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讀書會推薦書單|《非寫不可,不寫會死》「分享是不怕受傷的....如果有人一邊哭一邊補妝,一邊在意自己的形象,那就沒有公開分享的必要。」 - Wise Library 1985

讀書會推薦書單|《非寫不可,不寫會死》「分享是不怕受傷的....如果有人一邊哭一邊補妝,一邊在意自己的形象,那就沒有公開分享的必要。」 - Wise Library 1985

她說:「當這世界上沒有你害怕的事情,沒有你害怕的人,沒有你害怕的後果的時候,其實就沒有制約這件事」

這本書的第二章,標題是:關於寫作與出版的14個問題

如何知道自己適不適合當作家?怎麼知道自己寫的書有沒有出版價值?她說自己「一開始並沒有把自己設定成作家….因為不寫很痛苦,寫了之後就想分享給更多的人….寫作是一種癮。一旦你養成習慣,要戒就很難。所以應該很少聽說作家想辭職或轉行…他們也許會停筆幾個月不寫作,那些曾經嘗試過寫作真髓的人永遠不會放棄寫作」。非常明白。完成一本校稿數十次的小說可能會因為太痛苦而暫時不想碰。但還是會繼續寫,即使是不同形式的輸出。

她說:「寫的東西有沒有人看,將來會不會出版,出版之後會不會有人買,買的人會不會喜歡,自己的生命隱私會不會被別人知道....如果你還在想這些問題,表示你想寫作的衝動並不是很強.…分享是不怕受傷的….那才叫真正的分享。…..如果有人一邊哭一邊補妝,一邊在意自己的形象,那就沒有公開分享的必要,我們要了解分享的真正意義在哪裡。

作者提到一位八歲的女孩出書,記者問她長大以後要做什麼。小女孩說我現在就是個作家。對作者李欣穎而言,她說成為作家是一種「不會得不」,她自認多情又敏感,她說「能了解我與我充分對話的人並不多,所以在人際受挫的情況下,我轉而自言自語的書寫方式….然後肆無忌憚不怕受傷地寫。寫了之後就想丟出去,看看是否能找到一兩個知音」她透過書寫找到「安身立命的出口」,小編也因為她的分享而有了豁然開朗的體悟。

每個人只要願意分享,都可以是作家,都可以是blogger,分享沒有好壞優劣之分,只有誠懇與否和開放的程度到哪裡而已。譬如,用開玩笑的話說,有的人願意公開分享自己失戀幾次,甚至便秘或是親密行為的情況,但他可能不願意告訴你他家住在哪裡,或是不願意分享他和父母的相處情況。每個人可以分享的領域或是傷口都是不同的。對作者李欣穎而言,寫作不是工作,而是一種活下來的狀態。她認為作家是一種「以觀察書寫分享為核心的生命動力」。

如同最近看的另一本書,作者也是長年的編輯和耕耘許多年的年輕老作家,書裡她完全不避諱的坦露自己躁鬱症和曾經想死的念頭和衝動,是筆名,搭配朦朧又好看的profile照片。她戀愛和失戀的小細節。陌生人的我,因為她的故事溼了眼眶。每一本書,都像是與作者的親密對話,可以知道很深入的她。

關於出版,作者認為不需邀因為要求完美對自己過分地嚴苛以至於無法交出書的最終稿,她認為只要確認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已經表達到最好的狀態就可以了,不然書稿很可能等到八十歲都無法出版。

作者也說:「暢不暢銷不是關鍵,有時候它會帶來好幾個對你生命非常重要的人….這本書就值得了。….若你真的想分享給更多人,我會說勇氣很重要,包括面對自己更深更黑暗更脆弱最真實的勇氣,那勇氣是你在自我認知上極大的顛覆,像是一場死亡。…..每寫完一本書,那個當時寫書的我就死掉了。新完成書的我脫離我獨立地活著,兀自勾搭很多我不認識的人….我只是當時的我的後裔而以。所以我不會回去看我的舊作。….就像太空梭每飛一段航程,就要陸續把燃料艙一截截往外丟,每丟一個,才會變得更輕衝得更快。…….寫作的是靈魂的禪修….每寫一本書就是一次大生大死。」

《心靈寫作:創造你的異想世界》:「端詳生命裡的肌理和細節,這部分讓作家得以在活一次….寫作帶有宗教的意味,它將你撕裂開來,並軟化你對塵世的心胸…如果你不害怕自己內在的聲音,也就不會畏懼別人對你的批評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