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2014/3/24,我們參加了外公的告別式

總覺得想寫些甚麼,來緬懷外公,否則總是心神不寧!
外公告別式來臨的前一晚,我在床上,輾轉難眠,好不容易入睡後,卻又惡夢連連,凌晨3:49醒來一次,
5:20又醒來一次,於是決定起身,梳洗打理一番,前往告別式會場。

外子帶著我在國道的路上,我腦海中翻騰著與外公相處不多的兒時回憶,
記得外公有一年,對(外)孫子孫女們說,只要有100分的考卷,都能回去跟外公領賞,一張就是獎勵金100元。
每每我都思考計算著,總共有多少張100分的考卷可以領賞?
然後所有表弟妹們排著隊伍,等候獎賞。

每年回去外婆家時,外公總會說:璿璿龢龢長大了要去選中國小姐,長這麼漂亮….. 楊曄是小馬哥,長那麼帥…
回去外婆家時,總是外公外婆的叫,某年,外公竟把我叫去,對我用不流利的國語說:
璿璿,你以後不要叫我外公,外公有個外字,你要叫我阿公,這樣咖親!

到了告別式會場,眼前浮現的是外公的人形立牌,招魂幡側立在旁。
所有家眷,無不哀傷,只是我以為自己與外公相處不多不會哭,卻也是淚流滿面。
想想未亡人-外婆,獨留世上,丈夫先行離去,怎能不哀傷?
看著法師拿著招魂幡,對著天空左招右拉的,才能將逝後的外公的靈魂召集於一體,怎能不悲涼?
家屬們排隊向外公說出最後離別的話,又怎能不悲淒?
原諒我不知道該說甚麼,只好對著外公說:阿公,璿璿來看您了,您一定要跟著佛祖走,一定要跟著佛祖走,謝謝您來當我的外公,外公,我們永別了!
只是,永別這兩個字,哪能輕易說得出口?話說在嘴裡,聲音在顫抖著,無法克制的淚水早已模糊了視線…
我們圍繞著外公,由大舅封棺敲釘,象徵著外公至此長眠,跟著師傅念著阿彌陀佛,我的腳步也早已凌亂,雙手不停發抖,那刻才懂,原來這叫不捨!

送外公最後一程,我們親眼見著外公遺體被推入火化,在世上的親人,就此少了一個,哪能不悲哀?
人的生命如微風一般短暫,離別時,甚麼也帶不走,留給後人的只剩曾經的回憶。
人啊,來時難,別亦難啊….
祝願外公從此了無牽掛,無病無痛。
永別了,我們的外公。
-(感謝FB、痞客幫這樣的平台,讓我們永遠記得這一天,而不隨著時間被點滴沖淡回憶)-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