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惜福|她說:「如果我有的東西如果全部沒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 Wise Library 1985

何謂惜福|她說:「如果我有的東西如果全部沒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 Wise Library 1985

司馬儀:經常覺得一個憤怒的口吻,就是一個受傷的聲音。如果電話那頭,你聽見憤怒,你可以確定的事就是他受傷了,而且可能傷得不輕微。

 

她說:「如果我有的東西如果全部沒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戲外的陳妤表示自己算是來自幸福家庭,出門前還會抱抱家人。詮釋李大芝一角,她會思考:「如果我有的東西如果全部沒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陳受訪時提到大學時捷運發生無差別殺人事件。「戲劇理論」期末考的考卷上最後一道加分題,便是要求學生試論這起殺人事件。

她說「或許這個世界對於『成功』的形象有一套定義….而有些人還來不及證明自己,就被排除在這套定義之外。」「或許我們都因此而曾冒出傷害的念頭——可能傷害他人、可能傷害自己。但因為幸運,我們才沒付諸實現。」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裡世人眼中的殺人凶手,在妹妹卻有不被外界所知的溫柔。也許,一個很可怕的壞人身上,不是沒有過溫柔,只是他心裡的憤怒和怨念屠殺了他所有的溫柔。我不知道你心裡是否也有無法原諒或感到恐懼的人。

一個家暴者或施暴者,往往是暖渣男,所以才可以在最初時捕獲她的情感。R也曾經花費所有力氣不斷原諒一個不該原諒的人,因為她認定他有他良善的那一面,但事過境遷之後她才知道再多的愛都沒有用。對那個人而言,對方一開始要的就不是愛情,而是她身上的附加價值。R才知道對方一步步每個事件都是算好時間的,這便是為什麼交往後對方越來越沉默,因為對方已經說了太多的謊話,多說就可能讓謊話出現縫隙,即便被發現說謊,對方都會用堅定不移不移的眼神取得她的信任或將一切譴責為她的過失。詆毀她向來是對方控制R的手段。那個人早就生病了,所以他因為她快樂而動手。那個人無法容忍一個太過快樂的個體存在,因為他就是一個憤怒的靈魂啊。

關於「加害者家屬」的標籤,她說「他們是不受重視的一群,社會只想知道『你要不要出來道歉』、『要不要下跪』。」她說他們沒有名字,只剩下「加害者家屬」的沉重標籤。

她說「當我們多一點日常裡的善意,或許就能阻止發生憾事。」演出加害者家屬一角的陳妤透過腳色讓人們看到「加害者家屬,也是受害者」留下來的「受害者家屬,和加害者家屬」該怎麼在悲劇過後好好地活下去。

 


陳妤

出生:1994年

學歷:文化大學戲劇系

現職:演員

經歷:2015年加入王小棣等8位導演創辦的「Q Place表演教室」

   2016年演出《植劇場——戀愛沙塵暴》

   2017年獲得金鐘獎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