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安徽/黃山】清和月國際青年旅舍-致我在宏村的小美好|超高C/P值住宿 - Kate's Fun Zone 凱特瘋閣.

【安徽/黃山】清和月國際青年旅舍-致我在宏村的小美好|超高C/P值住宿 - Kate's Fun Zone 凱特瘋閣.

旅行時間:2017. 02

屯溪老街坐車到了宏村,我往青旅的方向去,打算先把包放下來再逛。

雖網路上說「清和月」的位置有點外圍、不好找,到了村子才發現——這裡沒個地方是好找的吧喂,全是彎來拐去的巷弄。但其實並不難找,循著百度地圖,沒困難地很順利找到了。

🌐 旅行上網哪裡找?

  • GLOBAL WiFi – 免翻牆、吃到飽!
    透過我的專屬連結租借WiFi分享器,享有79折+寄件免運!)
  • 台灣租借WiFi短期回台、在家工作好夥伴!
    透過我的專屬連結+獨家優惠碼租借,全方案享有85折!)

✈️ 機票哪裡找?

  • Funtime – 台灣最大旅遊比價網,來源可靠超安心!

🚩追蹤 Kate’s Fun Zone 凱特瘋閣,獲取更多旅遊新訊!

🔵Facebook粉絲專頁 | 🔴Instagram 粉絲專頁


巷弄裡的桃花源

從宏村大門過來,拐進「清和月」青旅那條巷子前,我先經過了一位婆婆家,在門口賣著蛋餅。當時有個年輕的男子正在等著他的蛋餅,我聽見婆婆問他說:「來這住啊?」
那男子回道:「對啊,住清和月。」

我聽到這話倏地抬頭瞄了他一眼,正巧與他對上視線,接著我沒說什麼,經過他們繼續往前走了。(關於婆婆蛋餅,在宏村下篇有詳細食記報導)
右拐進前面的巷子,就可以看見「清和月」明顯的招牌。

與四周的水泥磚瓦房屋不同,「清和月」用木板砌成的外牆在這裡特別顯眼。
無論是木雕花的窗櫺,或者牆上木板刻的招牌,都顯得很有手工感;色澤紋路深淺不一的木板以及拼貼痕跡,更有種青年旅社獨有的青春感。

走進裡頭,更是完全用木材打造而成。左手邊就是個飲料吧檯,手寫菜單或貼著或擺在吧檯上。周圍掛滿琳瑯滿目的裝飾品,葫蘆、古壺、雕花燈,以及整面將牆淹沒的明信片,一切看似隨性,彷彿走進某間隱世的雜貨店。

這兒空間並不太大,是挑高的樓中樓,但中間有個天井,陽光剛好灑下來,添了柔和溫暖的光線,使得整體明亮而不壓迫。

一名男子坐在吧台後面,蓄著小鬍,但臉孔仍然很年輕,看上去也就大我一兩歲吧,戴著鴨舌帽,身上穿著水藍色的外套。看見我進門,先跟我要了證件登記。接著問我晚上要不要在青旅裡頭拼飯,一人 RMB$ 40,有點小貴,於是我搖頭婉拒了。

付了房錢,接著領我去房間。還以為會穿梭個走廊、爬個樓梯,沒想到出門左拐兩步就到了。感覺就像爬樓梯以為前面還有一階,卻其實已經到頂的那種踩空感。

從接待廳出來,宅子中心是一大片院子,中間用玻璃版隔成兩區,左邊鋪著碎石路、幾盆植株、放著張吊椅,午後坐在吊椅上看書、聽音樂,陽光落下來,輕輕晃呀晃,好不愜意。

左邊是餐廳——或者說交流空間。擺著兩大張桌子,可以吃飯、看書、聊天、打牌,開心就好。當下幾個男生在那兒聊天,一個女孩在桌邊揉著麵團,大概是在準備青旅的晚餐。
後來知道她是從廣東來這兒打工換宿的,跟接待我的小伙子一樣。

我這天住的混宿床位間(RMB$60/晚)。
這是我第一次選混宿,因為「清和月」沒有男女分開的床位間。

通常這種情況,我就會去找別間住宿了。
但當初是在網路上看見台灣的一位中國旅遊達人推薦這家,既然有保證,這間也確實很吸引我(也懶得再找)。
加上也跑了大陸幾次、住過不少地方、遇過不少人,算是對當地民情多少有些瞭解的(換成歐美我就不會這麼做了),於是想:「好吧,說不定挺有趣的,來試試住個混宿吧,大不了再換單間而已。」

房間不大,畢竟是十人間,五張床放下去也就剛剛好了,反而是廁所意外地大,估計就有房間的一半大小。

談一下廁所,很可惜沒拍到照。
首先,是房間裡獨立一間這點很棒,除了大,也挺乾淨且通風,不潮濕悶臭是很重要的。水壓夠、熱得也快——雖然白天陽光都很好,但晚上還是很冷,所以這一點就變得很關鍵。

我進房時下鋪剩兩張空著,一張面對門口,另一張在廁所旁。
「妳看要哪張吧。」櫃檯小伙子說。
我看了看,選了靠外頭的這張,比較順眼。

^廁所一隅。(借了老闆的圖)
^床單、被套、枕頭套都是要再自己鋪上去的

當時房裡還有一名男生,理著平頭,躺在我對面的上舖——我一直到離開前才知道他的綽號叫做套哥。套哥看我一個人到來,便好奇打量著我。
這時又進來了個男生,竟然就是剛剛在巷口買蛋餅的那位小哥。戴著眼鏡,一臉憨厚書生樣。
他叫旦旦,不是因為吃蛋餅,也跟本名無關,而是因為他讀復旦大學,所以被套哥戲稱旦旦。他從進門後嘴巴就沒消停過,吃完一個巨無霸蛋餅,又馬上不知從哪變出一包瓜子嗑了起來,
我說:「你怎麽一直在吃啊。」
其他人笑說:「他在發育嘛。」

^左是套哥,右是旦旦。

套哥問我從哪來的,
「台灣。」我說。
然後兩人瞬間眼睛彷彿都亮了,一臉興趣昂然樣。
「台灣!」套哥一臉好奇:「那就是阿里山的姑娘啊!我們以前都聽過這首歌的!阿里山的姑娘~….」他接著便開始唱了起來。於是,儘管我極力解釋我不是來自阿里山,我的綽號依然變成了阿里山的姑娘。

這時又有人推門進來。見來者是個女生,就睡在我對面,我暗暗鬆了口氣。
雖然他們看著人都挺好,但只有男生的話還是怪尷尬的。

這女生叫喵喵,個頭瘦瘦小小的,卻開朗而充滿活力。
除我之外,他們看上去都彼此認識。套哥給她介紹了我,於是一個個都對我這台灣人興趣濃厚,問我這的那的,熱情得不得了。
看到台胞證、台灣護照、台幣都滿是好奇,套哥甚至拿人民幣跟我買了台幣百元鈔,說是替他在搜集各國幣值的女朋友買的,還哀嘆我沒有帶千元鈔在身上可以換呢。(沒想到套哥跟我換的這RMB$20,後來竟成了我的緊急救難金,但這也是後話了。)

說來有趣,對於套哥的第一印象就覺得有點痞氣、一副浪子樣,卻其實是對女友很掛心的人,才相處不到24小時,卻整天聽他把“我家媳婦”(大陸人有時會這麼稱呼自己女友)掛在嘴上,肉麻話在微信上說不停。

喵喵的口音比較不重,原來是福建人,難怪和她講起特別有親切感。平時在上海工作,卻很喜歡一個人背著大包,跑遍大江南北。
我聽套哥一直戲稱她「阿姨」,覺得奇怪,大家年紀不都差不多嗎?
「你猜她幾歲。」套哥聽到我的疑問,一臉有陰謀地笑著問我。
我看了看套哥不懷好意的表情,又看了喵喵——她只是笑而不語。我於是心下惴惴地回答:「不就…跟我差不多嘛!」
聽到我的答案,幾個男生瞬間爆出一片笑聲,我依舊滿臉不解。喵喵噙著笑問我的生肖:「妳屬猴啊?我屬馬。」
「屬馬?那…是大我兩歲?」兩歲那不還好嗎!這群人笑什麼呢!
「還要加個十二!」套哥繼續在旁看好戲的起哄。
「什麼!!!!!」我聽了瞬間失聲驚呼:「怎麼可能!騙人!」
結果喵喵還掏出了她的身分證,我看了才不得不相信,眼前看上去沒大我幾歲的女生竟然已經是位熟女啦!

她小小的個頭,氣勢卻是十足,帶著一股淡然自信而隨意的氣質。
我這時也才知道,我們房裡的三位男生都是跟著她來到宏村的。他們幾個也是前一天在黃山腳下的客棧萍水相逢,幾個人也沒安排什麼計劃,便臨時就跟著喵來了宏村。
我這時還對這樣隨心所至的旅行方式感到驚奇,但後來隨著在大陸的旅行經驗多了,便了解這是十分普遍的旅行方式,自己也愛上這種隨緣的一種漂泊感

大夥兒鬧了一會兒,又個男生出現了,我認出他是剛才在院子裡說話的人。
稱作小鵬,一張臉白白方方的,單眼皮眼睛一條線,長著“世故“的老實人臉孔,原本以為他大我好幾歲,結果後來知道他竟然才大三!哈哈。

這時我們房裡是兩女三男,今晚清和月青旅的所有住客便都到齊了。

他們也是今天才剛到,已經稍微在宏村晃了晃。
套哥拿出一袋黃山燒餅說:「這是這兒有名的,呐,吃吧。」就是如此,一路上我遇到的大陸人都是如此自然不刻意地流露親切之意、很直接,很容易跟他們打成一片,接受他們的好意也不會有任何侷促感或壓力。

他們看我一人,喵喵於是開口:「妳晚上要吃飯嗎?要跟我們一起拼飯嗎?一起吃吧?」連環炮一般的問題,炸得我開心不已,能有跟大家聚在一起的機會,我簡直求之不得,馬上點頭如搗蒜。

他們打算先睡一下,我則去宏村裡繞繞,就約了個時間一起出發吃飯。結果我匆匆忙忙回到青旅時發現大家都還在睡,就小鵬醒著,在院子裡和老闆娘說話。他看見我,就朝我招了招手:「來來來,妳來跟我們說說台灣如何。」

傳奇故事般的男女主人

清和月的老闆娘是位奇女子。高挑修長的身材,有著健康的小麥膚色,連帶著五官都顯得特別深邃。
她一襲的長版黑色羽絨大衣、配上一雙靴子,更是氣勢十足,一看就覺得是充滿個性與故事的女人。外表雖酷,但個性非常健談爽朗,非常有想法,而且親切不生分。和老闆一起在清和月養了兩隻漂亮的狗狗,雷銀和雷電(希望我沒記錯)。

^老闆鏡頭中的老闆娘,附上短句:《珍惜生命中用金錢買不到的快樂——五月山居》

老闆和老闆娘,像是看破人生後退居紅塵的隱士。
喜歡旅行、大自然的兩人住在這個安靜的小村里,正如同兩人的感情——平淡、簡單而安靜。

有時​​​​​​用琵琶釀酒、採採蜂蜜、或者採茶、泡茶、踏踏青,然後找個眺望遠方青黛的山坡上,放張桌、擺上椅,上了幾道野味品嚐、再下盤棋。而從老闆說的話最能體現這種生活態度:
「沒有蛋糕與鮮花,粗茶淡飯,生活與內心,越簡單越安靜。祝老婆大人生日快樂。」
「老婆去釣魚了,我回家做飯了。」

沒有豪華鋪張的場面、甜膩高調的情話,卻是看了絕對會讓人羨慕的感情。

^老闆釀的枇杷酒
^夫妻倆人出發去印度之前,發了這張。老闆的標題:“陪你路過這個世界。”

小橋流水旁的農家菜

將近六點,我們啟程前往餐廳。
我們一路跟著套哥在巷弄裡左彎右拐,佩服他怎麼一副駕輕就熟的模樣,也沒看他在看手機地圖,卻都不會迷路(是說就算迷了我也不會發現)。
總之,不一會兒就到了。也是間民宿,叫做“小橋流水人家”,而院子裡真的就有小橋與流水,加上徽州民宅,名副其實。

他們會知道這間餐廳,是因為喵喵一行人進宏村時,這間民宿的老闆就在門口拉客人,碰上他們,知道他們住清和月後,就一路帶著他們走到清和月門口,一行人很感激,就說好晚上來這裡吃飯了。

比起有點文青感、青春氣息的清和月,這裡就是純粹的傳統建築裝潢民宿,餐廳就是在宅院里的小橋旁邊,擺著幾張桌子,還有包廂。

說來好笑,我們吃個飯,就換了四次桌子
進來時只有我們這組客人,位子便任我們挑了。
第一次坐的大圓桌,但我們就五人嘛,坐張大圓桌嫌大又有點冷,於是看見旁邊有包廂就鑽了進去;喵喵拿出了自帶的“竹筒黃金酒”,入口香甜得不像酒,尾韻又帶點苦味,有點像補品。

我們點了菜,講沒幾句話,又有人說坐外面去吧,這樣套哥跟喵喵方便抽煙。
所以第二次,我們又移到外面的小長桌,但只有兩張像公園長椅那樣的椅子,非常擠。
於是第三次,我們又準備移往旁邊的小圓桌,這時突然來了另外一組客人:三個年輕女孩。
我連屁股都還碰到椅子,就有人先開口問了她們要不要一起喝酒,結果聊一聊,竟然變成大夥一起拼飯了!
我倒是覺得新奇又有趣,拼飯初體驗,又再次見識到大陸旅人的隨性、好客與豪爽。

結果,整間餐廳繞了一圈,我們又換回了第一次坐的大圓桌,簡直笑死我。

三個女孩都是安徽合肥的人,臨時約了出來玩。
「我們是閨蜜!」左邊最活潑的女孩開口,一點都沒有初次見面的尷尬,啥都能說。
原來三人是從小的青梅竹馬,明明看上去跟我年紀差不多,竟然有兩個已經結婚了!
還有一位是孕婦!要當媽媽了!我簡直驚呆了。
準媽媽不愧即將為人母,感覺最成熟穩重;最後一個女孩則非常靦腆,整晚幾乎沒開口說過話,卻聽說是最靠譜的,「我吃的喝的、一舉一動都被她看得緊緊的啊!」準媽媽笑說。

菜色都一些很簡單的農家菜,廚師是由民宿老闆本人親自下海,讓我們嚐嚐當地人家裡的味道。有炒青菜、筍絲臘肉、木耳炒蛋、蔬菜肉絲、火腿臘肉等等。臘肉就是在宏村裡到處可見他們在曬的火腿,但滋味卻是乾乾硬硬的,沒什麼香味。還點了道鯽魚湯,結果因為腥味重,從頭到尾幾乎沒人碰過那魚。

大家都很擔心我這“外地人”,每個都像在自家招待客人的主人一樣,一直問我:「吃不吃得慣啊?」
說實在,我倒是滿適應的,一來本來對食物接受度就寬,二來愛嚐鮮,加上南方的口味確實比北方清淡,至少都不辣,所以也算吃得津津有味。

▶︎ 飯後,老闆拿出乾香菇,旦旦圍著一副興趣昂然的樣子跟老闆討論了半天。不過最後沒買。

我們雖然浩浩蕩蕩八個人,但其實大家都食量挺小——除了旦旦。
哈哈,沒錯。他整碗筷子沒停過,還請老闆再添了半個碗公的白飯,最後把桌上的菜一掃而盡,果然是發育中的少年。
喵喵也是比想像中會吃,個頭瘦瘦小小,卻是一點一點、慢慢夾,也是吃了不少。

這樣吃下來,老闆給了八折,每個人分也才RMB$ 30,實在便宜。

夜晚的宏村市集

吃完我們就說一起去夜晚的宏村繞繞吧。
走到村裡的紅楊樹那兒時,喵喵和套哥說他們要出村買個東西,我們便和她們三個分道揚鑣了。

大樹這有個迷你夜市,幾個攤子,賣小吃、飾品。
在等他們倆人出去買東西的時候,旦旦被其中一個賣吊飾的吸引了目光。

攤位老闆是位老爺爺,在竹片上刻字做成吊飾,竹刻也算是宏村到處可見的一個特色。
大的RMB$4,小的RMB$ 2。這時只聽少鵬一個哀號:「我早上才花$20買了個一模一樣的啊。」大家聽了又是一陣爆笑。

結果,旦旦又開始認真研究起來了。看了一會兒,先請老伯刻了個他的名字。

一直還沒好好介紹一下旦旦。
大家看到現在,也多少能感覺出來,這位仁兄是個標準的學識青年,有點書呆子感,比較較真,卻同時很憨直沒啥心眼。唸的是社會研究方面相關的科系,一聊起學問就沒完沒了——大夥兒隨意在聊天,他講起來就一派分析、嚴肅的學究樣。
有時會讓人頗為無奈。小鵬有次就在旦旦又犯毛病的時候忍不住說:「我有時就很討厭你這樣的人。」(他們講話都超直接)
但我倒覺得偶爾碰上這樣的人很有趣,難得有機會可以和大陸的知識青年做交流,也是旅途中很特別的經驗。

老伯刻得超級快,連草稿都不用擬,直接就拿起刀、在僅兩指節大的竹片上劃起來,沒一分鐘就刻完漂亮工整的楷體。

我們一群人圍在這攤也吸引了路人的注意,旦旦直接幫忙做起了廣告:「來,這小的竹片啊,2塊,大的4塊。」
我笑說:「你還幫老伯做起推銷了。」
他毫不猶豫回答:「好東西當然要讓更多人知道啊。」

^我收到的禮物。

「阿里山的姑娘,妳不刻一個嗎?」套哥問我。
我只是笑了笑,沒想到旦旦接著說:「我送妳一個吧,妳要刻啥字?」
突然掉下來的禮物讓我傻了一下。「要不你幫我選吧。」
他就挑了個桌上已經刻好的——天道酬勤。認識也不過半天時間,竟然收到了這般心意,真的是感動滿滿哪。

買完竹刻,在回去的路上經過一間雜貨店,旦旦說他去買個東西,沒想到捧著一大袋橘子出來,而且馬上路邊剝著吃起來!
分著大家吃了一些,剩下的五顆竟然自己全部吃完了!
而咱們喵喵姊,在等旦旦的當下,也跑去旁邊熱狗攤買了根熱狗,手上還拎著五分鐘前才買的一袋黃山燒餅,看著他們倆的食量,我也是才知道什麼叫佩服。

突然,小鵬接到一通電話,講沒幾句,神色緊張、大事不好地跑去找套哥耳語一會兒,就把電話丟給了他。
只見套哥的表情馬上從平時的戲謔換成上嚴肅的面孔與口氣:「是、您好。是,我是小鵬他哥哥。老師您好。」
『蛤?哥哥?』我們聽了莫名其妙、一頭霧水。『這兩人啥時變兄弟啦?』
而小鵬只是一臉尷尬又緊張地守在旁邊,食指在嘴巴前拼命“噓——”地叫我們安靜別鬧。

過了一會,旦旦已經把五顆橘子都嗑完了,套哥才終於掛了電話,與小鵬兩人在雜貨店面前大呼小叫起來:「臥槽——!!」「嚇死我了!!!!」
接著才向我們解釋一番,我們終於明白這齣鬧劇的始末:原來,今天是鵬兄的返校日,他缺席(那肯定,人在這呢),老師直接打電話來找人,他隨口掰了說是表哥結婚日,老師卻說要跟表哥說話。
於是他才緊張地找上套哥,當時只說了:「我老師,我跟他說我參加表哥婚禮。」
套哥竟然秒get他意思,電話一聽、對答如流,還跟老師聊起來,簡直神,太神。
他哥倆的鐵默契也不是蓋的。

話說回來,小鵬也是個活寶,幹這種事還不是第一次了。
他說,上次是說“另一個”表哥結婚,我們笑說,那下次就換表哥的孩子出生了是吧。
套哥說,他婚都還沒結呢、孩子就已經被決定好了。

一群人笑笑鬧鬧回到清和月,大家圍在院子裡的爐火邊繼續聊,然後老闆不知何時加入了我們。
我也是到現在才首次見到老闆,瘦瘦的,理個平頭,看上去有點痞氣,聲音卻沈穩有磁性,帶著讀書人的氣質;本人確實也是位閱歷非常豐富的人物,與老婆走遍世界各角落、書房裡堆了滿櫃滿牆的書,一開口的字句間皆充滿知性的氣息,富有內容卻是平白淺顯,絲毫不讓人感到有距離感。

^清和月的書房。

這時入夜後實在冷,大家圍著爐火,我恨不得把腳貼到爐火上(千萬別,會掉皮的)。老闆燒著火、煮著水,拿出紅茶葉與茶壺泡起了茶。只見他動作十分嫻熟,熱水沖下去,紅茶香便在空氣中飄散開來。

那晚聊了很多、很久,直至午夜。
確切內容我也記不清楚了,只記得有很多歡笑、有知性、有感性,什麼都能聊。
老闆也分享了很多,關於一些人生觀、以及他開客棧發生的種種趣事。

影片中說話的是小鵬。
剛開始聽到他是內蒙古人我很驚訝,因為印象中的內蒙古人是黝黑壯碩的草原漢子,卻忘記也是有住在內蒙古的漢人。是個處於對未來迷惘階段的老實的大學青年,情感有些纖細,像是少年愁緒那般,不時會在大夥兒前面把他的煩惱一股腦倒出來,所以是幾人中常被調侃的那位(笑)。

這晚他也對老闆夜傾訴了許多徬徨,老闆說,既然方向不清楚,那麼就多嘗試吧!多充實人生、累積經驗,也鼓勵我們有機會應該做做打工換宿,像他們這兒的工讀生皆是如此。

老闆與套哥

中途我洗了個澡回來時,發現早上幫我辦入住的男子也加入,他叫亨利。是名廣東人,原本有在做駐唱歌手,來清和月做了兩個月的打工換宿。
亨利現場拿起吉他自彈自唱起來,老闆也掏出口琴一同伴奏。「好厲害啊,當個客棧老闆還得什麼都會。」不知道是誰說了這句感言,我看見一旁牆上還掛著烏克麗麗跟吉他。

喵喵哼唱和著歌,雷銀(狗狗)湊了過來,拼命往套哥腿上蹭(套哥拼命喊著:『兄弟我也男的,你這樣我很困擾啊!』),我喝著老闆泡的茶,柴火在爐子裡燒著,看著眼前富有溫度的景象,『這就是旅行啊!』我心中感嘆。

偶遇的一群人、萍水相逢,卻能如此和樂融融聚在一塊兒,不存任何芥蒂或偏見,只是享受於當下的美好。

我們圍著暖爐旁的派對
雷銀

聊到半夜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大家終於散會回房。
我們幾人進了房間,發現每床的電毯竟然早就插好電了,竟然是小鵬提前進來貼心幫大家準備好的!簡直現代版黃香吶!!!(大誤)不僅如此,因為我原本插座正充著行動電源,他還幫我把行動電源拿去空床位的插頭繼續充,完全暖男一枚無誤啊!

累到眼睛快睜不開的我,幾乎是沾枕及眠。短短不到半天,卻彷彿三天那般精彩;夜已深,人已靜,帶著滿足的心情閉上眼,期待接下來的旅程。


檢視較大的地圖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