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大雷) 在愛之前、孤悲(戀)的物語《言葉之庭》

(大雷) 在愛之前、孤悲(戀)的物語《言葉之庭》
2007年的《秒速5公分》新海誠開啟了我的新視界,而這一次《言葉之庭》畫面是如此的真實卻又如夢似幻,更是攘我感到驚嘆。雨與光的搭配,順暢多變的運鏡,鋼琴搭配畫面所創造的氛圍,兩者搭配起來簡直犯規,故事雖然短但卻能打動人心。

雨中的邂逅,15歲的男孩孝雄、27歲的神秘女子雪野,沒有約定,卻因為「雨」而來到公園中的日式庭院。

每每因為「雨」而翹課,男孩總期帶著這樣的不期而遇,談論著自己成為製鞋師的夢想,對雪野的過去卻隻字不問。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


與其說雪野想要透露出自己是老師的身分,不如說雪野期待著能回答出答詞的人。

「雨」是銜接著兩人重要的橋梁。對孝雄來說,「雨」是一個他寄望著逃脫現實的藉口。

男孩下定決心做第一雙鞋,讓她能夠勇敢向前跨步,讓她走的更多、更遠,可是雨季的結束似乎也訴說著兩個人的結束。

對未來迷惘著的男孩孝雄,對過去有著陰霾的女子雪野,現在,他們拯救了彼此。不過兩人的思念似乎因為雨季結束而停止。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


兩人在初次邂逅的地方見到了一直期盼的人,但卻突如其來的下起來的暴雨,在雪野家中,兩個人的獨處讓彼此認為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

男孩告白了,女子卻拒絕,拒絕的當下男孩憤而衝出門。

原來,女子也是喜歡男孩的,女子鞋也不穿的追了出去。

見到了男孩,一句句椎心刺骨的話語次痛了女子的心,可是女子還是向前跨出了一步,緊緊相擁著。

                                 『每天穿戴整齊準備去學校,卻又被恐懼壓的不敢向前踏步。

                  在那裡,是你,是你給了我前行的力量。』


                  

不知道過了多久,男孩在 某一天,在熟悉的的場景如此說著。

                                 『回望當初,那時我一定也一直在訓練自己邁步。

                                                 如果有一天能夠走的更穩更遠了,就去見她吧』



                                          ”愛”よりも昔 、 “孤悲”のものがたり。
                                               在愛之前、孤悲(戀)的物語




比起《秒速五公分》的淒美遺憾在記憶中不斷迴盪,在《言葉之庭》中,當雨季不再是兩人心靈所寄託之地時,兩人傷痕各自的解脫,都向前跨了全新的一步,男孩完成了鞋子,女子則又再繼續教書,兩人都將繼續前進。

我倒是滿喜歡這樣子的結局,這應該是新海誠式的最好結局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