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狼煙:不可讓渡的原住民權益和尊嚴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3/02
狼煙:不可讓渡的原住民權益和尊嚴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在前天「二二八」和平紀念日,台灣原住民串連升起遍地狼煙,爭取自決權,要求政府歸還土地、主權及尊嚴。紀念「二二八」不只提醒國人勿忘這齣歷史悲劇的教訓,更不容歷史重演。職是,「二二八」深具轉型正義的意涵。原住民的狼煙,無異是向政府表達他們捍衛家園的決心,誓言他們在原生土地上安身立命的權益是不可讓渡的。

猶記得2007年總統參選人馬英九,走訪即將面臨拆遷的新店行水區溪州部落,竟脫口而出:「我把你們當人看,我把你們當市民看,要好好把你們教育,提供機會給你們」。如此充滿階級意識的言語暴力,曾受到外界的批判。見微知著,台灣原住民族的主權、文化權、土地權、教育權的流失,已然面臨岌岌可危的地步。

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在世界母語日曾提醒台灣政府應加強全面搶救瀕臨滅絕的多數原住民母語。在十六世紀大航海之前,南島民族曾是世界上分布最廣泛的語族,而台灣則是南島語族的原鄉。我們不希望政府成了語言的壓路機(language steamrollers),甚至無知地成為原住民文化的劊子手。

當原住民母語喪失,也即他們社群認同的喪失。原住民文化是台灣的瑰寶,豈容我們後到者橫加糟蹋!

知名的人類學家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語重心長地提出警告:每一種語言都是獨特的,它是思想和言語的工具,文學的載體,也提供獨一無二的世界觀。語言失傳,文化遺產也跟著喪失,這就是我們即將面臨的悲劇,必須力挽狂瀾。

且看前車之鑒。婆羅洲峇南河流域的本南族(Penan People),是東南亞最後的狩獵採集原住民族之一。馬來西亞政府基於商業利益而在上百萬英畝的叢林中大肆砍伐,美其名是要把叢林居民帶進文明社會。峇南河流域有三十多家伐木公司,規模大的,單只一家即擁有推土機多達一千兩百輛,真夠嚇人。政府的這項詭計,使得該族流離失所,婦女淪落在伐木營地幫傭、賣淫;男人則不能狩獵採集,無以維生。

前天原住民青年陣線在台北自由廣場的相關活動中呼籲:政府須以「族群共生」作為立國前提,與原住民族共同擬定原生性憲法。歌手巴奈與那布則要求讓原住民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生活。他們的心聲適足反映出政府自以為是的原民政策是多麼的荒腔走板。這絕不是無所不管或「提供(工作)機會給你們」即是對原住民的照顧。婆羅洲本南族曾到聯合國抗議,他們沉痛的告白:政府為我們創造工作?為什麼我們需要工作?我們的父祖並不需要向政府討工作,他們從來沒有失業過。他們靠土地與森林維生,這是種好生活。

我們從來不會感到飢餓或窮困。對我們來說,他們所謂的進步,反而造成我們飢餓、依賴、無助、文化的破壞,還使我們的族人道德敗壞。

二千五百年前,提倡兼愛的戰國思想家墨子說:老天必欲人之相愛相利,而不欲人之相惡相賊。在號稱民主的台灣,政府卻不曾平等對待過原住民族,更遑論善用南島關聯性(Austronesian connection)促進太平洋南島國家的國民外交。倒像隻沒頭蒼蠅,一昧地西進,向中國靠攏,換得一身的傷痛和屈辱。走投無路的婆羅洲本南族即為殷鑑,我們於心何忍再讓我們的原住民繼續淪為三等國民?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