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資本主義手裡捏死的愛情 - Wise Library 1985

《短篇小說》資本主義手裡捏死的愛情 - Wise Library 1985

   「資本主義講究速成,講究的是眼見為憑的報酬。一個月卑躬屈膝的強顏歡笑,至少能換到電影票、換到星巴克的優等咖啡、換到傳說中的小確幸,它不像文學,文學是徒勞無功的,是廉價的,一本沒有讀者青睞的小說只能化為沒有歷史意義的書稿被作廢,沒有進主流書店的小說,終究要被矮化。走上文學,就注定要被社會列為弱勢族群的最底層,這就是資本主義的現實。」演講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打落掉什麼信仰,我拿著手中孔老夫子的書,想著他會怎麼解讀資本主義社會的潮價值。

 

  而又諾言和紅豆麵包一樣有期限限定,只是摸黑走進麵包店又忘了看保存期限,最後吃到腐臭物才發現保存期限也是假的。資本主義充斥太多假,假話抑或仿冒的愛情都只是資本主義的一部分展演而已,只有虛榮心是真的,而道德或正義感早就沒有人在提了。

 

  獨自一人相依為命,並不是令人意外的景象,不同形式的乞者遊走在街頭,極端貧窮的是什麼?與資本主義相伴而生的又是什麼?是懷疑論。人與人之間住著龐大的懷疑。謊言家探勢而為,嫻熟的操作愛情,愛情也是一種龐大的利益體。謊言家的破產率以驚人的幅度增長。 

 

  記者說愛情的運轉可以提升人體的新陳代謝,能減肥抗衰老,他們說愛情是最好的抗氧化劑,能降低心臟病的罹患機率、抗炎、甚至抗癌。愛情太好用了,它被醫學界譽為「世紀最佳的保健營養品」。新聞沒有錯,它只是忘了說那些都是好愛情的德政。壞的愛情可以讓人一夕衰老,甚至體質不好的人類還會一夕掉了小命。

 

  「不想傷心,所以寧願欺騙自己的眼睛,不想承認他的漫不經心,所以選擇視而不見,不願承認他的食言而肥蠻不在乎,全部都只是因為不再相愛了,只因為承認的同時,等同否認了我被愛的價值。那個驕傲的她是一個被等待評分的人質。我把自我雙手捧著拿到他手上,由他裁決,慘不忍睹。」抽屜裡的這張手稿,早餐前就擬好,那時便清清楚楚愛情凋零的模樣,卻用盡每一分力氣試圖去改寫結局,就這樣,距離真正乾淨分手又拖了大半年,並沒有換到比較好的結局。

 

  愛情沒有誰辜負誰,都是你情我願。多數人進場時保持風度,一個個襯衫筆挺的王子卻在退場時往往無法保持形象。因為不愛了,所以不再需要包裝,不再以禮相待,他每一句狠狠的字句都讓我看走眼。人們對最後的情人遠比陌生人更加殘忍,這道理我著實不懂。

 

  學生時代的我總在暗暗憐憫那些為愛傷神的女孩們。她們不理智,不愛惜自己,被渣男哄得一拐一拐有機會跑都不肯走。一日,女生宿舍裡婉玉讓我們看她大腿散亂的瘀青,在同居的小套房裡她躲在洗手間過夜,駭人的暴力都趕不走她相愛的決心,不肯分手的是她。她的告白還歷歷在目,我卻沒有先見之明。有時候愛一個人會愛到生病的。

 

  生病很容易,復原卻不那麼容易。病上一次就要好一段時間的恢復期,而病能不能好,心病只能心醫,除了自救別無他法。「過去是不成熟誤判愛情的姿態,碰過幾個渣男,但還不至於讓他們宰割我的人生,甚至對我的心靈造成傷害,不至於!我沒有那麼不堪一擊!」蔣菁酗酒時這麼說過。

 

 


  愛情哪怕是多一分利弊分析都是不誠懇的。在愛情裡計算得失這樣的社會變化,也許便是資本主義入侵人道精神的一種反制,一種實質的屠殺。他是當初殷勤追愛的騎士,臉孔和當初沒有多大的變化,滿臉的忠誠,只是一轉身,鏡框都遮不住他背叛的尾巴和滿臉的冷空氣。「失望一片片沾滿血跡」,我逐句寫下,紀錄我誇示的愛情。我的人生從未有什麼大風大浪,沒有什麼精神創傷,唯一說的上創傷的是居然就是和他在一塊兒。

 

  他是告白被拒絕後依舊保持紳士態度的男子,我以為這樣就已經足夠判定一個人是好男人的價值。也許當一個男人追求一個女子時,他所有的言行都沒有參考價值,因為那些言行只是多巴胺效應的化學作用,不過是一種攻略性有目的性的賣力演出。他拿著計算機統計愛情的數據,資本主義橫行地很合理。她數學高標,擅長分析利弊,卻缺乏在愛情裡算術的天賦,使刨去感性,她應該也能成為一個成功的資本家。她清楚遊戲規則,但感性迫使她無法實踐資本主義在愛情裡的潛規則,這樣的她,在資本主義框架下男婚女愛的關係裡註定只能是落水狗,因為狼狽。 

 

  世道不同了,一個學文學的女子如果不把掙錢當正業,也該要被歧視的口水淹死甚至溺斃,都可能換到幾聲認同的掌聲。一句句愛好文學的屍體被抬到架上,他們的死亡見證了文學不容於資本社會的一種真相這災難性的結果,沒有人掉淚。溫良恭儉讓在這個時代不堪使用,詩詞歌賦只能被當為雜技表演,最終文學是弱勢產物,最終愛好文學的人類都要認定自己終將淪為被霸凌的對象,也許一蹶不振也許一病不起,也許帶著憤世忌俗的眼光養出一身悲涼,又或者再多一聲喝斥一聲咆嘯就要跌入不見盡頭的掛號單,而且是她自己將她自己推下,只因為耳濡目染之下她終於相信那些話語是真的,只因為耳濡目染之下她終於相信自己是那麼一文不值。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