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真寵》快來跟我玩

快來跟我玩


不准你這樣對我。

 

真是討M

有西洋版宮鬥劇之稱的《真寵》,以18世紀初的大不列顛王國為背景,講述安妮女王(奧莉薇亞柯爾曼)治理國家背後的秘密,就從一位替她打理政事的閨蜜莎拉夫人(瑞秋懷茲)開始。但《真寵》對於鬥的表現很是趣味,更多像是情人間的打情罵俏,無論是頤指氣使還是欲拒還迎,角色間的討M或抖S都火辣的有點刺激。

雖然是閨蜜干政,莎拉夫人的政治手腕不得不說是如此的高明,將黨派間的控制掌握在自己手裡,主導著英國對法國的戰事,電影開場僅透過一座宮殿,就奠定了莎拉夫人深得寵愛與主導大權的地位。而誰說伴君如伴虎,你若能當馴獸師,老虎也能像貓咪一樣溫馴,哪怕是不給蛋糕吃。

 

戰起來!

故事的意外則發生在莎拉夫人的遠親艾碧嘉(艾瑪史東)前來投靠,雖然只是從小小的廚房僕役做起,卻把握住服侍女王的機會而走進了莎拉夫人的眼裡,甫獲得重視的她開始了一連串的精心設計。與莎拉不同的是,她選擇了讓無法從輪椅站起的女王,在心理層面上獲得高人一等的優越,至少不會在女王面前說她是醜巴怪或肥婆。

欲先善其事必先知其人,艾碧嘉的崛起絕非偶然,她很精心的把握住女王痛風的無助,並見縫穿針因莎拉忙於政事而忽略正主的時光,不管是巧遇還是設局,不時努力的刷存在感,順便在女王耳邊講上幾句不經意的耳邊風討討歡心,直到某一天女王不再透過莎拉來傳喚艾碧嘉的時候,莎拉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養虎為患,但嘗過蛋糕的女王也開始蠻橫了起來。

 

愛呢?你呢?從前的那些快樂

電影看似複雜算計的宮廷,直指人心最純粹的需求。透過17隻兔子代表早么的子女,女王心中只有空虛寂寞覺得冷;透過預算分配的權利的畫面,莎拉心中只有牢牢不放的權;透過露點演出的夜晚,艾碧嘉心中只有無限的不安與恐懼。雖然玩的是不同的遊戲,此刻的彼此需要卻是如此真實,這麼好玩誰又想放棄。

女王至高無上的地位,卻心甘情願的交換成她人的陪伴,莎拉掌權呼風喚雨為了家族的榮耀,艾碧嘉抱著大腿希望不再回到過去窮愁潦倒的日子,一位求真愛、一位求權利、一位求安全,三種不同出發點架構的平衡,成為《真寵》中最高明的設計,直到從陰謀變成下藥的陽謀,被打破的底線扯出過往信件的秘密,逼至極端的衝突已不再是爭寵,而是我真的有一點愛寄放在你的心裡。

 

I want to play a game

同時導演也將電影的主角留給三位女性。劇中男人賽鴨玩裸體,女人爭權又奪利,甚至在妝髮上面男人更是精心講究,女人則更熱衷打靶射擊,可見女性並非僅能服務於男性,至少在電影中,粗魯又好說服的男人只是用來厚實自己的實力,畢竟討女王歡心都來不及了,跨下的那兩粒也只能成為不斷被重擊的犧牲品。

那麼算計底下又是什麼在流動呢?那麼單純的爭,有情慾的流動;那麼簡單的真,有權利的渴望;那麼明顯的掙,有尊嚴與驕傲,看似三女之間的荒誕,一群男子的狂歡,全片充斥著黑色的幽默,原來高高在上掌握社稷命運的殿堂,出發點也不夠就是人性滿足的彼此掙扎罷了。

 

最後是誰被趕出帝國,是誰被壓在地上,女王的心熱過也冷過,原來心中的空洞從來就沒有被填滿過。


電影說書人

電影說書人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