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能說出口的都不是委屈 - Wise Library 1985

美美和很多女生一樣,過去每段愛情的支出都是各付各的,甚至更多。當中,唯有一段感情例外,對方堅持買單,非常堅持,而這也是唯一讓她覺得值得刪除的一段感情。

美美提過幾次分手,但每當男孩示弱她心軟症的老毛病就犯。直到兩人分手逾半年後,幾回兩人相處的可怕記憶被大腦埋葬的創傷記憶庫才終於浮現。

她感謝分手時男孩黑水般的嘴臉撕裂了她所有的慈悲,讓向來懷舊而容易鑽牛角尖的她走得輕鬆。後來的她並不難過,能安然無恙離開一個恐怖情人已經值得感恩。能清清楚楚看到真相已經慈悲。若所有人都相信男孩的謊話,也就能證明她並沒有在愛情裡犯傻,只不過是輸給一個無良演員的演技罷了….

聽說能說出口的都不是委屈,而我也無意洩漏她不能分享的委屈。

美美扛著那些想要控訴的壞記憶很多年,終於有一天,她聽了一則李昌鈺先生的演講。李昌鈺分享了一個命案,一個女子意外被刺身亡,二十多年過去都沒有找到兇手,死者的父親用盡所有家產投放廣告尋兇也都失敗,終於死者的父親找到了李昌鈺先生並跪求他的協助。但線索極其有限,只找到半模兇手的指紋,李先生找了聯邦調查局協助,甚至隨身攜帶那半模指紋,到英國德國等地都尋求找到符合這兇手指紋的人。後來一個新的案子,李昌鈺先生找到了這個凶手,也順利將之繩之以法,這時候死者父親已因罹病過世….

在聖經裡面有這麼一句話“Vengeance is mine.” 懲罰惡人是上帝的專利,但人們有沒有揭露惡行的責任或能力呢?我今也不是很清楚。將糟糕的人事物的記憶扛著始終是累人的。

 

Wise Library 1985

Wise Library 1985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