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照顧者的難處:如果你不是主要的長期照顧者.... - Wise Library 1985

通常,一個患者待在醫院,身邊會有所謂的主要照顧者,而其他人可能就是一周探訪一次或兩周一次或一個月一屋迴,或久久探望一次又很快離開的。

 

關鍵是,天天照顧和偶爾照顧,體力上的負擔和壓力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就好像要你一年下廚一回,和天天下廚,兩者的難度當然天壤之別!

 

幾乎任何事都可以套用,當你挑剔別人做的不好,你要思考的是:1)你做的比較好,那就換你做,因為你能力比較好比較適任。非常合理。2)如果你做不到,只會用嘴巴下指導棋,就要反省自己說話的心態的立場是什麼。3)或者你非常想要照顧病人,但你實際上無法做到,那你提出建議時,至少口氣要柔軟,而不是什麼都沒有貢獻,卻拿出高姿態去檢討比你付出更多的人。付出較少的人,開口時要清楚自己的立場

 

基本上,有照顧別人的經驗,就會知道,長期照顧一個病人,很難面面俱到,總是可能偶一會有疏忽或疏漏。身為偶爾出現臨時出現(馬上就離開)的探病者,你是去給幫忙,去督導或找毛病的?人們都要意識到這些值得反思的地方。

 

很多時候,醫院的氣氛很緊張,通常就是有以上的情況。醫院的氣氛如果多溫暖,對病人才是真的好。

***

以我自己的經驗和立場來說,如果___完全不屬於我個人的責任和義務,如果我已經盡力去做了,也真的做得挺好的,沒有掌聲沒有關係,如果又出現<>的聲音,我真的很可能會生氣。

 

這個世界就是,即便不是你的責任和義務,但你主動承擔了,而你又主動承擔久了(而且沒有任何要求承擔久了),旁人很可能就自動地把它當作是你的責任範圍了。

 

這時候,很多人可能會說付出的人很倒楣什麼的,但我必須說,回顧我的人生:我主動願意去做不屬於我的___,那些時光歲月,都出奇地破天荒地難以用科學解釋地幸運。但我也沒有永遠如此聰明,總是有愚笨的時候….

 

我的人生觀察:負面的情緒或抱怨的聲音,就是會吃掉幸運和上帝的祝福。

E說了,他身邊很多朋友因為照顧長輩(如父母)而憂鬱成疾,從照顧者變成生病的那個人。然後討論好人的難處。你願意去做願意去承擔,當然是因為在乎,但是當你自己的情緒,身體上和心理上狀態不夠好的時候,其實沒有能力成為那個給予者或照顧者!

 

體貼的照顧者,當然會希望面面俱到,盡可能去做,可是,當自己體力上或情緒上不堪負荷的時候,真的需要提出來討論(或改變),因為最初的美意若因為身心上的疲憊而成為抱怨,就辜負了最初的美意。對照顧者或被照顧者來說,都可能成為一種傷害或負擔。但重點是:表達自己的想法和需求,對很多人來說是很困難的。

 

照顧者,或者說一個體貼的照顧者(這篇不討論看護,而是家人之間的)其實,不一定需要掌聲,但肯定很需要被肯定,特別是長期的付出,你會希望對方感受的到你的努力與在乎…

 

一個生病的人,一個患者,很容易因為腎虛等原因(肝腎本同源,年長者或生病的人都很容易)就是很難快樂,很難快樂,就很難擠出笑臉,任何人面對長期的負面情緒也好,鬱卒或臭臉,除非你不去看對方的臉….因為情緒就是一種磁場。

 

我沒有方法也沒有正解:但我覺得,照顧者可以轉而在被照顧者面前坦承自己的不足與脆弱,你讓對方知道自己很想做到面面俱到,很想做更多,但你其實狀態沒有那麼好,你需要充電,需要更多睡眠或休息(像是兩個小時的下午茶或放空),因為沒有誰是超人你也可能會垮下來。

 


面對父母可能慢慢變老,這也一度是我很大的恐懼,但無法討論的話題。爸媽身體尚且健康,我也不是唯一的孩子,我可能就是提早擔憂。但有一天,我終於和K主動討論這個話題,K說了讓專業的人照顧,啊,K根本不知道父母通常希望自己生病時是孩子在身邊照顧吧。但他的態度和立場,像是減輕了我心裡的___,我才發現,我原本想去扛一個我自己根本扛不起來的東西。

 

我擔憂許久的擔憂,也許從來不是K的擔憂。又,如果一個人試圖去扛一個自己沒有能力扛的東西,短期可以,但長期的話呢?

 

照顧家人天經地義,但很多年輕人不一定比老人家健康,很可能就是外實內虛。很多疾病初期它的病徵其實並不明顯,你只是感覺疲憊,像是肝肺的狀態不那麼好,但沒有嚴重到發出警訊。我的觀點是:慢性疲憊也好,老化也好,很多時候是有一些潛在的淺層或初期的慢性疾病在丟出訊號。

 

****

盡可能不讓爸媽不開心,開心了就健康了….我說過,如果會抱怨,就不要付出。但我其實自己也很怕成為那個身心疲憊時就___的照顧者。

 

又發現,父母照顧孩子,尿布哭鬧聲日復一日,而且可能無法溝通,但孩子照顧年邁的父母….因為baby比較可愛,體重比較輕體積比較小,而且你可以管教baby但無法管教父母?又或者孩子會逐漸長大逐漸懂事,但生病的父母很可能是逐漸惡化?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