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人物側記】神、謊言、陳為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12/25
【人物側記】神、謊言、陳為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鄉民是現實的」、「活該」!陳為廷今晚召開記者會自白,並宣佈退選時,恐怕不少人有如此酸他。然而這又豈是他一個人的錯?試著理解陳為廷的不堪:做為社運忠誠的執行者,太陽花學運被封「廷神」,準備往政壇邁進。他有幸稱英雄,卻也是平凡人,更是某些人難忘的「壞人」,讓人無法原諒。

從大埔案、苑裡反風車、槓上蔣偉寧、鞋丟劉政鴻,陳為廷希望社運或弱勢的遭遇能夠獲得關注,他的動作激烈,言辭慷慨,彷彿每一戰都是最後一役,勇氣與決心少有人匹敵,這樣的特質讓他攻進國會,開啟太陽花的輝煌歷史,過程感動無數人,也幫了無數人。然而投射在他身上的,是重重的孤單與壓力。

被推領袖 「神」不好當 

回憶學運某一天,在國會議場內,因為採訪工作需求,記者曾試著和陳為廷接近與交談,近距離觀察發現,在他指揮若定、談笑風生的背後,其實夥伴們反饋給他的,也多半在工作上,既然他是「領袖」(被認為或自認),這種壓力比其他夥伴絕對更大,能按捺多久?神並不好當。

那個晚上,記者走到他身邊多次,那是深夜但不是休息的時間,「對不起,為廷,可以耽誤你一下…」他的回答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至少3次都是挑了他的做事空檔時,絕對不是開會的時候。他的推辭並非不屑,卻更像害羞,或者「忘了」。

不過是個討論而已,卻製造了緊張,還是記者錯在沒帶著崇拜的眼光或者挑起他興趣的話題?必須承認陌生,不會讓他感到興趣,這是個事實,也可能非個案。這感覺就像陽光很溫暖,但可望不可即,且時而讓人感到刺眼,太陽自己不會知道。

那麼,批評他高傲的人,是否因此成就一種「誤解」?支持他的,或反對他的,是否就此認為恃寵而驕、目中無人,和他成為「朋友」也就更難?否則,何以為他打前鋒的立委,也要在學運後對他發出「以前被拜託幫忙借會議室,現在想找人都很難」的歎息?

犯錯時 「小熊為廷」能跟誰講? 

陳為廷的戒慎,如果還有著不坦誠,那麼勢必為他帶來孤獨。從小就聰明、不認輸,相信必然也有脆弱的一面,尤其是在犯錯的時候,「小熊為廷」能跟誰講呢?夥伴們會不會痛罵?長輩們會不會擔心?但他的壓抑被今晚他自己說的「光環」滋養時,又何嘗不是一種擋不住的危機?

這何止是政治生涯的危機,更是他人生的危機。個性獨立自主,卻期待被重視,被看見,散發的熱情帶著計算和保留,被解讀成偽裝、不誠懇,這種政治路會適合他嗎?當這些過去埋藏深處,不堪回首的往事,在他宣佈要參選卻得(被)毫不留情曝光,挫折更加震撼。更殘酷的還不只是面對往事,而是除了革命夥伴和事業外,讓他最放鬆的是什麼?傾聽的朋友又在哪裏?

陳為廷求學之路或者算順遂,但他缺少了一些原生的東西,就好比獨生子不知兄弟姐妹感覺為何,或者隔代教養要過不同方式的母親節。對他性騷擾女生的錯誤一再發生,那些只執著在陳為廷「起與落」的朋友,何止是太粗淺,根本是愛之足以害之。

性騷事件發生後,「如果有人敢對我姐妹、女兒、家人這樣,我一定斷他一支手」,這話出自某個爸爸級的資深記者,充滿暴力卻是防衛的殺氣。幫了那麼多人的陳為廷,為「孤獨」找出口的陳為廷,還沒有負起被動防禦的責任,他不懂,正如他傷害別人多深,他始終不懂。贊助他的人,誰又敢「教訓」他?出了事,又怎能不怪他的窩囊、背離、不坦率?

過盡千帆皆不是 重新看人生 

太陽花可能讓陳為廷昏了頭,卻讓他蒙上「奶昔哥」的惡名。但這一切畢竟發生了,往後做對了選擇,交對了朋友,他不會萬劫不復,即使他從此平凡到不行。他若放掉從政,倒非「退後原來是向前」,反倒應該「過盡千帆皆不是」,今後或者有新的體認,足以痛改前非,重新看待人生。

沒人敢保證他就此放下,回歸凡塵。但「陳為廷」不再被媒體和網路塗抹,不論心靈被曬傷或摸傷,受害者也許就能繼續淡忘一切,對大家都好。從「成也為廷」到「敗也為廷」,政治上那些未完的夢想,留給別人在檯面上繼續努力吧。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