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巡田水遊記】武暖石板橋和吳沙紀念館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12/21
【巡田水遊記】武暖石板橋和吳沙紀念館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前言:

本系列遊記,以「巡田水」的心情遊宜蘭。

農夫阿伯晨昏身穿蓑衣,頭戴斗笠,肩掛鋤頭,在田畦間走來走去,有時挖開泥堆,讓田裡水流出;有時堆積泥土,堵死流水,讓田園充滿灌水。這種呵護田園的用心,期望作物旺盛的努力,日復一日,並視為慣常,這就是「巡田水」的精神。(系列30)​



礁溪四城歷史空間導覽圖。

不起眼的古蹟

武暖石板橋位於四城火車站附近,若從礁溪前來,走台九線,過四城火車站(約里程77K處)後的第一個紅綠燈就左轉,路口轉角的建築物為礁溪鄉農會。左轉後,過鐵路陸橋後,立即右轉,前行時即可看見左前方位於水田間的武暖福德廟。石板橋就位於福德廟的左前方。武暖,地名源自噶瑪蘭平埔族「Vuroan」社。

百年古蹟:武暖石板橋

又稱「四圍橋」,位於古早噶瑪蘭族聚落的武暖,曾是清代礁溪通往宜蘭的主要官道,稱「通蘭古道」。 石板橋長約四公尺、寬約二點六公尺,由十塊等長的石條鋪成。 舊時來往礁溪至宜蘭的通蘭古道經過此橋。 1999年4月2日公告為縣定古蹟。

橋的石材來源有說是壓艙石,亦說是澳底石,然石板與石板間是以榫接方式銜接成一穩固的結構,原本是用六塊長石板鋪成,後來增寬橋面,用水泥長柱將石板隔開。 起初原為木造,1891(光緒17)年,村民集資改建為石橋。 位處清代宜蘭往礁溪的要道上,水路可通烏石港,行旅往來暢便。 2002年重建成現貌。

據說,以前石橋下的河道為武暖港,河道面寬且深,可行舟。 橋面中間凸起,橋面向兩側傾斜,而「武暖石板橋」之稱是因武暖港而得名,當年先民可從武暖乘舟經卅九結連接二龍河出海至烏石港。 在清朝時,武暖也是一個內陸的小河港,船隻循著石板橋下的河道,可以通往蘭陽平原對外門戶的烏石港。 如今橋下水流依舊豐沛,看起來只像是一條圳道而已。 船運的功能早已式微。 昔日蘭陽平原上的古道已成為現代公路及鐵路,舊路痕跡,消失無蹤。


約1890年代武暖石板橋水、陸交通示意圖,今昔對照,可瞭解其變遷。


這裡有一座知名的石板橋。 


四圍橋,這裡有一座知名的石板橋,是清代礁溪通往宜蘭的官道。 


武暖石板橋,長約4公尺,寬約2.6公尺,被列為縣(市)定古蹟。 


石板橋經過整修,在旁邊立有一座重修紀念碑。 


武暖港。 

捐款銀圓碑

西元1891年(清光緒十七年),當地居民曾重修過石板橋,並在橋旁立有『重修石板橋捐款銀員碑』,碑材因為質地堅硬,後來常被附近耕作農民作為磨刀石,久而久之,碑上緣與右側都磨出彎月狀凹痕。 是當地作穡人為利刀割禾所磨畫出的,也是歷經許多歲月和汗水所累積下來的刻痕。

武暖福德廟

在武暖石板橋的東北端有座福德廟,供奉福德正神土地公,傳說係吳沙氏族開墾蘭陽之初所供奉的,比武暖石板橋的歷史更古早。 廟旁有一棵古榕,綠蔭密佈,不時可見鄉民們在樹下對弈,閒話家常或休憩。 據廟碑記載,這座福德廟最早供奉的土地公,就是嘉慶元年(1796)吳沙率眾入墾蘭陽平原,所攜帶進入噶瑪蘭的土地公神像。 後來,吳沙氏族就選擇這附近的四結定居,土地公供奉於這座福德廟。 可惜,這座開蘭土地公神像早已失竊,而福德廟歷經數次大修,已變成一座新廟,古貌全失。 當時吳沙的家族選擇落居四結,是因為此地居蘭陽平原的中心地帶,而附近又有龍潭湖這的豐盈的灌溉水源,適宜農耕稻作。


武暖石橋頭福德廟。 

武舉人胡文成古厝

在武暖,另有清朝武舉人胡文成古厝稻埕豎立的龍虎旗桿座,也是值得參觀的科舉功名文物。

吳沙事跡

吳沙為漳州人,生於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43年時東渡來台,當時漳州人來淡水河流域開發較泉州人為晚,因此河口、平原等肥沃便捷之地為泉州人先佔,而漳州人只好向內陸發展,吳沙即是在這種情形下設法到宜蘭拓墾。

吳沙故居距礁溪火車站東南方約 6 公里處,其生前到此覺地勢不錯,因而建屋定居,其後世子孫也定居於此。 今之吳沙故居雖經過整修,但仍可略見百年古宅的痕跡。 屋內正廳供俸著吳沙的遺像,並懸掛許多牌匾,仍可見到當年的光榮景象。 昔日荒涼的蘭陽地區,因為吳沙帶領漢人的墾殖,而逐漸繁榮,也因此,吳沙被奉為開蘭的先祖。 當年吳沙在四圍(現今四城)興建三合院大厝,其後世子孫也因此定居於此。 古老的宅院、往日的豐功偉業,一切盡在不言中。

吳沙是開蘭始祖


在吳宅正廳供奉著吳沙的遺像。 

吳沙是開蘭始祖,清乾隆年間至貢寮經商,對宜蘭開發貢獻功蹟卓著。 當年宜蘭蠻荒未闢,清嘉三年吳沙率彰、泉、粵三籍漢人鄉勇入自烏石港入墾蘭陽,在港口南方築土城頭圍(今頭城)作為移墾根據地,初始與噶瑪蘭人常起爭端,次年天花為患吳沙以藥救助,噶瑪蘭人感激之餘,得以繼續開墾工作。 後世為紀念吳沙在之功在蘭陽,故整建其故居,目前仍有子孫居住。

當年吳沙常與噶瑪蘭人有生意上的往來,由於吳沙為人講義氣、重信用,因此深受當地人對吳沙的信任;後因吳沙漸漸熟悉宜蘭,便率漳、泉、粵三籍漢人來此開墾,並在烏石港口南方築土城頭圍 (今頭城) 作為移墾根據地。初始漢人與噶瑪蘭人常起爭端,根據吳沙紀念館提供之資料,當年宜蘭蠻荒未闢,吳沙率彰、泉、粵三籍漢人來此開墾,初始常與原住民噶瑪蘭人起爭端或械鬥,因早在吳沙帶著漢人開墾宜蘭平原之前,噶瑪蘭人農耕範圍已遍及各地,吳沙所率領的「羅漢腳仔」只能找較為偏僻的地方墾拓。故漢人以許多手法,侵佔噶瑪蘭族的土地。例如將死貓、死狗丟入噶瑪蘭族的田地,使噶瑪蘭族因覺得不吉利而放棄田地。或是暗夜推移田埂,使噶瑪蘭人的田地縮減。 漢人種種欺壓行為,也終於迫使噶瑪蘭族往花東遷移。 後來當地流行天花疫症死亡枕藉,吳沙深入蠻荒採藥救助他們,使噶瑪蘭人心生感激,大家終於和平相處並紛紛自動讓地給漢人開墾,奠定開蘭之基,故被尊為開蘭第一人。

吳沙紀念館

吳沙紀念館位於宜蘭縣礁溪鄉北門巷37號,由台9線省道76.5公里處派出所邊轉入「開蘭路」,前行約500公尺就可到達;吳沙紀念館是一間台灣傳統三合院,也是開蘭第一人吳沙的故居,目前還屬於私人產業,屋內之維護尚為吳沙之後代在維護並供人參觀。故居門外對聯寫著「真成拓土無雙士,正是開蘭第一人」,目前規劃為「吳沙紀念館」,斑駁的紅磚外牆,有濃濃的古味,雖然現在的吳沙故居整修過,但仍然可以感受到百年古宅的痕跡;屋內牆上掛有許多簡介、事蹟以及匾額,多與蘭陽有關,另外還有供奉有吳沙的牌位和畫像。 對宜蘭地區開發歷史有興趣的民眾,可以來此參觀,相信會有不錯的收穫!吳沙之故居雖經過整修,但仍保留部份原貌以讓遊客可窺古宅百年之舊痕,屋內供奉有吳沙的牌位和畫像及生平事跡之資料。


較遠處的那棟紅磚瓦平房才是吳沙故居。 


簡單樸實的三合院是吳沙在礁溪的老家。 


吳沙故居內部陳列,左邊是吳沙的畫像。
吳沙之故居屋內之維護尚為吳沙之後代在維護並供人參觀。 


吳沙之故居雖經過整修,但仍保留部份原貌以讓遊客窺探古宅百年之舊痕。 


吳沙故居內展示的當年吳沙由大陸漳州前來台灣的航行路線圖。 


前後的庭埕、古井皆保存良好。 

吳沙夫人墓

吳沙故居附近約300公尺的「開蘭路」馬路邊有一建築風貌很特別的「吳沙社區活動中心」,活動中心旁邊的田邊則是「吳沙夫人墓」,夫人莊梳娘(1751年-1808年),字勤慈,與吳沙同鄉,出身地方望族。在開墾宜蘭時,據說她曾協助醫治染上天花的平埔族三十六社,事後這些平埔族人感念其恩惠,便提供土地,使得開墾進度增加了二圍、三圍。 吳沙去世後,她繼承丈夫遺志繼續開墾出了四圍、五圍。

活動中心再往後約100公尺有一間很大的「澤蘭宮」,澤蘭宮裡面供奉著吳沙開蘭時所供奉的大陸媽祖;再往後前行約數百公尺的「開蘭路」底則有一家很大的養鵝場,養鵝場內的鵝隻數量很難計算,若沒看過大型養鵝場的人可以順道前往隔著圍籬參觀。


吳沙故居附近約300公尺的的「吳沙社區活動中心」。 


「吳沙社區活動中心」旁邊的「吳沙夫人墓」。 


「吳沙夫人墓」,再往後約100公尺有一間很大的「澤蘭宮」,澤蘭宮裡面供奉著吳沙開蘭時所供奉的大陸媽祖。 


吳沙開蘭時所供奉的大陸媽祖神像(小尊的)。 


吳沙公墓:新北市貢寮區仁里里澳底一帶,剛好在草嶺古道上。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