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黑鏡S03E03】罪與罰的準繩,真能透過法外私刑得到平衡嗎?

2016/10/26
【黑鏡S03E03】罪與罰的準繩,真能透過法外私刑得到平衡嗎?

【黑鏡S03E03】罪與罰的準繩,真能透過法外私刑得到平衡嗎?

                                                                                                  作者:莊博安

 

這集講述的是一名青少年Kenny (Alex Lawther飾演)在電腦中毒後,

被未知的駭客入侵螢幕鏡頭,錄下他對著電腦自慰的畫面,緊接著就收到簡訊,

「如果不照我們的指示做,則將影片散布給你周遭的所有人。」

 

他照做了。起先是一些小事,也遇到幾位同樣被駭客握有把柄勒索的人,

他們都為了防止那些導致身敗名裂、家庭破碎的影片外流,願意做出任何事情。

即使放下工作立即奔向某處、甚至違法,也不能讓祕密外洩。

 

Kenny的秘密是什麼?只是自慰嗎?讓他願意丟下工作、搶銀行、殺人?

(以下內容涉及第三季第三集劇情,請斟酌是否閱讀。)

(若無觀看影集者,當作一篇科技故事與人性解析也不影響閱讀。)

 

我們直接快轉到結尾,原來他對著螢幕自慰的對象是兒童,可能還是年紀很小的兒童,

尤其在歐美人士的道德觀裡這是天地不容,進監獄都有可能被殺人犯鄙視的對象。

但這或許不是本集敘說的重點。許多網友對於這集片尾反轉不夠力感到惋惜,

但先前說過,「黑鏡」講的是「科技」與「人性」的相融、共構、互斥、甚至崩解。

 

每個完成任務的人都會收到一張笑臉圖片,那個笑臉是什麼?那是網路上紅及一時,

暴走漫畫的經典笑臉(https://goo.gl/0KVssy)。根據報導,20095月,

《時代》周刊在網路上選出該年度「最具影響力百人榜」,

這位爆走漫畫論壇「4chan」的創始者竟然一躍成為榜首。

但事後證明,這是一票駭客為了感謝他所製造的惡作劇。

 

4chan」是個很特別的論壇,它的內容龐雜,討論動漫、新聞、色情……

任何你想到的東西都有。而最重要的,是它的匿名性──這是一個不存在用戶ID的網站。

這種設置和現在的潮流形成了巨大差異。

FacebookGoogle將網路生活變得越來越真實的時候,

4chan」卻試圖幫人們以 ”Anonymous” (匿名)的名義展現另一面的自己。

 

看完本集,我上網搜尋相關的資訊才真正知道「深網」(Deep Web)或「暗網」

(Dark Web)的強大力量,它是隱藏在搜尋引擎下、表面美好但底層陰暗的東西。

這麼說並沒有負向或不敬的意思。

若用心理學的話語,它也許就是比一個人的「意識」要更大、更大得多的「潛意識」,

它不能輕易露面,而很多事情的確必須從潛意識提升到意識的程度,

才可能使一個人更為健全。

像是新聞報導越來越多的「匿名者組織」「維基解密」等進行法外審判,

透過入侵政府網站、宗教單位、打擊兒童色情犯罪者等等。

匿名者組織的象徵符號,這個蓋伊‧福克斯面具似乎訴說著:

「人人有權力說出自己想說的話,以自由之名反抗一切暴政,

乃至以『匿名』的名義懲處看不過去的個人與團體。」

這是一種新世代的絕對力量。

 

但這時問題就來了,究竟誰有權力去懲處另一個人呢?

或說,誰有足夠全面性的視野去審判一個人、一個團體、或一個國家的善與惡?

尤其這個「匿名的符號」被如此濫用的情況下,是否每個熟悉網路的人都能成為法外警察?

而這個多重觀點的後現代社會中,法外警察又如何區辨善惡?

是用「我」的視角嗎?是用「大眾」的視角嗎?還是用「上帝」的視角呢?

 

回到影集中,我看見某位國外網友提到,若主角改成一位60歲的中年男子,

這故事是否更具說服力?但事實上,我認為本集真正想問的問題是,

他就是一名青少年(teenager)而已,對於生活、性取向、

是非對錯都仍在探索階段,而這入侵他的駭客是否下手過重了些?

這是一個道德的邊界,或許Kenny真的有犯下兒童偷拍猥褻等罪嫌;

或許他純粹在網路觀看視頻,貢獻了流量間接促使犯罪集團拍更多的兒童色情影片;

也或許就是一名十六歲青春期的男孩對另一名十二歲的女孩存有性幻想,

這樣些微的差距你能說是種「惡」嗎?

 

Kenny的情況是哪一種我們不曉得,駭客或許曉得、或許也不曉得。

Kenny只是本集的代表人物罷了。就像看到其他人物都有不為人知的陰暗的一面。

但駭客一旦從網路攝影機拍下這一幕,這些人唯一曉得的是:若被公開,

自己的人生肯定陷入無盡的黑暗。而為了隱藏這陰暗,

恐懼與內疚促使他們即便再可怕的錯誤也會去做。

 

如同嫖妓的大叔Hector (Jerome Flynn飾演)所說:

「不是幾個星期就過了,是好幾年。那些照片被放到搜尋引擎上,

如同吉普賽人的詛咒,網路沒有解藥,它永遠不會消失,會破壞你的名聲,

是永不磨滅的汙點。」

 

不論是戀童的青少年、嫖妓的丈夫、種族歧視的老闆或是其他被認為有道德瑕疵的人,

對他們來說,消息洩露就意味著身敗名裂。

而掌握了這些私人資訊的駭客就掌握了支配這些人的權力。

 

罪犯理所當然需要制裁,但由駭客操縱與玩弄的私刑過程即變成一種權力的濫用。

同時,駭客本身已先侵入個人隱私,這種以罪制罪的行為又是否為所謂的正義?

 

編劇透過這些人物的遭遇,挑動觀眾對他們的嫌惡或同理,然後再揭露另一面出來。

這似乎也挑戰著,若觀眾成為比駭客更無所不知的全觀視角,瞭解Kenny不過是個青少年,

有著內心的迷惘與無知。瞭解Hector有個家庭,扛著老婆期待與孩子學貸的壓力,

是否還會如此殘忍地懲罰他們?

 

或許觀眾也必須同時追問,什麼才是「惡」?是這些平凡不過的無知者?

還是懲罰他們的神祕者?或許都是。然而我們究竟能不能站在那道德的至高點,

動用私刑審判與懲罰他們、或純粹達到自身的娛樂目的?

這行為本身是否就是不自覺之「惡」的根源?

 

(圖片來源:https://goo.gl/e3Owgk)

如同深網中,其實更多是大量無法在表層網路存在的一面,諸如毒品販賣、人口走私、

或難以想像之犯罪、與國家非法交易的過程。

因為這座網路冰山底下,是一般日常生活不會見到的異常面。

有時很難說它是帶著良善或邪惡的意圖。

因為交易毒品的可能是不忍心看見妻子沒有嗎啡而飽受痛苦折磨、

欲謀害某政治人物的也許是他看不過去其背後貪腐的一面。

你也許認為那是極端的善或極端的惡,但也因為它透過極端的方式取得,有所爭議,

才不會輕易地讓你在水平面之上看見。就像影集中駭客法外制裁的例子,

值得我們思考那「極端」真的是一種「正義」的表現嗎?

 

這極盡類似心靈層次(意識、前意識、潛意識)的冰山,也是為什麼心理學家榮格警告,

「積極想像」這種讓表層底下的潛意識流露出來的方式,必須在適當的、

有專業人士引導的情況下進行較為安全。畢竟有太多東西是我們不瞭解,

不論現實脈絡中、或心靈軌跡上都需要經過大量的重新反思與理解,

才能靠近那未知的人心深處。

 

網路科技本身是中性的,充其量只是一種中立的工具,

因此有著向度性的「人」才是關鍵。尤其在當今社會中,

藉由網路科技製造出一種新型態的政治模式,會不會已然成為有心人士的魁儡、

或民粹主義下的變種產物?

需要時時警惕,也刻刻深思。

更多文章,歡迎至作者臉書專頁:標註自由-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