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北誌異錄:台大校園古蹟的鬧鬼故事(徐州校區) @ 國際經貿工作者

台北誌異錄:台大校園古蹟的鬧鬼故事(徐州校區) @ 國際經貿工作者

台大校園歷史悠久,徐州校區作為其中一個校區(徐州路21號),甚至還是台北市定古蹟。對某些在這度過四年的孩子們來說,這裏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偶回母校,即使是社科院完全遷回總區之後,雖然目前並沒有被妥善使用,但那具有特色的日治時期的房子,更是讓人多了一份懷古想像。偶爾也可以見到新人們在此拍攝婚紗。

這裡容納了我年輕的記憶,也是我有機會就回台大走走的原因,我寫這篇,絕非要黑台大。以下故事純粹分享,看倌您自行判斷了。

 

一、認真的O院長

徐州校區從1947年開始用,1991管院率先搬回區,1996社會、社工系搬回,而政治和經濟系一直要到2014年,才搬回總區。

我們曾經問過系上的教授,有沒有遇過或聽過什麼不可思議的故事。教授想了一下,點了點頭,緩緩說道:

比較資深的老師中,聽過的一個O院長的故事,O院長當時是政治系的教授。某天,院長突然過世,系上的老師們都很難過。隔天傍晚,X教授經過院長的辦公室,看到有人正在裡面打包,背影有點像O院長,X教授走進一看...

沒人。

其實,整條走廊只有他一個人。

X教授默默飄走。


 

二、阿婆,門不要關好嗎?

再我們的追問之下,教授講了一個自己的故事。

在當時的教學大樓中,走廊是「一字型」,中間是樓梯間,老師的辦公室剛好在「一」字的底端。

那天老師做研究到比較晚,一走出來,看到走廊盡頭,一個阿婆已經在掃地了。老師沒做多想,從4樓走了下去。一出門,剛好看到警衛。

老師:「等等先不要鎖門喔,掃地阿姨還在打掃」

警衛:「老師,你是大樓最後一位喔。」

 

三、砰!

據小弟的直屬學弟說,在我畢業幾年後,有兩個學弟晚上11點多,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上廁所(小號)。燈都是感應式的,兩個學弟走進後,燈才亮了起來。

白目學弟1號說:「誒誒,這裡如果沒燈,超恐怖的耶」

白目學弟2號說:「誒誒,你覺得,馬桶那邊,會不會有人在聽我們講話啊?」

『砰!!!!!!!!!!!!!!!!』

在很確定裡面沒人的狀況下,廁所的門從關起來,到90%打開,再關起,並且發出能讓兩個學弟,連拉鍊都顧不上有沒有拉的,巨大、聲響。

恩,這兩個學弟可能再也不敢在晚上11點,跑去靠近OO路那側的廁所尿尿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