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2020推薦書|洪培芸《微笑憂鬱》|Wise Library 1985 - Wise Library 1985

2020推薦書|洪培芸《微笑憂鬱》|Wise Library 1985 - Wise Library 1985

編輯:Wise Library 1985

 

洪培芸《微笑憂鬱》內容摘要
《時代》雜誌譽為「二十世紀五大聖人」的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曾說:「能夠在病態社會裡適應良好、遊刃有餘的人,真的是健康的嗎?」

洪培芸《微笑憂鬱》內容摘要

在高度壓力及快速運轉的社會下,看起來遊刃有餘、如魚得水….它騙過了每個人,甚至是專業人士。當然,更包含了微笑憂鬱的自己。「正常」未必正常,只是一種想像與假象….我們都很怕被當成不正常,所以我們繼續擁護著正常。

 

世俗定義的不正常是什麼呢?適婚年齡沒有結婚,就是不正常。喜歡同性,就是不正常。結了婚沒生小孩,就是不正常。一份工作做好好的,竟然要辭職,也是不正常。你什麼都擁有了,竟然還憂鬱,更是不正常。但──

 

所謂的正常,真的是正常嗎?所謂的沒事,真的是沒事嗎?所謂的還好,真的是還好嗎?….在一個病態的社會裡「看起來」好好的,並不代表就是健康的。在一個價值觀扭曲及龐大壓力的社會裡,「能夠」適應良好的….

 

捫心自問,我們的生命當中,有多少限制性的信念、有多少根深柢固的恐懼,有多少默默順從的權威,又有多少信奉至今的教條,深深地刻在我們心中?答案不在外面,就在自己的心裡,只是我們從來不曾深入認識。

 

當然,我們也必須區分到底是真正地適應良好、遊刃有餘,還是善於偽裝、勉強及壓抑。其實是你看不見也看不懂,身邊親近的他,甚至是你自己,早已笑到快沒有力氣。割破了手會流血,被踩到腳會直呼疼痛,被人中傷會感到氣憤,被人背叛會覺得委屈及受傷……這些都是再自然、再正常不過的反應。可是,這些正常的反應,卻可能被貼上這樣的標籤:「你就是抗壓性低。」「身為公眾人物,接受網友公評是應該的。」….「身為老闆,員工辦事不力、出了紕漏就是你的責任,就是你識人不清。」

 

洪培芸《微笑憂鬱》內容摘要

如果你還不小心有了那麼一點點「名氣」,所有人都可以放大檢視你的一言一行。在這個人人被高度檢視的社會裡,如何能夠不憂鬱?活在這個時代,存在這個社會,我們所有人都辛苦了。放眼望去,每個人一定都經歷過恐慌、焦慮、憂鬱、失眠等各式各樣的痛苦,或者暴飲暴食、酗酒、瘋狂購物等成癮行為。生活多麼不容易,感覺壓抑,益發憂慮。而且多數時候的我們,都選擇了逃避。把心裡頭的不愉快、痛苦跟難過藏在內心深處,表面上都是面帶微笑,嘴裡說著「我沒事」來繼續過日子。

 

因為從小到大,我們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不要想太多」。這也是許多人在成長過程中,最常聽到父母對自己說的。彷彿是你小題大作….「不要想太多」這句話,阻擋了後續可能有的求救訊號。

 

洪培芸《微笑憂鬱》內容摘要

其實給你建議的人,往往一無所知….甚至不只身邊的人,很多時候,連你也會這樣安慰自己。然而,這同時也是在禁止自己,不要再深入探索下去…

 

記得很多年前,我在一間學校服務,進行特殊教育團隊的心理治療。有一節上課,孩子到了,資源班老師也到了,就是沒見到家長。後來學校老師告訴我,孩子家長不會出席,因為爸爸是某醫學中心的主任,他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有自閉症,不僅孩子是由外傭送來學校上課,連 IEP[1] 都是由外傭來開,父母親從來不會出現。換言之,即使是擁有醫療專業的人,都深怕旁人知道自己或家人罹患疾病,尤其還是精神科的疾病….

 

行文至此,許多人會開始義憤填膺,這也是年輕時的我會有的反應。但是現在的我,愈來愈能同理家長晦澀的心情….憂鬱是提醒,也是休息的契機

請大家想像一個畫面:眼前有一杯受到汙染、有毒的水,一片過期的吐司,還有一盤腐敗而細菌叢生的烤肉片。這時,有個人來到了桌前,把這杯水、這片吐司,還有這盤肉片吃了下去。接下來他應該會出現什麼反應呢?一、完全沒事。不僅當下吃得津津有味,過了一小時,甚至三天後,都毫無腹瀉、嘔吐或者任何不舒服的反應。二、開始上吐下瀉,臉色發青,甚至需要送急診。前者就是適應良好,但卻微笑憂鬱。後者雖然出現反應,正是生命提醒。

 

我們都同意,會產生過敏甚至不舒服反應的人,他的體質才是健康的,才是正常的。因為他還有感有覺,他還能針對細菌病原、有威脅的刺激、讓自己不舒服的痛苦及壓力產生反應

《驅動自己,也激勵別人:史丹佛醫學院最熱門的人心領導課》(スタンフォード式 最高のリーダーシップ)摘要

原本你絕對不會去做的某件事,卻因為團隊裡每個人都去做,於是也跟著做了。心理學上將這樣的現象稱為「群體心理」或「群眾心理」,是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於十九世紀末所提出的觀點。

 

勒龐指出個人在進入群體之後會改變….「個人特質」在群體中會被沖淡….人的「數量」愈多,感情與想法就愈容易互相「傳染」,每個人的心情也都會變得一樣,而且群體特別「容易受暗示影響」….在同一個團隊裡,人的情緒會變得相同、想法會變得相似….個人特質消失。

 

司馬儀:只有兩個人,你不一定需要附和或認同,但人一多,不出聲的你是否必然必須要認同或否決二選一?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