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城徹《讀書這個荒野》(読書という荒野) - Wise Library 1985

我沉迷於休‧羅夫登的《杜立德醫生非洲歷險記》《杜立德醫生航海記》,及《杜立德醫生和綠色的金絲雀》等系列作品。故事主角杜立德醫生因為學會了「動物語」,能和任何動物對話,讓我羨慕不已。

 

此外,我也喜歡當時大受歡迎的暢銷紀實書《野生的愛爾莎》(Elsa : The Story of a Lioness)。這系列後來還出了《永遠的愛爾莎》及《我的愛爾莎》等續篇….無論是《杜立德醫生》還是《野生的愛爾莎》,能與動物交談或交流這件事對我而言似乎很有魅力。

 

另一種深深打動我的,是與海外留學有關的書。比方說小田實的世界旅行記《什麼都去看》(何でもみてやろう),這是當時的暢銷書。植山周一郎的《桑威奇高中》(サンドイッチ‧ハイスクール)也令人難忘。作者當時還是個高中生,寫下了前往美國伊利諾州桑威奇高中留學的經驗談….

 

還有大山高明的《美國青春旅行》(アメリカ青春旅行),及加藤恭子的法國留學記《歐洲的青春》(ヨーロッパの青春)….

 

簡單來說,那時的我一心希望自己能前往一個「非此地」的「彼方」。現實世界總帶給我疏離感,所以我不自覺地尋求與動物,而非人類的交流…

《單純的激情》日語譯本出版於一九九三年,那一年正好幻冬舍成立。當時,問一百個人有一百個會說「見城一定失敗」,我每天都在與資金可能短缺的恐懼戰鬥。當時,令我埋頭讀得忘我的正是這本《單純的激情》。這本書讓我相信世界上存在著被情感打動的陌生人,這樣的想法安慰了秉持相同情感、創立公司的自己。能夠戰勝當時那段時光,這本書占了很大的功勞。

 

回想起來,每當我埋頭閱讀,往往都是身陷某種困難的時刻….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我經歷了困難所以閱讀,還是讀了書所以能克服困難。閱讀、經歷困難、閱讀、經歷困難……我的人生就是不斷這樣的循環,所以,經歷困難與閱讀已是密不可分的關係。

 

實際上,在我人生中共有六次貪婪閱讀的時期,毫無例外地,都是我正對人生感到不幸或不安的時期。第一次是小學、國中時期,我為外表感到自卑,在班上被霸凌、遭排擠,又因父母關係跌入谷底,回到家仍不得安寧…

 

上高中後,儘管人際關係一度重整,我的痛苦並未消失。大學應考的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又不敢跟喜歡的女孩說話。為了甩開這樣的不順遂,我讀遍五味川純平及高橋和巳的書,揣摩那些活在比我更殘忍、坎坷的環境下的人們的心情…為了不去正視自己這樣的軟弱,我又再次投入閱讀的世界。

 

就職後,我打從內心期盼能當上文學編輯。事實卻是我只能一再地編輯實用書,理想與現實的差距使我焦慮不安。當時,我拚了命地閱讀在新宿黃金街喝酒認識的年輕作家及他們身邊作家的作品。直到得償所願,我終於成為角川書店文學編輯後,我又因為太開心而讀了更多作品…

 

即使是科技發達的現代,書這種低科技產物也不會失去價值。一心一意閱讀,側耳傾聽自己情感的聲音….所以,我的想法是,愈能輕易獲取資訊情報的時代,愈該特意擠出時間閱讀。

※ 以上閱讀筆記摘要出自書籍《讀書這個荒野》(原書名:読書という荒野),作者:見城徹
成功法 | 先覺出版 | 2019/9/1出版


作者簡介:見城徹

  幻冬舍社長,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部。有「日本暢銷書之神」的稱號。大學剛畢業投遍履歷也進不了大出版社,進入「廣濟堂」後的第一年,即以24歲的新人之姿,企畫出暢銷三十八萬本的《公文式數學的祕密》,並讓原本會員只有五萬人的「公文數學研究會」一舉躍升為年營收超過六百億的大企業。

 

  在角川書店任職時,擔任《野性雜誌》的副編輯,後就任《角川月刊》總編輯,將讀者拓展為30倍,也出版了狂銷400萬冊、由森村誠一所執筆的《人性的證明》及5本直木賞作品和無數暢銷書,四十一歲爬上董事編輯部長的位置。

 

  一九九三年毅然離開角川,創立了幻冬舍,屢次打破出版常規,在二十一年內創造出21本銷量破百萬本的暢銷書。著有《編輯這種病》《不憂鬱哪算是工作》《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豁出去的覺悟》《讀書這個荒野》等書。

 

繼續閱讀更多推薦書

回到網站首頁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