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恐怖大媽》地方的大媽需要愛

地方的大媽需要愛


死在那一刻的少女,只剩下仇恨跟著長大。

 

花漾少女,辣手摧花

由奧塔薇亞史班森主演的《恐怖大媽》,雖然冠上了恐怖兩字,整部電影更偏向是可憐,主要描述在欺壓霸凌下的性格扭曲,導致對於「認同」的極端嚮往,只要有人能來填補空虛的心,不管是誰都照單全收,當然大媽的眼神還是透露了鮮肉第一的渴望。

故事以平凡的小鎮日常作為開端,世界可能沒有你想的那麼大,人與人之間也就在身旁。在一次巧遇幾位孩子的玩樂下,牽動了大媽小時候的深藏回憶,藉著買酒的契機邀請他們來自家開趴,而親切如同鄰家姐姐般的大媽家,便成為青少年飲酒作樂的祕密基地。

 

不來開趴,就讓你趴

儘管驚悚懸疑的氛圍點到為止,異常的舉動還是透露出事有蹊蹺的詭異。像是突然其來的逼命手槍,不開玩笑的逼人掏槍;限制在地下室的空間,樓上偶爾傳來不尋常的聲響;手飾耳環莫名的消失,為何一杯就能不醒人事,但可惜不是每個人都有所警惕。

加深的懷疑與無所不在的入侵,從社交軟體走入校園裡,成了點燃雙方衝突的主因。越親密卻越空虛的行為,來自幼年被排擠的愴傷,已不是幾場派對或幾份關心可以彌補, 同時藉由孩子父母的身份和大媽身上的關聯,看似巧合、看似安排更看似報復,終於引發拎娘卡殺的瘋狂。

 

視而不見,助紂為虐

恭喜這些孩子的爸媽,繞了一圈還是逃不出報應。奧塔薇亞史班森一路從人畜無害的母親、緊追盯人的親熱到化身變態的無情,人前笑咪咪人後眼瞇瞇的神情,可說是電影中最令人發冷的恐懼,不僅撐起整部電影的氣場,也讓人看見良善的千瘡百孔,你和我都是如何擔任過那隻劊子手。

一場滿心期待的約會,更是摧枯拉朽忍耐的底線。觀眾只看見剎那間的爆發,但從大媽對待女兒時的表現就能知道,害怕的種子已讓她一輩子活的小心翼翼,只等被憤怒吞噬的那一刻,或許才是真正的解脫。整體而言,電影的驚悚主要放在內心的轉變,詛咒著自己身上的膚色、慾望和少女的憧景,怨恨著世間的不公和你們憑什麼過的這麼開心,而當最後原諒的可能跟著破碎,也只能讓仇恨與妒嫉,上演一場華麗的同歸於盡了。

 

《恐怖大媽》恐怖的,是加害者不以為意的輕狂,和受害者難以掙脫悲傷,所以千萬別讓大媽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否則她可能真的會對你的老二下手喔。


電影說書人

電影說書人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