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美千子《都是溫柔的孩子》真的有不知道童謠〈大象〉和「作業」的孩子.... - Wise Library 1985

寮美千子《都是溫柔的孩子》真的有不知道童謠〈大象〉和「作業」的孩子.... - Wise Library 1985

寮美千子《都是溫柔的孩子:奈良少年監獄「詩與繪本」教室》
在接觸到他們之前,我對受刑人一無所知。因為他們成長的世界,和我一路走來見到的世界相去甚遠。從前的我一定無法想像,竟然真的有不知道童謠〈大象〉和「作業」的孩子。我多年來都只取浮在斷層化社會最上層的清水飲用,過著不經世事的生活。只有在報紙的報導或電視新聞上才能看到他們。從不知他們背後的悲傷故事,只看見最後顯露在社會上的惡劣結果。因此懷抱著刻板的概念,認為犯罪者都是「可怕的人」。

 

然而,實際認識他們之後,才發現事實並非如此。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這件事,因此編纂了兩本《奈良少年監獄詩集》,並寫下本書。

 

寮美千子《都是溫柔的孩子》

「請大家回去寫詩。」我一說完,孩子們立刻發出「咦~」的哀號。「不用擔心,大家不用想得太難。不須寫什麼了不起的事,也不用刻意只寫好話。更不用逼自己一定要寫得很好。寫什麼都無妨。比如說,像『今天很熱』這樣,只寫一行也可以。大家可以寫小時候的回憶、開心的事、難過的事、將來的夢想或希望,還有擔心或不安都沒關係。當然,寫現在的心情也很好。不管什麼都可以,要寫你們對監獄的抱怨,或說教官和監獄官的壞話也行。不管寫什麼內容,我們這堂課都絕對不會罵人。也不會因此懲罰大家,所以請放心。如果真的找不到可以寫的事情,那就寫寫你『喜歡的顏色』吧!」

 

寮美千子《都是溫柔的孩子》

金色

金色是
鑲在天空的星星
金色是
夜晚 展開翅膀 拍打的鶴
金色是
高聲響亮的 鈴聲
我最喜歡 金色

這是個性沉默體格粗壯的A同學的作品。雖說是金色,但他不僅描寫出眼睛看到的色彩,更用飛天野鶴及鈴聲來描述「金色」。他的感性多麼新鮮而豐富啊!我完全想像不到,原來他心中懷抱著如此美麗而靜謐的畫面。若非「詩」,恐怕無法呈現出他的想法。

 

寮美千子《都是溫柔的孩子》

接下來是文靜的B同學的作品。

銀色

無限的色彩之中
我 最在意的是銀色
銀色 有各種形態
人的姿態和行動
物體形狀或大小
有時看來微小
有時看來巨大
銀色 是看不見的顏色
也是看得見的顏色

 

寮美千子《都是溫柔的孩子》

下一首是C同學的詩。

黑色

我 喜歡黑色
我認為黑色很有男子氣概 是帥氣的顏色
黑色 是不可思議的顏色
讓人找不到的顏色
眼睛看不到的 黑暗的顏色
我覺得黑色是 有點 寂寞的顏色
可是
星空的黑色很漂亮 不是寂寞的顏色

 

每當發生殘酷的案件,人們立刻會提及「內心的黑暗」。將涉嫌犯案的人視為無法理解的怪獸,試圖切割他們,將他們從社會上排除。但是,他們的黑暗並非一整片單調的黑,而是如此充滿細緻差異且豐富的黑暗。

 

我讀著讀著,不禁一陣悵然。「讓人找不到的」、「黑暗的顏色」,在C同學眼中是「寂寞的顏色」。他的人生,一定也經歷過那樣的回憶吧?我彷彿看見C同學躲在陰暗處害怕發抖的身影。然而,C同學心中仍在尋找寬廣無際的星空。看見他最後寫下「不是寂寞的顏色」,讓我感覺得到了救贖。

 


荷蘭犯罪率直線下滑,出租獄房給外國人

據了解,十年來,荷蘭的犯罪率至少減小26%,當地高達三分之一的獄房成了空房,去年已關閉五座監獄,今年還會再關四座監獄,荷蘭政府甚至將監獄「出租」給外國,收容比利時與挪威的犯人。荷蘭內政部發言人波克斯托表示:法官採取很多不同的判決,像是社區服務,或是腳帶踝鍊,或矯正治療等等。

 

據了解,荷蘭許多舊監獄,並沒有成為蚊子館,而是轉型成為就業發展基地。更有生存遊戲業者更把點子動的快,直接把舊監獄當作遊戲基地。荷蘭於2014年關閉了27座監獄,政府把舊監獄賣掉6座監獄,開放給住宅區或大專學院或租給難民收容中心。

▲荷蘭當地其中一座前女子監獄改頭換面成為典雅餐廳,精緻餐點,一舉成為米其林三星得獎餐廳。

 

2013年,《經濟學人》有一篇文章:【犯罪率下降之謎】,文中提到:「搶劫盜竊這樣傳統的犯罪在西方國家的發生率越來越低….各國政府應更重視預防而不是懲罰。….在紐約和倫敦這樣的大城市,警察現在可以利用電腦對犯罪進行分析…..在荷蘭和瑞士,由於採取治療而不是懲罰措施,重度吸毒者正在減少….他們就該把精力放在預防犯罪上。」

 

預防犯罪,教育和媒體著手

小編以為,行為偏差,往往和價值觀偏差有關。媒體的報導,往往會主導主流價值觀的走向,所以媒體報導是有社會責任的。譬如當媒體喜歡高度渲染奢華的社會價值觀巔峰時期,月光族興起。又,四十年代,當時社會媒體喜歡宣導勤奮勤儉的價值觀,而今是現世享樂主義當道,重視小確幸與即時行樂的重要性,旅遊風與打工度假風潮興起。

校園驚悚片改編小說同名作品 《藍色項圈》★入選韓國富川國際奇幻電影節「World Fantastic Red」 |★謝欣穎 X 恬妞

台灣再次犯罪率高,監獄人口爆滿

反觀台灣全國二十四個監獄,除台東、綠島、金門外,其他監獄全部超收;目前在監的人犯實際數目要比核定的收容人數多出了近萬人。監察院過去做過一項監獄調查研究報告指出,台灣平均一位戒護人員需要面對14.1個收容人,約是美國、韓國、日本的三倍。據了解,台灣出獄後再次犯案的比率超高,又整體社會基於什麼邏輯需要責任負擔使壞者的監獄費用?

 

小編認為重複犯案者,勢必要剝奪他們一些權利,才可以有所警戒,譬如剝奪他們為人父母的權利(畢竟連自己都無法照顧好的屢屢犯罪者,實在不適合成為父母,也很難提供孩子良好的身教或教育環境)。性侵事件頻傳,性侵者執行化學閹割是必要的。

 

編按:化學閹割(化學去勢),是透過藥物控制法,減少男性荷爾蒙,抑制其性衝動。 接受化學閹割,還是具有生育能力,只是透過科學的方式抑制其不當容易失控的性衝動。

 

相關報導:犯罪矯治淪為空談?重點不在地點,而是犯罪者的心理狀態

台灣平均每天都有三個兒童遭受性侵,性侵犯再犯率高,宗教性侵性騷不斷,不要讓信仰或迷信帶走你基本的常識

 

關鍵字:難民。生存遊戲玩家。建築古蹟。越獄。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