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鋒相對》Insomnia 觀後心得

第一次看諾蘭的作品是黑暗騎士,我算是一個很少看電影的人,就算看了也不會特別去記
住導演、演員,然而前幾個禮拜又把黑暗騎士跟開戰時刻拿出來複習一次,這一看卻燃起
了我的興趣,查了wiki之後發現他原來全面啟動、頂尖對決、記憶拼圖都是出自於諾蘭之
手。


這幾天一口氣把全面啟動、頂尖對決、記憶拼圖、針鋒相對給看完了,相較於全面啟動、
頂尖對決、記憶拼圖,針鋒相對的討論似乎就沒有其他作品來的這麼熱烈了,所以更想寫
一篇心得來討論一下。


Al Pacino飾演名為Dormer洛杉磯來的名警探,一年以前他與搭當哈普曾經調查過一件虐
殺男童案,因為缺乏證據而捏造了證據將兇手繩之以法。而一年以後他的搭檔因為一些事
情需要受到洛杉磯政風處的調查,Dormer很擔心他的搭檔會把事情抖出來。恰好再案件調
查的過程中,他在追捕兇手的時候,卻因為茫茫的大霧而失手將搭檔給射殺了。


「發現哈普的時候你的感覺如何?罪惡感、解脫?」

在知道誤殺了搭檔之後,Dormer因為永晝亦或者是因為殺了搭檔而失眠,Dormer製造偽證
企圖誤導偵辦的方向,而知道真相的兇手卻先畏罪妥協,企圖拉攏Dormer一起找一個代罪
羔羊。


「壞警察失眠因為良心不安,好警察失眠因為還沒破案。」

你曾經因為最惡感而失眠嗎?Dormer無法辨別自己射殺搭檔的這一槍是不是淺意識之下做
出的行為。他是個好警察,一次次指點下屬Ellie Burr哪,怕最後是查到自己身上,同時
他也是個包庇Walter、殃及無辜的壞警察。


「在阿拉斯加有兩種人,一種是土生土長的,另一種是為了逃避某些事情而來。」

從主角Dormer誤殺搭檔開始,他選擇逃避、選擇掩蓋事實,Walter毆打女高中了十分鐘致
死之後,他選擇湮滅證據,選擇自欺欺人、選擇說服Dormer這是意外,受害者的男友跟他
的好姊妹,在事情發生後不動聲色,因為案發的時候他的好姊妹正再跟被害者的男友在一
起,而男友平常就會打受害者。


「Let me sleep.」

雖然外面是永晝,不過在他的房間裡頭早已是黑漆漆的一片,一連六天,他沒有闔眼,而
在電影的最後,一句「Don"t lose your way.」之後,飽受正義與良知的衝突,罪惡感與
失眠的疲勞轟炸,Dormer終於可以閉上雙眼了。


沒有什麼是代表絕對的正義,但是有時候會為了實行所謂的正義,而犧牲了道德良知,有
時候為了維護道德良知,而摒棄所謂的正義,沒有人可以判斷絕對的對與錯、善與惡,更
重要的是,你所選擇的有沒有違背自己的原則?然而在選擇之後你會為當下負責嗎?還是
選擇逃避呢?就像案發的地點阿拉斯加一樣,這裡可是逃避過錯可以讓人生重新開始的地
方。


有別於頂尖對決時間交錯的敘事手法,記憶拼圖那種顛覆傳統的重組,針鋒相對沒有絢麗
的視覺特效、沒有超級英雄、也沒有科幻的要素,有的是人心最深刻的描寫,Nolan的電
影在角色的背後總有著一些故事,而這個故事都在片中都有著不可或缺的意義,雖然整個
故事平鋪直述,沒有其他作品那樣意想不到的轉折,但卻赤裸裸的刻劃出了何謂人性,再
由Al Pacino完美詮釋這道德正義之間的煎熬與掙扎,在這個故事裡頭這些心理的描寫儼然
會比令人驚艷轉折來的更加精彩。


結論:太好看囉。
阿君的玩食天堂

阿君的玩食天堂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