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藍圖】學生創新低才研究退場,解決高教問題需結構改革不能再鋸箭法了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12/24
【藍圖】學生創新低才研究退場,解決高教問題需結構改革不能再鋸箭法了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歷史學家黃仁宇曾提出一國是否現代化,端看有沒有辦法「數字上的管理」,曾有朋友當面問過黃仁宇:何謂數字上的管理?黃仁宇當時舉了一個簡化的例子表示,一個城市有多少輛車,就應該有相對應數量的停車位,這就是數字上的管理。

台灣高等教育缺乏數字管理還自欺欺人

以這個標準來看,台灣顯然是還未開化的國家,因為據大考中心統計,2016年將僅有13.5萬考生報考大學,人數將再創下歷史新低,而近年來大學錄取率已經逼近百分之百,2015年末段大學有67個系所招生不滿3成,4系根本掛零,也就是說沒有那麼多大學生,卻設立了嚴重超額的大學,而且,大學生會減少不是今年才知道,早在十幾年前這屆考生出生的時候就知道今年會有多少學生了,問題卻沒有從十幾年前就開始處理,現在才來頭痛醫頭,說要研究退場機制,也別說處理,十幾年前台灣還正在廣設大學加重問題呢,這不就是個完全沒有數字管理的落後國家嗎?

缺乏數字管理,還只是高教問題的其中一個小小面向,根本的問題是,台灣從社會到政府到學校,全面性的自欺欺人,對教育的看法極其虛偽,所造成的苦果反映在所有面向上。

全台灣的家長與學生,絕大多數都認為受高等教育是為了找工作,甚至教育部也這樣認為,因為當教育部規畫如何建立大學退場機制,以解決大學過剩的問題時,提出的方案是:研擬以畢業生的「就業率、畢業薪資」納入科系減招參考。我們就大方的承認吧,考生進入大學,家長想要小孩上大學,9成9通通都是為了找工作,沒有幾個是為了研究人生的大道理,發展哲學思想或為了投身於基礎研究而進大學的。

大學是學術機構而非職訓所

如果受教育的目標與終極目的是為了就業,那麼應該進入技術職業學校體系,國家也應該發展技術職業學校體系,捨此不為,卻搞到「廣設大學」,大學本來就不是為了就業而存在,產業界卻自欺欺人,愛迷信學歷,在薪資上歧視技職體系畢業生,然後才來怪大學生一張白紙,什麼都不會;家長與學生也自欺欺人,以為一張文憑就可以飛天,浪費四年,背了沉重學貸,卻什麼有用的技能都沒學到,所以畢業即失業,找不到工作,青年失業率創新高,即使已經如此,新的家長卻還急著把小孩往大學塞;政府也自欺欺人,甚至到了病入膏肓,檢討的卻是「以就業率決定退場」、「大學為何教學不力」、「為何與產業界脫節」。

大學本來就是進行純學術研究的地方,天生就與產業、就業脫節,這還有什麼可檢討的?與產業界緊密結合、直接幫助就業、訓練學生畢業後即有產業基本能力的,是技術職業學校體系。台灣過去因應民間的錯誤迷信,大玩「廣設大學」,結果是技職體系全面性遭摧毀,就好比想要治病,應該看醫師吃藥,卻迷信吃香灰,結果政府不去宣導正確的知識,不積極設立醫院,卻是把醫院關了,廣設寺廟,全民吃香灰吃到病得快死了,還不知根本問題所在。

台灣談高等教育問題往往有如瞎子摸象,每個人都只從表面上看到的情況檢討,就好比吃香灰吃不好,有人罵一定是香爐壞了,有人罵寺廟住持法力不夠所以才會沒效,有人罵是求香灰的香客不夠虔誠所以才沒效,卻不知所有面向的問題,都來自於根本上就不應該吃香灰。

譬如,教育部檢討起大學教授的「教學」問題,但是,大學為何要聘請從事尖端研究的人才當教授,而不是聘請師範大學畢業的教育專家?因為大學本來就不是「教學」基本知識的地方。

大學原本的設計是,學生在高中已經學到所有自我學習知識的能力與基礎知識(高中即是大學的準備教育),所以不該再需要人教學了,大學教授不負責像高中一樣直接教學生基本知識,而是分享他所進行的尖端研究,以「身教」來讓學生心領神會該如何進行自己的研究,所以大學教授本來就不會、不用會,也不該會「教學」基本知識,那是學生要自行學習的,但台灣的高中只有填鴨教育,學生嚴重缺乏自我學習知識的能力,所以到了大學還需要像高中一樣教學,這其實是中學教育的問題;而學生進大學是把大學當職業訓練所,並非想成為純學術研究人才,占著茅坑不拉屎卻說教授沒有教學,這是應該進技職體系卻闖入大學的問題,如今教育部卻反而是檢討大學教授「教學」能力不佳?

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成為大學生

也有許多人將高教問題怪罪於學生,的確,在廣設大學後,許多大學都可看到嚴重翹課、上課打瞌睡,報告隨便亂抄等等「年輕人毫無競爭力與態度」的明顯現象,但這是學生的錯嗎?持這種批評論點的人,沒有想清楚問題的根源就是把所有人都丟進大學的惡政造成的。

人類的才能呈現多元平均分布,其中只有少部分人適合進行學術研究,大部分人並不適合,這些人不一定就不是人才,美國有許多專業技術勞工,報紙有一半以上內容都看不懂,這一點都不妨礙他們成為產業發展的推動力,也無礙他們取得相當優渥的薪水,他們在專業技術工作領域上如魚得水,有自信又積極,但如果逼他們去念大學?教科書對他們來說全都是無字天書。當我們把所有不適合念大學的人通通丟進大學,結果當然是出現大量不適應的學生,這些學生的自然表現就是學習動機低落,態度嚴重消極。

而當他們畢業後,由於在學校完全沒有接觸到產業,既缺乏產業需要的能力,就算想從零學,也根本不曉得世界上有這麼多形形色色的產業工作可做,所以大學畢業生約一半失業,這時社會又批評他們「不願屈就」辛苦工作,真是如此嗎?連博士畢業生都跑去報考郵務士,郵務士的工作可不輕鬆,可見得年輕人並非不願吃苦,而是與產業界有太大鴻溝,連要去哪吃苦都不曉得,只知道郵局,所以只能去報考郵務士。

學生的表現不佳、就業困難,完全就是迷信念了大學就會飛天,不顧「因材施教」基本原理的社會所害,如今社會不自我檢討,反而譏笑、抨擊他們不努力。這就好比大草原上斑馬吃草、獅子吃肉,卻有多管閒事的人,以為吃肉就能變成萬獸之王,逼著斑馬吃肉,結果斑馬食不下嚥,還責罵斑馬不上進一樣可笑;又好比合歡山上下雪所以得穿厚暖衣服,墾丁熱得要命所以穿汗衫,卻有多管閒事之人認為這樣「不公平」,要人人穿上厚棉襖,結果害墾丁人熱到中暑,不知就是自己害的,還以為中暑倒在地上的人是偷懶,說他們「毫無競爭力與態度」。

社會批判許多外語文系畢業生卻無法以語文溝通、許多資工系畢業生靠同學支援報告混到畢業而一條程式都不會寫、有園藝系畢業生只認識榕樹、財經科系畢業生連最基本經濟問題都回答不出來等等明顯的問題,說是「教學」不佳或是學生不努力,但即使是成績優秀的大學生,學到的知識也往往學用脫節,如外語文系研究外語的語學、文學,對企業根本無用。台灣有九成的畢業生不能學以致用,因為大學原本是純學術研究機構,理論上進大學原本就不該是想在社會上找工作,而是想在學術界進行純學術研究;技職體系才負責為企業培養人才,教學生出社會工作必備的技能。

整個社會自欺欺人且不知反省

相關部會與許多媒體將大學生填不滿大學的情況稱為「高教海嘯」,好像學校的死活遠比學生重要,學校快倒了才是問題,多年來每一屆的學生浪費了人生最精華的四年,被教成百無一用,都不是問題似的。然而,從根本就錯誤的高教政策,對台灣經濟、社會各方面早已造成嚴重傷害,如今青年失業率極高引發社會問題,但產業界缺人卻缺到極點導致產業遇上嚴重瓶頸,有一大部分原因都來自於高等教育害人不淺。

如今高教病入膏肓,不論是大學過多導致資源分散、教學品質劣化,學生過少快要大量倒閉、青年失業率高、產業發展出現瓶頸、大學教學效果差、不能學以致用、學生表現消極等等,種種所有問題,其實都來自於同一個根源,就是國家社會家庭全面性的自欺欺人,追求一張廢紙文憑卻不重視實際學到知識技能,想就業卻不發展專門訓練就業技能的技職體系,長期下來必然造成的困境,如今面臨危機,仍不想反省根本的問題,而是老想著一些奇怪的辦法,看能不能把大學又改成某種半技職體系,最後恐怕不但不能解決問題,還會進一步摧毀高教體系僅存的功能。

趁著「高教海嘯」,教育部應該痛定思痛,不能再老是只是「症狀治療」,大學太多,不是只想著逼著幾所退場,而是應該全面性的檢討,思考如何在當前的廢墟中重建一個有效率的技職體系,台灣未來每年有多少國高中應屆畢業生的數字都早就知道,其中絕大部分都要就業,所以應該規劃多少的技職教育能量,而台灣又能有多少資源進行純學術研究?這都該進行「數字上的管理」。

曾有教育界的大老,私下表示台灣的大學必須倒掉三分之二,這聽起來似乎很激進,但其實以現在的教育危機情況,這主張還算保守,若是檢討國家資源,認為台灣當前經濟窘迫財政窮困,沒有資源進行純學術研究,大學不只是退場三分之二,退到剩下三家都可能,不能為了供養教職員、校方股東,把一代代的學生都送去當祭品,坑殺他們的學費與人生黃金時代,這種吞噬下一代血肉的行為一定會遭到惡果。

而過去技職體系慘遭摧毀,其實危機也可以是轉機,因為全球產業變化快速,如今若能藉從零重建的機會,創立能因應未來趨勢發展的新式技職體系,那麼反而有機會讓台灣在未來前進的更快。無論如何,這都需要有魄力的領導人,對整個教育體系結構進行根本的改造,不能再只顧眼前問題,想以鋸箭法了事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