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放棄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難,所以她一直以為未來的她也能如此從容的處理愛情.... - Wise Library 1985

短篇故事|放棄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難,所以她一直以為未來的她也能如此從容的處理愛情.... - Wise Library 1985

小U向來是一個逃避痛苦的人,所以任何和痛苦有關的東西都會被她當成病毒避之唯恐不及,包括不可能成真的暗戀。她一直以她的理性自豪,包括愛情。她從不告白,喜歡歸喜歡,不需要擁有,不告白也就不可能被拒絕。默默暗戀向來是她的強項。她暗戀過,也放棄過幾次暗戀,放棄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難,所以她一直以為未來的她也能如此從容的處理愛情….

 

她和很多女生一樣迷信過拜過月老,但最後都沒有好結果。但當中,她還是對某一個預言執著。她信了那則籤詩、信了因為鐵齒而不斷丟擲的聖杯,她輸給了預言所以選擇了主動,但她骨子裡還是不相信的,所以她不斷不斷強迫自己用理性斷念放棄過,不下二十餘次以後她終於麻痺也或者自我否定她一直自傲的理性。

 

暗戀這個人已經不能給她快樂的感覺。她也想不出繼續暗戀下去可以給予她身心的任何好處。多數時候她用工作麻痺自己,把時間填滿不容許任何縫隙,但她聽到情歌時還是哭了。她對自己感到失望。她自以為多數時間都成功控制了不想念對方的念頭,她用力把對方當成普通朋友對待,但她其實還是失敗了,回覆他的訊息對她來說還是異常困難,她並不冷靜,而她極度討厭不冷靜的自己,那不是她平常的樣子,她並不喜歡自己感性慌張甚至內心焦躁亦或惶恐的樣子。她要的始終是一個從容的自己,那是她追求的模式。

 

她一直跟自己說早就放棄了,但她其實屢屢失敗了。依照心理學,她骨子裡很可能其實不肯忘了對方,才無法刪除對方的聯繫方式。

 

待續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