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職場求生。偶爾逃避雖然可恥,但真的有用

中年職場求生。偶爾逃避雖然可恥,但真的有用

中年職場求生,才剛度過算是挺溫暖的農曆春節,開工隔天的氣溫就有明顯的變化,冷風襲來不自主地縮起脖子蜷起身來,這讓我想起了去年12月底,有陣子一直處在爆冷的狀態,那段時間大叔上班族布萊恩又發生了一件職場困擾,雖然在職場上的困擾實在是家常便飯,但也值得記錄下來提供同處在水深火熱中年職場的我們參考,其實你並不孤單。

冬天的夜裡連室內溫度都掉到了16度,儘管關上了所有門窗,但是冰涼的空氣仍然死命地從縫隙間鑽了進來,逐漸充滿客廳每一個角落,我能隨著腿部的冰冷狀態感覺到他們的肆虐程度,終於冰冷的空氣緩緩停留在鍵盤上休息,也逐漸奪走我十隻手指頭的靈活,只能一個按鍵一個按鍵僵硬的敲打著。房間裡傳來星期天的夢囈聲,星期天一向沒有安全感,只要獨自就寢便會一直醒來查看身邊是否有人,不斷重複這樣的動作直到熟睡。我走進安靜無聲的臥房裡,迎面而來厚重的黑暗看不清星期天倒底滾到哪裡去,我伸出手四處摸索她在床上的位置。儘管是冷冽的冬夜,星期天仍然睡出滿身大汗,我試圖用手梳理她被汗水浸濕打結的頭髮,抹去額頭上的汗滴,輕輕拍撫著像是哄小嬰兒睡覺一般,直到星期天失去警戒再度沈沈睡去。

也許是因為今晚實在太冷了,等不及布萊恩下課回家,我決定提早上床睡覺,才剛鑽進星期天睡得暖烘烘的被窩裡,沒一會兒便進入夢鄉。不知道過了多久,恍惚間感覺布萊恩進到房間,衣櫃被打開發出輕微的嘎嘎聲響,我沒睜開眼,心想布萊恩洗完澡應該馬上就睡了吧。夜裡,突如其來的尿意逼得我只好爬出被子,沒想到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半,布萊恩坐在書桌前專注地盯著螢幕,站在他身後的我,一陣涼意直竄腳底板,我掂著腳靜悄悄躲回溫暖的被子,布萊恩應該在做公司的報告吧,我心裡這樣想。

跨越十五年的婚姻,依靠的是一個又一個小動作的柴火保溫。

我們仨

隔天醒來一如往常,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手機跳出布萊恩每天固定傳送的訊息「我到公司了」。沒有察覺布萊恩的異樣,我自顧自開始一天的作息,不過,中午固定打電話回家的布萊恩有些遲了。一邊吃著7-11便當,一邊盯著螢幕上的時間,今天很忙吧,我為這樣不常見的狀況找了一個平凡無奇的理由。接近兩點,布萊恩的頭像躍上了手機螢幕,趕緊接起電話想好好虧一下布萊恩的中午問候遲到了。

布萊恩:我頭很痛,昨天前主管又來找麻煩了,搞到我快兩點才睡覺。

莎拉:喔,原來是這樣,吃過頭痛藥了嗎?

布萊恩:早上吃了,但是好像沒什麼用,下午想請假休息一下。

莎拉:好啊,那就快回家吧。

布萊恩回到家已經快三點了,中午沒有吃任何東西的他,回家前在巷口的小吃店買了一大碗麵,還賭氣似的加點許多小菜,看來是想藉由吃撐自己,讓身上滿是壞情緒的血液可以直奔胃裡,別老是在腦子裡打轉。坐在書桌前布萊恩狼吞虎嚥大口吃著熱騰騰的麵,我奈著性子等待,不想在他享受美食的同時,打壞他難得的好心情。終於,吃飽的布萊恩放下手上的筷子,不帶著憤怒情緒緩緩說出事情的經過。 

不管是愉快或痛苦的工作交接,任何執行細節都值得白紙黑字記錄下來,因為你做的是保護自己。

我們仨

距離逃離前主管進行的嚴苛交接工作已經超過六個月了,前主管卻在昨天怒氣沖沖地指著布萊恩的鼻子大罵:「因為你沒交接清楚,所以搞得客戶現在不認帳,客戶要我們賠錢,這簍子是你捅的,你去想辦法收拾。」,布萊恩當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忍著脾氣接下了前主管的咆哮,他知道得先搞清楚狀況才行。辦公室裡相關人員來回詢問,再加上幾通電話下來,布萊恩大概知道前主管情緒爆炸的前因後果。只是布萊恩左思右想都覺得事有蹊蹺,他翻出客戶的所有紀錄想要證明自己的確有完整交接,但天不從人願,獨獨漏了這一件只有口頭交代,沒有信件存證的瑣事,導致演變成前主管正面一刀,直接劈中要害。

不死心的布萊恩繼續追蹤這場黑鍋記的蛛絲馬跡,記憶中明明面對面親自交接為何還會出紕漏,他得找到對自己有利的證據才行。才剛聯繫客戶,布萊恩就被劈頭痛罵,客戶窗口抱怨為何在前主管面前合議好的流程產生變卦,還讓自己在單位背上執行不利的罪名。慘遭兩邊痛罵的布萊恩在細細追問梳理下,這才發現原本所有談好的流程是被前主管自己打亂順序(前主管自己忘了原先談好的作業時間,導致客戶後續行政作業的困難,自己又拉不下臉去協調),又脅迫客戶窗口重新按照自己的規劃行事(前主管是知名外商出身,眼睛真的長在頭頂上),客戶一氣之下才以發送正式函文的方式想嚇嚇前主管,一封公文紙限時急送到公司,函文裡鐵板一塊毫不退讓。

這封直達公司高層的函文讓前主管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只是,前主管歷經波折仍舊可挺立在職場崗位上,自然是有他的一套手段,他再度故技重施,凡是有錯一定都是布萊恩的錯。這封嚇人的公函的確嚇著了前主管,但黑鍋可是讓布萊恩全背了去。安撫客戶心情後,布萊恩和客戶重新達成協議,一場驚魂記就此落幕,一整個早上耗盡心力處理這意外掉入的陷阱,也導致布萊恩的頭疼欲裂。

布萊恩說完這兩天在公司的遭遇,我其實聽得津津有味,但心裡也覺得不便再苛責他,沒有把所有事情白紙黑字記錄下來的錯誤,畢竟和邪惡沒有極限的前主管在同一個地方工作,你永遠不會知道對方會使出什麼手段,這次雖然平安渡過,但也算留下深刻教訓了。只是,皺著眉頭的布萊恩,臉上神情卻沒有因為回到家裡顯得輕鬆。

莎拉:你的頭還是很痛嗎?

布萊恩:好多了,現在一點點痛而已。

莎拉:不過你看起來還是不太開心?

布萊恩:嗯,的確不太開心。前主管挖洞給我跳還挺正常的,但是這次大主管擺明座上觀,看起來他是誰都不想得罪。

莎拉:幾次狀況下來,大主管不想惹禍上身的態度挺明顯的。

布萊恩:對啊,只是這樣工作真的好累人。

莎拉:那就明天請假吧,好好休息一下。

布萊恩:我再想想好了。

說完,他走向沙發,拍了拍被星期天壓得扁扁的抱枕躺了下來,沒幾秒鐘就發出了微微的鼾聲,布萊恩真的累了,我想。

工作中,如果連自己的臉部表情都無法控制,遞個假單休息一下吧。

我們仨

責任感很重的布萊恩其實並不想請假,但是能感覺到他身上一股莫名沈重的疲累感,不只身體上,連那顆心都是有氣無力地跳動著,我極少主動要求他請假,但如果我不主動開口,明天一早即使他整個人還悶著,他都會壓下所有情緒去上班。晚餐時間難得我們仨人能坐在一起吃飯,

莎拉:明天如果沒有特別急著處理的事情,那就請假吧,你平常很少請假的。

布萊恩:明天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只是怕請假會讓主管覺得我在耍脾氣。

莎拉:呵呵,如果他覺得是耍脾氣就耍脾氣吧,難道明天沉著一張臉去上班,他就不會覺得你在耍脾氣嗎?

布萊恩:呵呵,也是。

星期天:哇,爸爸明天要請假了。

終於決定請假的布萊恩這才顯得輕鬆許多,像是幫忙過度充氣的皮球釋放出一點空氣,緊繃的球面變得柔軟了些。夜裡又見他盯著電腦螢幕,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打字,偶而停下來像是在思考該增刪哪些句子,約莫經過20分鐘,布萊恩闔上了筆電,再次坐回沙發。

職場上我們不一定要趕盡殺絕,但手上能握住的證據絕不能少。

我們仨

莎拉:你在寫公司簡報?

布萊恩:沒有,我把今天處理的情形向前主管和大主管匯報。

莎拉:這件事情的最初原因你有寫出來嗎?是他自己忘記造成的。

布萊恩:沒有,寫出來只是讓對方難堪,後面又會沒完沒了。

莎拉:這樣不會覺得很委屈嗎?這件事本來跟你沒關係,結果還害你頭痛。

布萊恩:過了就算了,不過這次的報告內容我寫的很仔細,措詞也非常強硬,某種程度算是一種表態了。

莎拉:你不怕前主管看到馬上爆炸嗎?

布萊恩:還真的不怕了,以前因為是尊重他,但是既然已經忍無可忍,那就無需再忍了。

《偶爾逃避雖然可恥,但真的有用》

改編自日劇“月薪嬌妻”台詞

中年上班族一邊既要微露著光芒又不至於功高震主,一邊又得對抗時間帶來的職場倦怠,極力外顯自身的工作熱情,終日在公司架設的鋼索上,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往前行,稍有不慎跌落下來,儘管不會粉身碎骨也難逃手腳骨折元氣大傷。親愛的大叔 / 大嬸上班族們,送上日劇“月薪嬌妻”中的一句台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中年職場上,我們經常面臨有苦說不出,也可能是無力解決的困境,所以《偶爾逃避雖然可恥,但真的有用》,當你面臨不管是主管或同事間的衝突、挑釁,甚至是惡意對待,千萬不要在當下意氣用事,請勇敢的離開現場吧,讓心情沈靜下來好好思考下一步該如何反擊,別輕易地跳進對方設下的圈套裡。

多休息一天的布萊恩看來氣色好些了,我相信前主管的暗箭持續難防,大主管的隔岸觀虎鬥也不會歇止,但至少布萊恩在客廳的沙發上,在女兒向他撒嬌討抱抱的懷裡,在妻子和他聊天閒話的夜裡,稍稍得到了喘息的空間,於是,我們再次擁有了回到戰場上的勇氣。

中年職場求生

後語:
寫文章之前,我先查詢了網路上關於工作背黑鍋、職場衝突等各式建議的文章,老實說,每篇都寫得頭頭是道專業爆表,只是這些深受職場霸凌的人們,在遵循網路建議或解決步驟下,能夠獲得解救的人又有多少?每一個人在職場上遇到的問題,因為人事時地物的不同,所以其實無法套用同一個公式來解決,也許你鼓起勇氣向上層層舉報,但最後發現那個可以瘋狂進行霸凌的主管,根本就是董事長的皇親國戚,付出的努力也在瞬間付諸流水。當然,我並不想讓身陷困境的你只有沮喪,所以把布萊恩真實生活的日常,用說故事的方式與你分享。在你難過煩悶的時候,看著布萊恩的生活掙扎,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因為許多大叔上班族都正努力用著自己的方式,奮力地在職場上繼續拼搏著。

繼續閱讀站長莎拉更多中年職場的文章:
中年職場求生記

輸入您的電子郵件,最新文章會馬上通知您喔!

站長莎拉的40以後

我們仨,年過40,嘗試紀錄生活,以前、現在和未來, 陪伴女兒星期天的成長, 也要忠實呈現布萊恩中年大叔上班族的掙扎人生。文案撰寫風格溫暖,編劇嘗試練習中,有文字撰寫需求,歡迎聯絡 thethreeofusinone@gmail.com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