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彭明敏典型台灣人表徵 守護民主心情依然熱烈(系列1)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12/20
彭明敏典型台灣人表徵 守護民主心情依然熱烈(系列1)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前言:

1987年蔣家戒嚴統治結束,李登輝繼任總統大力推動民主化。1996年台灣舉行首屆總統直接民選,彭明敏教授是總統候選人之一,以「和平尊嚴、台灣總統」作為選舉號召,當年彭明敏在總統大選電視政見發表會的論見,於時隔18年後的今日台灣仍然發人深省,並為政壇所談論。

今年11月29日九合一選舉剛結束,2016年台灣將舉行更重要的選舉,包括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鑑往知來,本篇系列綜整1996年總統大選彭明敏教授三場電視政見發表會紀實,同時也投射、反映像彭明敏這樣一位典型的台灣人表徵,守護台灣民主的心情依然熱烈。(系列1)

1996年總統大選彭明敏教授電視政見發表會

(第一場中視轉播1996年2月25日)

 彭明敏教授:謝謝主持人,各位候選人、各位觀眾,我是第三號候選人彭明敏。

今天要進入主題以前,我在這邊要向三家電視台,台視、中視、華視,提出嚴肅的抗議。幾十年來這三台對台灣的民主不但沒貢獻、沒幫助,反倒是對台灣民主的阻礙。這三台報導政治新聞時,非常不公平,缺乏公正精神,有時太過分。尤其是在選舉的時候,都變成國民黨的代言人,變成國民黨宣傳的工具。我是代表台灣最大的反對黨、在野黨的候選人,但是過去一年,在野黨有50場的初選演講,但是這三台一次都不曾對我所講的話、我的主張,做正確、認真、公正的報導。

根據統計,過去一、兩個月,李先生的新聞佔70%,我彭明敏的新聞佔9%,有時我沒日沒夜,費盡唇舌,但是這三台連一句、一字都不曾報導。譬如1月24日那天,這個中視他們的新聞報導,李先生佔667秒,667秒!但是我連一秒都沒有,這樣公平嗎?所以我現在希望各位向這三台、向國民黨提出抗議,要求這三台應該負起社會責任。做一個社會的工具,應該做公平的報導,讓人可以公平的競爭,這樣才有辦法做公平的選舉。

另外一方面,我也希望過去在這三台,很少有機會看到我的那些觀眾,在這次選舉期間,不要被這三台不公平的報導欺騙,用更多的時間來看其他的電台,來看其他的管道,像是報紙、雜誌那些,還是來我的演講會,來真正瞭解我的主張是什麼?我的主張是怎樣?正不正確不是這些電視台來判斷,是各位自己來判斷,這樣才可以做公正明智的決定。

各位觀眾,今天是2月25日,再三天就是「228紀念日」,所以我昨天特別去台北市新公園看那個228紀念碑,想要去回想過去那段時間、歷史。但是我看到紀念碑,卻沒看到紀念文,有碑無文,所以大家不知道這個紀念碑是在紀念什麼?不但如此,在那裡看到人在吐檳榔汁,也有人在那裡塗鴉,寫什麼「到此一遊」,什麼 I LOVE YOU。他們完全不知道這個紀念碑所代表的是台灣歷史最嚴肅、最悲壯的一段時光。

在那裡我想起在美國華府的越戰紀念碑,我常看到,美國的父母帶他們的小孩在那裡小聲地跟他們說明越戰的歷史、越戰的故事。我看到,有人在那裡默默的獻花,放在這個紀念碑的前面,我看到有人在那裡閉眼回想過去的歷史,在那裡思考,在那裡反省,我看到有人在那裡默默的流淚,用手帕在擦眼淚,大概是越戰時犧牲者的家屬,還是他們的朋友。這兩個紀念碑,這麼不一樣的對比,這麼強烈的對照,讓我覺得非常感慨跟悲哀。在美國,人家是嚴肅在思考在懷念在反省,在台灣呢?在那裡吐檳榔汁、塗鴉。

各位,這就是台灣的問題了,什麼問題呢?我們國家的領導者,沒擔當,對歷史不誠實,對人民不誠實,沒有道德勇氣將歷史的真相老老實實,實實在在向老百姓說明,向老百姓交代清楚。因為這樣我們台灣的老百姓失去了歷史的意識,失去歷史的覺悟。一個國民若失去歷史的感覺時,就像一根草沒有根,被風吹來吹去,被水流來流去,也不開花,也不結果子。就是因為這樣,我們這個社會沒有根、沒理想、沒方向,風氣敗壞,黑道、金權、霸道、教育文化偏差、是非不分、黑白顛倒。

有人說,我們台灣是一個「三貪之島」,就是貪心、貪污、貪婪,我們國家的領導者對自己的行為完全不負責任,就是我在第一場電視辯論會所講的「權力的驕傲」。國民黨整個大陸失去了,跑來台灣,228事件、白色恐怖、戒嚴、獨裁、反攻大陸、消滅共匪、反共抗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些政策到底是什麼人要負責任呢?他們最後受到世界民主潮流的壓力,跟台灣人民流血流汗的奮鬥,不得不接受民主改革,但是那些過去的領導者,現在搖身一變,誇口說,民主是他們推動的,若沒有他們,可能有人要被關在牢裡。他們口口聲聲說民主,口口聲聲說自由,其實不過是在國民黨裡面的權力的鬥爭,國民黨裡面的爭權奪利而已,他們可以說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這些國民黨的黨官在這個權力的驕傲之下,在他們的眼中有台灣老百姓的存在嗎?到底他們對這個土地有真實的感情嗎?他們知道台灣人的祖先幾百年來,冒險跨越黑水溝來台灣,來這個地方的目的為何,他們知道嗎?我們台灣人的祖先,幾百年來辛辛苦苦,勤儉打拼、奮鬥,目的是什麼他們知道嗎?他們要競選總統,是不是瞭解台灣人真正的心聲,真正的心是什麼,他們知道嗎?人民的痛苦他們瞭解嗎?他們是不是知道台灣已經脫離中國的控制,已經慢慢形成一個海洋國家?

北回歸線通過我們台灣,全世界北回歸線所經過的地方都是荒蕪貧窮的地方,但是獨獨台灣是一個美麗青翠的草原,福爾摩莎,這是上天賞賜我們的一個寶島,我們不能把這個美麗的寶島讓人糟蹋,我們一定要在這個美麗島建立一個美麗的國家、清廉的政府來實現我們祖先幾百年來的夢。

最近最常聽到李先生講,這六年來我忙得要死,到底你們做過什麼事情?我現在要請教李先生,這三十年來到底你們做過什麼事情?我們台灣人為了追求民主的理想跟自由受迫害,被抓、被關、被刑、被殺的時候,什麼人在那邊喊「國民黨萬歲」、「蔣介石萬歲」?我們為了要替台灣人闖出一條活路,主張「台灣應該要獨立自由」時,是誰在那邊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誰在那邊說那些風涼話、傻話?台灣現在變成這樣,到底你們在過去30年是在做什麼事情?

我,第三號候選人彭明敏,做為一位(總統)候選人站在這裡,回顧我的一生,我覺得我的一生就是台灣現代史的一個縮影,我是謙卑、沈重的心情講這一句話。我在日本時代,日本統治時代生活過,小的時候,幼稚園時就需要跟日本小孩競爭,我都爭贏了,拼贏了,我讀過最好的幼稚園,最好的小學校,最好的中學,最好的高等學校,最好的大學,東京帝國大學,所以讀書方面,我比日本人還好。我通曉好幾種外國語言,在學業上我是相當成功,但是我心裡不時都有一塊石頭壓著,很鬱卒,因為究竟台灣是日本人的殖民地,我們受日本人的統治,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上沒辦法當自己的主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受美軍的轟炸失去左手,所以我徹底體驗戰爭的悲慘和殘忍。戰爭結束,國民黨佔領台灣,我充滿希望回來台灣,但是所看到的是一個黑暗的世界,貪污、野蠻、無能、落伍,我徹底絕望。228事件、白色恐怖、戒嚴獨裁、反攻大陸、反共抗俄、統一中國,我心裡繼續好像有一塊大石頭壓著,憂悶、鬱卒。但是我繼續我的學業,我在台灣最好的大學畢業,在加拿大最好的大學得到碩士,在法國最好的大學得到博士,在美國最好的大學做研究,回來台灣,我當台灣大學最年輕的正教授,也是最年輕的系主任,被選為十大傑出青年。我當過聯合國代表團的顧問,代表台灣參加各種國際會議,可以說我的人生一切相當順利。蔣介石、國民黨想要提拔我去當大官,但是我心裡的那塊石頭繼續壓著,很憂悶、很鬱卒,因為我相信,台灣繼續這樣下去就完了,所以我拒絕國民黨的提拔,拒絕他們的引誘。

32年前,我跟我兩個學生,謝聰敏、魏廷朝發表「台灣自救宣言」,在那個時候我們說,政府當時所講的反攻大陸是絕對不可能,是一個騙局,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是一個歷史的事實,我們主張廢止戒嚴,廢止黨禁、廢止報禁,重新選出中央民意機關,重新制訂憲法,重新用台灣名義申請參加聯合國。這是32年前,我們要求總統自己選,32年前,我們要求國家應該將軍隊中立化、軍隊國家化,外省人跟台灣人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應該團結來建設民主的台灣,公務員應該有得到保障等等。

但是因為這樣,我們被說是叛亂,我們受軍法審判,被監視,我只有離開台灣,在國外流亡,被通緝二十幾年。當我在國外,我到世界各國訪問,替台灣講話,說明台灣的歷史,說明台灣人的希望。當美國宣布跟台灣斷交,美國國會討論要制訂「台灣關係法」時,我到國會協助這部法律的成立,這是我的過去。所以我完全瞭解台灣的現代是什麼?因為我親自走過台灣的歷史,台灣的現代史已經是變成我的汗、我的血、我的肉。我完全瞭解台灣的老百姓感受為何,他們的希望為何,他們的悲哀、他們的背情為何,我完全體會。因為這樣,我的一生相當艱苦,但是我精神上覺得很充實、也很高貴,因為我生生世世的去實踐我對台灣故鄉的愛,並且堅持做一個台灣人的良心。

幾十年來,我為了愛台灣,我犧牲我的一生,我的職業、我的家庭;其他的候選人跟國民黨妥協做大官,這是他們的決定,我沒意見。但是我有時想,我如果有李登輝先生的現實的一半;我如果有林洋港先生的功夫的十分之一,我的一生就不一樣了。但是,我一點都不後悔,我對得起台灣人,我感到很驕傲。在國民黨的極權之下,當大官的人已經習慣向強權低頭,為了自己的利益去討好強權,現在中國對我們而言是一個大強權,所以已經有人公然向中國示好,準備隨時要投降。若是這樣,沒必要談什麼政見,只要牽一條電話、熱線,直接打到北京,每天早上打電話去北京請示「我今天應該做什麼」、「我今天應該講什麼」這樣就夠了。

林先生說,「台灣是一隻小小的蚱蜢,中國是一隻大公雞」,你想看看,要當台灣的國家領導人,講這種話應該嗎?李登輝先生他自己說,他講統一,說「就要統一」已經講120次以上了;他自己也說,他說「反對台灣獨立」已經講120次以上了,而且不斷說什麼「中華民國不能分裂」,講這種話的人,可以當台灣的良心嗎?講這種話的人可以堅持台灣的利益嗎?講這種話的人能說他沒違背台灣人的良心嗎?

美國副國務卿說:「你們台灣政府本身就沒有想要當一個獨立的國家」,我聽到這句話覺得非常丟臉。這些國民黨的候選人到今天都有一張和中國統一的時間表,現在又講得很好聽。但是他們過去不斷和強權妥協,對錯誤的政策完全不負責任,所以一旦他們當選,遇到中國的壓力時,他們一定從口袋裡拿出他們的時間表,和中國的時間表在那裡對照,在那裡妥協,不久台灣就變成中國的一部份,被中國吞下去。

我相信我們台灣人所需要的不是這種國家領導者,台灣要當國際社會堂堂一份子,要當一個獨立有尊嚴的存在,不是跟現在一些人,每天在驚嚇害怕,在中國的威脅之下,作小媳婦。我們台灣這次要選國家的總統,不是要選中國派來台灣的台灣總督,這是我們要瞭解的。這次是我們台灣人生死存亡的選擇,不是要被統一、被併吞,而是要獨立、自由發展,這是我們所面臨的選擇。若是要被中國管,很簡單,請你投給除了我以外的候選人,他們都是同黨、同國,都是中國。但是若要真的選出我們台灣人自己的總統,拜託,支持我第三號,我們一起來達成這個願望。

各位父老鄉親,我一生所主張的很簡單、很明瞭、很清楚,符合現實、符合理想,就是我們大家要接受歷史的現實。台灣歷史的現實是什麼呢?就是四百年前以來,我們的祖先放棄中國大陸的一切,冒險跨過黑水溝來台灣,不是要擴大中國的領土,不是要擴大中國的主權,是要跟中國離開,在台灣創造新的生命、新的世界、新的天下,這是我們的祖先來台灣的目的。台灣跟中國已經完全分開一百年了,我們的社會、我們的經濟、我們的生活,我們的一切制度、我們的價值觀念完全跟中國不一樣,若是勉強將一個這麼不一樣的社會與他們結合時,我們台灣人就是滅亡了,不可能繼續生存,比228事件更可怕的事情會發生。

我就是在這種歷史的現實之下,反對統一。我反對統一不是反對中國,不但這樣,我幾十年來,公開主張:只要中國承認台灣人自己建立自己的民主政府,台灣人可以平等和全世界其他國家和平相處,只要承認我們有這個權力時,台灣的政府一定是對中國最親善、最友好的政府。我不但這樣講,我當選總統時,會馬上跟中國開始三通,跟他們談判、建立邦交,追求雙方的繁榮。

台灣如果被中國併吞下,一定是悽慘落魄,大家不知道嗎?國外有民意調查問他們的國民:「你最不想要被那個國家管?」這種民意調查,中國都是第一名,不要被中國管,理由很簡單,大家心裡明白。不但外國人說他們最不想被中國那種國家管,連中國人自己也不要被自己的國家管。中國的留學生、生意人一旦到國外,第一件事情要做的是什麼?就是想辦法不要回去,看看可不可以永久住在國外。多少的中國人,那些窮困的中國人,一輩子賺的錢,用那些錢來買偷渡的船,那種比豬圈還髒的船想要去國外。這不但是我們看到的,香港1997年還沒到,但是可以跑得人已經都跑了,我相信中國12億的人口,中國政府如果要放他們走,國外如果願意接受,這12億人口,一年的時間會跑得精光。這種連自己的國民都不愛住的國家,我們的領導者說,要帶我們去跟他們統一,去跟他們合併,這樣有天良嗎?這樣有良心嗎?

我們現在要選總統,全世界都在看,看台灣人到底是要什麼?中國現在對我們充滿敵意,在嚇唬我們、威脅我們。我一生應付霸道、應付強權、應付國民黨的壓迫,美國的飛機炸不死我,美國的原子彈也炸不死我,國民黨想要將我關到死,也關不死我。我過去幾十年對法律、政治的研究,對國際法,國際社會、國際政治的知識,跟過去我在國際談判的經驗,我相信,我一旦當選總統,可以堅持台灣人的立場,另外一方面有辦法跟中國調整關係,讓中國依法、依理、依情、依文、依武都沒理由來打台灣。跟中國建立和平尊嚴的關係,就是我的願望。

在這個情形之下,我們所建立起來的新的政府,我保證是一個開放、透明、認真、清廉,真的替人民服務的政府。在這種政府之下的社會,我保證是一個平等、公正、講道理、照步來的社會,我願意跟各位一起來努力,建設一個綠色的科技島,我們來發展我們的科技產業,來一個環境的乾淨,科技發展的綠色科技島。同時建設台灣成為一個富強的海洋貿易國。我們不要大而不當的假中國我們要的是一個小的但是富強的真台灣。

現在我們台灣所需要的不是老奸巨猾、八面玲瓏的大官僚,我們需要的是有理想、有立場、有氣魄,可以將錯誤的國家大方向修改過來。啟發理想,大家向這個理想來努力,這樣的領導者才是我們所需要的。

再不到一個月大家要選舉,希望我們自己來冷靜思考我們的將來,從我們的過去來思考我們的將來,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國家領導人。用大公無私的精神給我們子孫、我們的將來,做一個聰明、賢能的選擇,謝謝各位。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