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影音】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35)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4/27
【專文】【影音】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35)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東奧正名公投未過 令人遺憾

在台灣第一次用正名公投得到這麼多支持的票,原本我們連能否連署成案都還沒有把握。當時因中國打壓東亞青運在台中,所以台灣社會民眾反彈中國。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連署成案公投本可以過關,只要有五百萬票,公投就會過關,但是民進黨政府公開反對,並要求各縣市黨部與黨公職民代不能支持,還放任中華奧委會主委脅迫選手開記者會,說如正名為台灣恐怕會影響選手參賽權?用這種謊言來欺騙社會大眾,不敢支持正名公投案,否則公投案一定會過。

說實在的,若是正名公投過關,就是向國際社會表示台灣人就是要用「台灣」代表國家的名稱。我們去國際奧委會能否過關那是另一回事,但國際奧委會也未說不會過,而是只要申請就會討論。當然沒有申請,就不需要討論此事。政府以前要用「中華台北」,這其實是蔣介石不願意用「台灣」的名義,是妥協之下的產物。因為台灣退出聯合國後,不能用中華民國,當時國際奧委會就一直要咱用「台灣」為名參賽或用「福爾摩沙」。事實上,我們過去也曾用福爾摩沙與台灣之名參賽。結果,蔣介石不要,就要求中華奧委會要用「中華台北」。奧委會認為既然老蔣要用「中華台北」而且中共也不表示反對,因為「中華台北」就是「中國台北」,看起來就是中國轄下一個代表隊而已。

所以,這是過去蔣介石的錯誤,為何直到今日民進黨政府還要揹這個包袱?還要用蔣留下的錯誤名稱?這點我認為民進黨政府要反省。我對蔡政府阻擋「東奧正名」運動非常不能接受,針對此事,《民報》也有所批評,我認為這就是《民報》存在的價值,我們為台灣人民發聲。

我們辦民間報紙是要反映台灣人的心聲,而不是要迎合哪一個政黨。我們當然批判國民黨也批評共產黨,但若民進黨違背台灣人的心聲,我們一樣會批評,這才有辦報的價值。所以,我覺得我們發起的「東奧正名」運動對台灣社會有很大的貢獻。

中華奧委會不敢公開辯論

要辦公投前,我在華視辯論會說明主張「東奧正名」的理由,我從台灣歷史蔣渭水時期、文化協會台灣人的願望、二二八、彭教授的「台灣自救宣言」、太陽花學運與今日為何要正名運動,這是一篇很重要的演講。很可惜的是反對方竟然不敢出來辯論,那中華奧委會至少應該要出來辯論說明反對以台灣為名的理由。為何要堅持中華台北?結果不敢出來講還用奧步請選手出來開記者會,說改名會損及選手參賽權益,甚至使我們的選手不能參賽,所以,不能改名字。這根本是在欺騙台灣社會,在辯論會上,我們就可以當場拆穿中華奧委會是在說謊、欺騙大眾,因為國際奧委根本沒有這樣講。過去歷史證明國際奧委會也會接受我們以台灣或福爾摩沙之名參賽。為何中華奧委會竟然提出改名就不能參賽的謬論,因為他們用蔣介石所留下的價值觀去欺騙蔡英文說不能改,改了,就無法參賽。

我認為中華奧委會違背台灣人的意願,他們是在維持蔣家的價值觀與講法,所以他們不敢和我們公開辯論。辯論會上只有正方,反方不敢出來,而民進黨政府至今也未曾公開說為何不用台灣?而是私底下流傳美國不贊成改名,所以民進黨不敢推東奧正名,我覺得這也是謊話。美國到底哪裡公開要我們不可用台灣名義?若真如此,美國為何要通過〈台灣關係法〉?最近還通過「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 英文原意開宗明義就是視台灣為盟國友邦的「台灣同盟國際保護和促進倡議法案」。也就是台灣是美國的同盟國「台灣是國家」而不是中華民國。美國很明確表達出他們打交道的對象是台灣,不是中華民國或台中華台北。

執政就是要為台灣找活路

所以我們的政府如果還傻傻分不清或欺騙台灣人,堅持要用中華民國參加WHO有可能嗎?WHO就是以中國為代表,不接納中華民國。我們應該要用台灣之名才有得到會籍的機會與可能。用中華台北做觀察員,就是將我們貶低如港澳的地位。

我認為民進黨政府不要因為執政就閃避該做的責任。不要只想求取政權,只要能執政就好,處處都怕得罪中國。其實,我們為何需要怕得罪中國?台灣有自己該走的路,就是作一個有尊嚴、重視人權、追求社會公義的國家,不是要和中國糾纏不清。

以今日武漢肺炎疫情,中國配偶想要過來台灣,我們要接受嗎?我們也不敢接受,但這樣也是會得罪中國啊!既然中國配偶已經選擇中國國籍,中國就應該要照顧他們,沒有理由要台灣照顧?所以,台灣人應該要清楚要勇於選擇自己要走的路,台灣才有前途。民進黨在野時也主張要正名、要制憲,要讓台灣成為新國家,執政以後卻維持「中華民國」和「中華台北」,這樣對嗎?

經營《民報》六年 該交棒了?

經營《民報》這幾年裡面,我雖然感到很辛苦,但我對台灣社會還是堅持學生時代的理想持續在努力,實質上也有一些成績。當然我們不是財團或政黨支持的媒體,所以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但我認為在當前所有媒體中,《民報》是最有台灣精神,在批判中國共產黨的獨裁也是最有力。《民報》的專欄每天都在在批判中國迫害人權或中國獨裁霸道不應該所行之事。所以,做了六年,我雖已精疲力竭也走到歷史性階段,就是在思考,還要繼續辦下去嗎?

我最近反省思考的是還要延續或要改變?現在年輕人可能較愛看影音多元媒體經營方式,如在YOUTUBE、臉書、網站社群或在電台等多面向的呈現,可能他們希望文章短些,不喜歡看長篇大論,這些都是我們要面對的思考與選擇,總是做了六年,也該好好回顧一下,人生已到七十歲了,體力精神都減弱了,交棒給有理想有熱情的年輕人,或許才是台灣知識份子百年來理想繼續傳承該有的選擇吧?我自己或許只算是一個未完成台灣人夢想的理想主義者,人生的路已近黃昏,或許看不到台灣人共同的夢想實現,但已盡力也堅持到底了,現在總該放手也無遺憾了吧?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專文】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34)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