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醫病平台】各盡職責 讓醫病關係更美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12/06
【醫病平台】各盡職責 讓醫病關係更美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昨天下班後,前往醫院探視一位親戚,他前一天剛剛接受一項手術,預定隔天可以出院。我們談到這次接受手術的原因,接著又提起手術進行的方式。我正在慶幸著多虧有健保的給付,他的女兒卻說這次是自費,因為病患身體的狀況,不適合採用健保核給的方式進行手術,否則較易引發出血的風險。

我突然想起,多年之前在美取得學位 (PhD) 之後,轉往波士頓 (Boston) 進一步接受博士後訓練 (postdoc training) 階段,在一次例行員工體檢的過程,發現一項尿液檢查的數據略為偏高。當時擔任體檢數據判讀的老醫師為求確認,再次、且三次重複該項檢查,但依舊是在這種「略為偏高」的狀況,因此不得不轉診由專科醫師採取侵襲性檢查,以便確認原因。終於發現可能的原因,並且儘快安排以內視鏡手術移除病灶。在術後原本被院方暗示可以立即出院,但是我以仍行步為艱為由,要求住院一晚,勉為其難地被院方接受。

美國友人事後聽我說起,直說我「賺到了」。我聽了滿頭霧水,接受手術與術後的不適是不得已,已經夠倒霉了,怎說是賺到?原來,這一整套從一檢、再檢、三檢,加上侵襲性檢查發現病因,到手術,甚至住院,在當時那一家醫院的帳單可是天價。至此我這才嚇出一身冷汗,幸虧當時由員工的醫療保險全部支付。

但是想想我也真是賺到了,賺到的不只是免付天價的帳單,而是醫療人員實事求是,認真執著的態度,所挽救我後半輩子的健康。

正當我與那位親戚聊起身為病家的往事時,手機突然響起。是照顧家母的外傭打來,說家母在家中跌倒,額頭擦撞破皮略為出血,人是清醒的,但一直喊肩膀疼痛。當下我的角色突然又轉為病患家屬。急忙聯絡弟弟,並啟程直奔家母。

一小時後,弟與我在現場決定必須送急診,在就近醫院急診室內找到床位之後,出現了一位年輕醫師,帶著似曾相識的面孔前來檢視家母,稱呼我為老師。這下又多了一重身分,原來是已經畢業兩年多的學生,在七年前曾經上過我所教的大體解剖學、組織學及胚胎學。當時,他是被號稱魔王的我,逼得拿出渾身解數來認真學習的三年級醫學生之一。

其實,在我的觀念裡,教學當然是一項工作,也是一項服務,必須為我直接「服務」的對象(也就是我的學生)的學習成果負責,也必須向替他們支付學費的家長(我的間接服務對象)負責。或許,有人不完全同意我,認為書是要自己唸的,學生本人當然是要為自己的學習負責。話是沒錯,但是即便是考場常勝軍的醫學生,少部分在一時的迷惘(不明確清楚適合自己的目標) 、迷糊(錯判了解剖學門課程的艱深程度)、迷失(一時不能領略學習的要領),或是迷戀(他找到了真愛!)當中,難免會考出歷史新低分數。此時教師的責任在於發揮同理心,回想當年身為學生的我也是吃足了苦頭,給予適時的引導,如同我的老師提示我學習的要領,並且在心灰意冷之時(早知解剖這麼難唸,就不出國學這一門),主動加以開導,在人生道路上,紅燈綠燈的切換,正如潮起潮落一般正常。

最後,在我所提的服務對象當中,還得加上一項「間接對象」,就是這些醫學生未來的服務對象──病患,其實說穿了不就是您、我及我們的家人嗎?正如同現今,家母正在接受我過去學生的照顧,我認真服務的成果,不也正照映在我的家人身上嗎?我們與其不滿地抱怨社會制度的不公平,倒不如在這個息息相關、相互契合的社會裡,心存善念認真地盡到我們個別的職責,相信會將社會帶到更為美好境地。

更多醫病平台精采文章請至:【醫病平台專區】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