現代支那人也不想綁死在古文。不只陳獨秀、魯迅、胡適等人倡白話文,當前支那的教科書也不作興古文。反而,跟隨蔣家逃難來台的這批幫閒文人堅持違反時代潮流。說穿了,無非為綁死台灣人腦袋,到了21世紀還要強加奴化思想於台灣人,誠令人作嘔!孰可忍孰不可忍?

2005年《聯合國文化多樣性公約》(CPPDEC, 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the Diversity of Cultural Expressions 2005)前言首揭,「確認文化多樣性係人類的定義性特徵(Affirming that cultural diversity is a defining characteristic of humanity)」。馬英九無視其任內「兩公約國內法化」,硬要用漢字古文的屍袋裹死台灣人的生機,其心誠可誅!莫說台灣人厭惡做中華文化的領航者,馬一家人都去當美國人、支那高官更爭相移民美國,台灣人何須權充支那買辦?


論壇屬作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