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灣要幸福】在基層,在中央,促進國家良性循環的「公民提案」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4/23
【台灣要幸福】在基層,在中央,促進國家良性循環的「公民提案」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漢娜.鄂蘭認為記憶是防止為惡的重要能力」。

國會中良好的提案是國家的「記憶」,如立法院剛剛三讀通過有「葉世文條款」之稱的「公務人員退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增列公務員任職期間涉貪,判7年以上重罪確定者,不得領退休金,若已支領,也須全數追回。修正案也明訂,公務人員犯下貪污治罪條例,或刑法瀆職罪章之罪,經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者,或者依公務員懲戒法規移送懲戒、送請監察院審查者,不得申辦退休。

這樣的立法提案通過,象徵台灣的民主法治將要真正的起步,「辦綠不辦藍」的時代終將成為過去。民意所趨國會終於過半,立法殿堂眾多立委爭相表現,相信百年積弊一一清理,一屆又一屆的國會議員將會符合民心所向,建立長治久安的台灣。台灣歷史的冤錯慢慢梳耙出合理的典章,太陽花世代交替的世代己至,至全球各地或留學、或經商、或長居的台灣人紛紛出錢出力,願意貢獻一己之力,讓台灣更好的同時,也被世界看見。

「鄂蘭所經歷的時代不是已經啟蒙的時代,也不是正在啟蒙的時代。而是高度踐踏人類尊嚴的黑暗時代。這個曾經孕育出康德、貝多芬、康德、席勒、歌德、韋伯、普朗克、愛因斯坦……等高度文明成就的德意志文化,竟然瘋狂野蠻地運用現代國家官僚管理系統與科學技術,進行計畫性大屠殺。這已經為人類的理性劃下一道幾不見底的深淵。」⋯⋯《人的條件》。漢娜.鄂蘭所經歷的探討,放在台灣此刻國家的亂象叢生之刻想,台灣的翻轉仍然有很好的條件的,只要公民參與的集體素養提升,無論台灣人身處在執政、行政、民間團體、私人企業,如同首爾市的公民社會運動執政後的作為一般。

                                                   《人的條件》英文版(左)、中文版(右)封面(圖片: 陳來紅提供)

公民提案究竟是:解決問題?改善現況?滿足需求?建立文明進步的制度?
公民提案究竟是:在政務系統內?或獨立於政務系統外?或是「民主組合」?

以婦女團體代表在「性別主流化」的民間委員提案為例:
1「性別意識」
從教育部「性別平等委員會」到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前身「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性別教育透過「人事行政局」的努力,和民間團體.學界及各領域專業學者的協議和協力,落實於中央到地方所有公務員體系人員的認知和能力。
2「性別比例」
從總統府到政務系統的所有事關決策的「委員會」,其委員的比例,民主進步黨紀念彭婉如為了1/4的奔走,命喪高雄鳥松,陳水扁總統在其8年任期內,積極以「任一性別比例不得低於1/3」而落實全國政務系統。

柯市府首創「參與式預算」,歷經一年推廣,副市長鄧家基致詞時卻指,「既然是叫『參與式預算』,未來它的成效一定是非常地令人擔憂」;民政局長藍世聰也坦言,參與式預算執行不易,明年起擬不再「匡列預算」,但仍有賴市長柯文哲決定。⋯⋯為什麼是這樣?

桃園市府青年事務局遭到多名市議員抨擊,該局成立一年以來,只會鼓吹創業,卻沒投入資源輔導,青年創業倒閉的比例高達九成五,就連輔導開設在局本部一樓的咖啡館也告倒閉,根本就是讓青年白白送死;青年事務局允諾會檢討。⋯⋯為什麼是這樣?

自1998年至今和韓國交流,不論是民間組織、公司企業、政府部門,目睹他們為了公民參與國家而協議協力的能力,持續發展至今的成績。尤其是首爾市朴元淳在公民「水漲船高」中勝選為首都市長後,和公民團體及社會企業家的協議協力,多了執政優勢而更加速推動全市25區的「精耕」。賣力的不只是執政黨的表現,而是「民主組合」的團隊群策戰力。其性平政務委員聘請20年婦女運動者為專責專職,可見尊重長期累積智慧的程度和誠懇的執政態度。

將出任的文化部長鄭麗君受訪指出,她將會「有系統盤點」、整合各地不同功能規模的場館;此外一年內訂定《文化基本法》,再造文化治理的體系,盡量讓「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這種民間中介組織,替代過去政府由上而下控制的角色。⋯⋯這樣和鄂蘭一樣的女性思維邏輯,指向同一核心價值:知古鑑今,才能趨吉避凶。「記憶」和理解過往對錯,方足以去蕪存菁。

                    準文化部長鄭麗君受訪認為以台灣目前的困局,實在需要可以立即上手的執政團隊。(黃謙賢攝)

筆者剛剛審查北部縣市的「社造提案」,92案補助3~6萬不等。從首爾交流經歷看臺灣社造政策,足以顯示「封建式的補助」預算和「參與式的民主組合」決定預算的差異性,令人感慨萬千。昨天晚上聽到有補習「寫計劃案」的課程,上完課後有輔導去政府機關申請補助的機會。「民主組合」、「審議式民主」、「公民提案」滿台飛中,人民做主如果「走經」至這樣,不過是「由上而下」改為「由下而上」的方式,民主進展⋯⋯仍在上下而非平權共治,是不是這樣?

朴元淳市長挾其公民運動背景,在首爾行政資源的優勢位置,善於運用市政府為公民運動的平台。六都市長也積極的於應用這樣的概念,可惜作法上需要細緻如彭婉如基金會在推動「普及照顧」的方法,在政府在民間,一樣的先將「民主組合」模式和政務緊密的結合,並持續的溝通、研議、制定計劃、然後提案。在公民提案於「政務委員會」之前,政府和民間先來一個提案:「盤點」吧!政務對象是台灣人,過去政策研議的「記憶」猶新,只要將錯誤的修正,何需要公民點子滿天飛?向「計劃公司」買創意?

         首爾市李東秦廳長跟著榮譽副市長金連順一起來台旅遊兼考察,華山藝文園區拜會王榮文董事長​(圖片: 陳來紅提供)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