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清大後山到底多陰?那些年辦營隊的靈異故事,夜教竟然遇到「祂」…

清大後山到底多陰?那些年辦營隊的靈異故事,夜教竟然遇到「祂」…

清大後山以前是公墓/亂葬崗?

在清交念過書的應該都知道,清大後山以前是新竹第一公墓,再更之前是亂葬崗,後來才遷墓,改建成如今的人文社會學院,建造過程中挖出許多屍骨,甚至一度在人社院中庭擺滿骨灰罈。整個後山有非常多傳說,包括人社院圖書館人頭、無人的兒童遊樂園晚上傳出拍球聲…等等,大家可以自己google。


▲清大後山,左方為人文社會學院鐘塔 (圖片來源:清大人社院學士班系學會)

夜教or假案?

因此,清交學生絕不敢在後山辦夜教,只敢辦不嚇人的「假案」,但我們社團大概有病,整個清交校區就只有我們敢在後山夜教扮鬼嚇人。

我在營隊裡是隊輔,免不了排練時得和小李(另一位隊輔夥伴)單獨跑完夜教流程,雖然我倆都是膽小鬼,怕得要死,但也只能ㄍㄧㄥ著走完。


(圖片來源: unsplash)

正式排練的那晚天氣非常冷,而且是初一所以沒有月亮,基本上只要關掉手電筒就是伸手不見五指,而進入關卡時是不能開手電筒的。其中某個關卡在一片很大的竹林裡,我們得深入竹林找一支正在響的手機並交給關主。

照理說平常的後山偶爾會有些蟲鳴鳥叫的聲音,但那天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地寂靜,充滿了肅殺之氣,我跟小李緊張得要命,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圖片來源: unsplash)

看不見的隱藏版關主

當我和小李拾級而下到了竹林,關主開始說話,我突然有種說不上來,很悲傷、很悲傷的感覺,開始一直啜泣,小李在旁邊看傻了眼,但我們最後還是把關卡完成,離開竹林之後我的眼淚才慢慢停下來。

好不容易終於完成所有關卡回到營本部,大家開心吃著消夜順隔天的流程,但我眼角瞄到剛剛竹林那關的關主們什麼消夜都沒買,聚在一起面色凝重地討論事情,問他們也說沒事。


(圖片來源: unsplash)

到了隔天早上,他們才告訴我,前一晚在我把竹林裡的手機道具交給關主之後,他照著劇本假裝用右邊耳朵接聽電話,但在這同時,左耳有個聲音用氣音喊他的名字:「陳XX!」但當時他附近沒有任何人,而且那個聲音就在他耳朵旁,所以絕不可能是我們營隊的其他人。

叫一次就算了,在我離開關卡之後,那個聲音又叫了一次:「陳XX!」當下所有人當然毛到不行,但是為了跑完當天流程,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待在那片竹林,直到排練結束。


▲關主聽到有聲音在他耳邊說話 (圖片來源:unsplash)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好奇,後來正式營隊時還有這關嗎?有,只是關主換人了,陳XX隔天一早就去大門的土地公廟拜拜,晚上留在營本部,哪都沒去。雖然他表面還是跟大家有說有笑,一派輕鬆,但只要跑後山的行程,他就不跟。

其實蠻慶幸不是我自己聽到那個聲音,不然以我的膽小程度絕對一個月都不敢關燈睡>____<至於陳XX?他還是照常吃飯睡覺上課,只是畢業後到現在5年了還是沒交到女朋友,希望不是因為他身邊有了異世界女友…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